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最毒的蛇

发表时间:2016-04-10用户:文字君阅读:1626
    江州县发生了一起灭门惨案。凶手竟然是毒蛇!

    出事的那晚下着大雨,狂风怒吼,电闪雷鸣。江州知县朱如年早早睡下,正在酣睡之际,被连夜赶来察报的师爷陆青吵醒。他几乎把门板要拍散了。说江州县内大富户钱得贵家爬了满屋子的毒蛇,家里包括钱得贵自己17口人遭毒蛇围攻。
    听到此消息,朱如年震惊得再也睡不着了。连忙爬起来披上衣服,吩咐师爷带几个捕快匆匆地往钱得贵家里赶。

    江州深山丛林多,盛产毒蛇,如银花蛇、响尾蛇、眼镜蛇。每年被蛇咬伤咬死的不计其数。平均每天就有一人被蛇毒咬伤。久而久之,大家谈蛇色变,只好尽量少去野外。如今出现毒蛇进人民宅咬死人的,实属罕见怪异之极。所以,知县才如此心急,他怀疑这是人为的谋杀!

    不一会儿,朱如年下了车。大雨在他走到钱得贵家门口的时候停了,只有风吹在院子里的树叶呼呼作响,朱如年走进院子,霍然就看见地上并排躺着的17具尸体,他的心瞬间就提了起来。几个捕快在里面搜查,捕头张立走过来向知县察告:“老爷,钱得贵家十几口全部毙命,无一活口。暂时没有发现其他人为的可疑痕迹。除了死者的脖子上有一血红的点……

    “全死了?有没有抓到蛇?”朱如年瞪着眼睛,满脸震惊地问。

    “有。”张立手上拎着大布袋,打开一看。说:“从客厅,钱得贵的书房抓到有几条银花蛇,还有四五条眼镜王蛇。包括那些被我们打死了的,大概总共有三十多条。”

    “不可能……”朱如年摆手否定,蹲下身查看死者脖子上的血红点,接着说:“这伤口不像是这些蛇咬的。”张立看着旁边的师爷陆青。陆青对他笑笑说“我也不相信几十条蛇能一下子毒死全家。除非你还有什么忽略了……”

    张立窘得脸通红,说:“那我再去搜查下。”说着带上几个捕快往里面走,朱如年站起身,沉着脸忙拉住他,说:“一起走!”

    他们又仔细地搜了一遍,屋里没有特别的发现,就要出门的时候。朱如年无意间在客厅的一门缝中发现了些白色沫。他拿给师爷陆青看,陆青观察了一会儿,惊诧道:“这是蛇蜕的死皮,怎么这样小!这像是南洋来的剧毒小蛇呀,不是江州本地的。”说着拉直了,给朱如年看。细细瘦瘦的,只有三尺左右长。

    剧毒小蛇!大家都看过来,朱如年定睛细看,倒吸一口气,说:“不错,我们遗漏了

    一种蛇,说不定它比任何蛇都毒。”于是他转过头问张立,“有没有抓到这种蛇?”

    张立望着知县低下头,说:“没有。”大家暗吸一口气,偏偏就这种蛇没抓到。大家各自在心里揣摸,不免有些害怕。“这种小蛇,不但剧毒,看来跑得也快。”师爷陆青在旁边推测。他转身对身旁的朱如年说:“老爷,你怎么看?传闻毒蛇很有灵性的,钱得贵家会不会以前招惹过这些蛇,毒蛇对他家报复。”

    “这是毒蛇的报复?”朱如年沉重地问。他也听闻过这样的传说,自然界很可怕的报复。

    “老爷,死者脖子上的小红点就像是这种剧毒小蛇一口咬致命的伤。”陆青提醒道。命案到这里似乎没有疑点,这就是毒蛇的报复所为。

    “噢。”一丝异样在朱如年的心里闪现,他皱了皱眉,叹口气说,“那也得把那条剧毒小蛇找出来。”说完朱如年往外走,心中想好了主意。他留下几个捕快继续搜查。吩咐师爷陆青封锁这里的消息,免得人心惶惶。末了,回去之前,他还不忘狠狠责备了张立办事不用心,漏掉了那条剧毒小蛇没抓到。张立低着头,什么也没说。陆青拍拍他肩笑笑,也走了。

    第二天,县衙门口贴了一张告示。人们纷纷前来驻足观看,上面的大意是江州知县朱如年患了一种怪病,卧床不起。经郎中诊断,此病需用猛药,以毒攻毒方能祛除病根。谁能抓来一条最毒的毒蛇来给知县熬汤喝,赏黄金百两。如果能把知县的病吃好了,赏良田千亩。

    看完告示后,县城内一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真有胆大的去野外抓蛇了,有的结伴去,有的单独行动。几天内送到县府的蛇为数众多,有金环蛇,眼镜蛇,响尾蛇等等。大多数都是本地蛇,令人奇怪的是,大家不惜冒生命危险抓来的这些蛇,却被一一退回来了。并告知这不是最毒的蛇。

    几天过去了,最毒的蛇还没找到,而抓蛇的人却与日俱增。与此同时被蛇咬死的人越来越多。县衙内的朱如年非常焦急,真的是度日如年,为了这件命案撒下的这网,看来是错误的,还让很多无辜的老百姓赔上性命,弄得县城内怨声载道。可是役抓到那剧毒小蛇又有些不甘心。

    就在朱如年懊悔的时候,一条棕褐色的小蛇装在瓶子里被送了进来。三尺左右长,细细瘦瘦的,爬起来非常快,刷刷地发出声响。朱如年看到它就像看到凶手一样,两眼冒火。

    “就是它!老爷,杀害钱得贵全家的凶手!”师爷陆青突然指着瓶子惊叫了起来。

    朱如年迫不急待地下令,要把这送蛇的人立即关人大牢,详细审问这蛇从何而来。

    但是,怪事出现了。据衙役说,这蛇不是哪个人送来的,是在县衙大门口捡到的。朱如年气得翻白眼,说:“什么?谁捡来的?”

    “老爷,是我。”一个捕快低着头从中走出来。朱如年转身一看是他,心中更气岔了,早就看他对自己有事隐瞒着,说话低着头,支支吾吾。说不定他就跟这命案有关,朱如年余怒未息,打个手势。说:“把张立给我押入大牢!”张立被弄惜了,气得大叫,大喊冤枉!其他捕快愣了一下,但很快执行了命令。真的把张立押人大牢。

    这时,旁边的师爷陆青偷偷地笑了一下,被朱如年瞧见:“师爷,我让你看笑话了吧?”陆青赶忙藏起了笑,说:“哪里,老爷这是在撒气呢。”

    “噢?你如何看出?”朱如年望着陆青,诡深莫测,追问道:“你以为我把张立押人大牢是一时之气?”

    陆青愣了一下,望着朱如年要吃人的表情。他喉咙发干,“老爷明鉴,是小人多嘴。”

    “不要虚伪!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朱如年向陆青步步逼近,说:“你是笑老爷我愚蠢,用贴布告的方式让老百姓去抓最毒的蛇,用毒蛇引出杀害钱得贵一家的凶手!最后还是竹篮子打水,白忙活一场。不得不拿自己的捕快出气,是吧?”

    “老爷,我没有。”陆青被朱如年这阵势吓得直冒汗,浑身哆嗦。

    “把你的手拿出来让我看一下。”朱如年话音一转。陆青只好颤抖地伸出手。陆青的手裂了开一道糜烂的口子,往外流脓水。

    “这是怎么回事?”朱如年看着陆青手问。

    “老爷,不小心跌倒,摔成这样的。”陆青慌忙抽回手说。

    朱如年忽然脸色一变,说:“陆青,虽然你做我的师爷没多久,但是老爷我可从来没亏待过你。”朱如年看着师爷陆青。

    陆青不敢和朱如年对视,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双腿发抖得几乎站不稳。果然,朱如年接下来的话如晴天霹雳

    “杀害钱得贵全家的凶手是你!对吧?”朱如年痛心地问陆青,目光深邃,“别以为能瞒得了我!”

    陆青听完后,立即摇头,说:“老爷!你不能这么冤枉我。你有什么证据?”

    “就凭刚才那条送进来的蛇!”

    “那是张立送来的,没我的事。老爷你凭什么说我是凶手,你别血口喷人呀!”陆青慌忙大叫。

    “陆青,你以为送毒蛇的人就是凶手?”朱如年轻蔑地笑了,说:“你错了,那条小蛇是我装在瓶子里,故意放在门口让人捡的,那小蛇只不过是普通的土谷蛇。无毒!”

    陆青一时借了头,他吃惊地望着朱如年。听他接着说。

    “这是我设计的圈套,我问你,你一口咬定毒蛇是害钱得贵一家的凶手。其居心何在?”朱如年沉着脸往下说:“先前我就怀疑死者脖子上的小红点是不是蛇咬的。直到我找到这根毒针。”朱如年拿出用手帕包着一根闪寒光的褐色针。对陆青说“这是今天衙役从命案现场找到,我对这根针并不陌生。因为曾经你从身上拿给我看过。你说为了防被毒蛇咬,用蛇毒液浸在针上随身带着。”

    陆青瞬间瘫坐在地上。他摇着头,喃喃着:“不可能,不可能!你凭一根毒针就断定我是凶手?”他满脸疑惑的望着知县朱如年。

    “这些当然不够!你手上的糜烂的伤口总该能证明吧”朱如年怒目圆睁,说,“先前我还只是怀疑有人利用了你。张立押人大牢只是我的一步棋,我对张立的怀疑最大。但你却在旁看着偷笑。我便对你开始起了疑心。记得那晚赶到钱德贵家中,你和张立说话时也笑了一下。我当时感觉到你有点不自然,只是心里没太在意。案发后,你对我说死者脖子上的伤口是剧毒小蛇咬所致命的,但蛇咬的伤口不应该这么小,而且碰巧都咬在脖子上?”朱如年目光如炬望着师爷。

    蛇毒虽然毒,可是不会马上让人身亡。但如果趁人昏迷再用针毒扎一下,那就必死无疑了。陆青面如死灰,他手上的伤确实是被自己的针毒不小心划破皮所致。

    所以此时,陆青成了命案最大嫌疑人。他一直说这件命案是毒蛇报复行为,死者脖子的致命伤是从江州外地来的剧毒小蛇咬的。目的就是想转移知县朱如年的注意。但在贴出告示后,竟没人抓到过种剧毒小蛇。

    “其实根本就没有那种剧毒小蛇!我竟然被你蒙骗了过去,还贴出布告赏抓蛇的人。让许多无辜百姓被毒蛇咬死咬伤,你是罪魁祸首,该当何罪!”朱如年气吼吼地说道陆青如烂泥一样趴在地上大哭:“老爷,小的罪该万死。罪该万死啊。这都是小的一时财迷心窍……”

    原来,年纪轻轻的陆青贪财好色。钱得贵是县内大富户,做钱庄生意的。陆青在未做师爷之前便打起了鬼主意,他做了师爷之后,利用知县师爷的身份常常混人钱得贵的家。表面上是跟钱得贵讨交情,实际他是和钱得贵的小妾美花通奸,在从美花口中得知钱得贵家有箱黄金后,他两眼放光,起了偷窃之心。那晚下着大雨,狂风怒吼。他认为是动手的好机会。大雨可以遮掩行迹,万一败露也不会引起周围人家的注意。

    他准备得非常充分,用个麻袋装了三十多条从深山中抓来的毒蛇,利用和美花通奸的机会。打开蛇袋,美花是他第一个用蛇咬死的。接着趁着夜黑雨大,他从每个房间的窗户扔四五条毒蛇进去。这些蛇都是主动攻击人的。等到半夜,钱得贵,他妻妾、儿子、小女儿在睡梦中毫无察觉中被蛇咬,并陷入昏迷。严重的还吐白沫,身体在地上翻滚。陆青进来,用毒针在每个人的脖子上再扎一次。就这样一家17口惨遭灭门,钱得贵到死也没不知道,平日里是和自己称兄道弟,“最有交情”的朋友陆青竟是人面兽心!

    很快他便在钱得贵的书房里找到那箱黄金……

    事后想想,陆青自己也吓得浑身发抖,一连几天做噩梦。梦到自己被数十只毒蛇活活咬死。

    朱如年哼的一气,命人把他押人了大牢。严惩不贷,钱得贵家灭门惨案的真相就此告破。

    再说说捕快张立,朱如年把他抓进大牢并没冤枉他。他在第一时间发现陆青形迹可疑。查案的时候,他在美花房间里发现师爷的衣服。正奇怪时,见陆青走了进来。陆青威胁他说不要告密,否则用毒蛇咬死他全家。陆青还扔下十多块金条说服张立要他隐瞒知县朱如年。张立只好唯唯诺诺答应了。当朱如年来的时候已是三更晚了,陆青和张立合伙演了那出戏,故而两人的表情都不自然。

    今日,朱如年把张立押入大牢,陆青原以为有了个替死鬼,自己少了块心病,不觉笑了一下。却让朱如年找到了命案的突破口。这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做过坏事总会留下痕迹和线索,不要自以为小心谨慎就能够逃出法律的制裁。对于一个聪明机敏的查案者,犯罪者任何的蛛丝马迹都逃不出他们鹰一般敏锐的双眼。即使再善于伪装的罪人,也会在高明的断案者面前原形毕露!

    因为贪恋钱财就滥杀无辜,为满足私欲就做出丧尽天良的坏事,终不但会落得个两手空空的下场,必然也要受到法律的严惩!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1 条评论
温婉晴天2018-07-26 12:20回复
👍好文,赞!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文字君
文章总计:9640
个性签名:文字站官方账号,收录经典美文!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