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龙女和三郎

发表时间:2016-04-10用户:文字君阅读:1013
    从前有一个年轻人,名叫王三郎。他父亲活着的时候,给他定了一门亲事。当时,男家女家都很穷。后来,女家出门做买卖发了财,又买房子又买地,变成了一个大财主。王三郎呢,父母都死了,只剩下他一个人,家里越来越穷。有一天,女家把王三郎叫去了,不管他愿意不愿意,把亲事退了。

    王三郎回到家里,心里很难过,就从袋予里拿出一根笛子,呜呜地吹起来,把一肚子的难过,都从笛子里吹了出来。原来他从小就喜欢吹笛子,他父亲就给他做了一根。父亲死后,就一直放在身边儿。

    他吹笛子的本事越来越高:吹着欢乐的曲子的时候,孔雀都会展翅飞来,在他面前开屏;吹着悲伤的曲子的时候,石头狮子也会流下眼泪。

    他常常在大街上吹笛子,引得好些人围起来听。有的人给他点儿钱,他就这样勉强过日子。

    有一天,他正在人群儿里吹笛子,他的丈人刚巧在人群外走过。有人就指指点点,悄悄说:“瞧!吹笛子的小伙子就是这个老头儿的女婿。老头儿嫌他穷,硬逼着他退了婚!”

    老头儿一听,气得脸都发白了,一回去,就叫来两个狗腿子,要他们在当天夜里,把王三郎扔到海里去淹死,免得他在这儿给自己出丑。

    这天夜里,两个狗腿子来到王三郎的破屋里,用麻袋把他装上,抬到了海边,狗腿子正要把麻袋扔到海里去,王三郎在袋子里说:

    “两位叔叔,大财主要你们把我淹死,我不怨你们,只是我从小爱吹笛子,现在就要死了,让我出来,在月光下吹一个曲子吧。”

    两个狗腿子一听:“好吧。那你就吹一个快乐的曲子,把孔雀引来,让我们看看孔雀开屏,出来吧!”

    王三郎从麻袋里出来,刚把笛子凑到嘴边,想起了他丈人对自己这么狠毒,还怎么吹得出来快乐的曲子呢?就吹了一段生气的曲子,吹得越来越尖。

    两个狗腿子没看见孔雀开屏,耳朵倒给刺疼了,就一把抓住笛子,大声喊:

    “真不识抬举!叫你吹个快乐的,你偏吹这个。老爷们不听你的!请你到海底去,吹给海龙王听吧!”

    两个狗腿子,一边一个,把王三郎抬起来,走上沙滩,正举起来要往大海里扔,忽然“刷”一下打了个闪,“轰隆隆”打雷了,黑云彩在天上象一样跑,月亮躲到云彩里去了,大雨象倒下来一样。海面上掀起了一个有一百多丈高的大浪,“忽喇,忽喇”响个不停。

    这时候,海面上出现了一个乌黑的东西,冲开波浪,向海岸游过来。这是谁呀?这是龙王女儿的保姆—乌贼婆。

    乌贼婆到了岸边,伸出漆黑的长手,一手夹住一个狗腿子,喊了一声:“去吧!”两个狗腿子被扔出去了,也不知道扔到什么地方去了。

    狗腿子去了以后,天也晴了,海也静了,月亮又从云彩里露出脸来,乌贼婆对王三郎说:

    “我们龙王听到你吹的笛子,从龙座上站起来三次。他请你马上去。—别害怕,趴在我身上一会儿就到了。”

    王三郎不害怕,他象骑马似的坐在乌贼婆身上。乌贼婆向前一游,前面的海水立刻让出路来,等她过去了,海水又合起来了。工夫不大,他们就到了水晶宫里。

    龙王坐在象牙椅子上,看见他们来了,就说:

    “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呀?”

    “王三郎。”

    “噢,你的笛子吹得真有劲儿,笛子声把水晶宫都摇晃起来啦。你看,珊瑚柱子都断了一根。来,来,再吹一个给我听吧!”

    “那,我吹什么呢?”

    “随你的便,吹快乐的曲子也行,吹悲伤的曲子也行。噢,对。乌贼婆,把三位公主请出来,让她们也来听听人间的好曲子。不要刚学会了一支曲子,就自以为了不起啦!”

    没多会儿,三位公主一个接着一个来了。她们一个比一个漂亮,手里都拿着个乐器。大公主拿的是箫,二公主拿的是笙,三公主拿的是笛子。

    王三郎到了这么美丽的水晶宫,又可以想吹什么就吹什么,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就吹了一支快乐的曲子。没吹多大一会儿,三位公主就随着曲子跳起舞来了,龙王也离开了象牙椅子,在女儿当中,穿过来穿过去,也跳起来了。

    曲子吹完了,他们也不跳了。龙王说;

    “孩子们,该伦到你们表演了,不要害羞,有不到的地方,可以请三郎教你们。从今天起.三郎就是你们的师傅。”

    王三郎说:“我怎么敢做公主们的师傅啊?我还要跟公主们学哪。”

    还不等三郎说完,大公主就吹起箫来了。吹着吹着,龙王在椅子上打起吨来了。大公主一听见爸爸打呼噜的声音,一扭头就回自己的宫里去了。

    接着二公主吹笙。吹着吹着,乌贼婆在地上打起吨来了。二公主一听见两个打呼噜的声音,也一扭头,回自己宫里去了。

    这时候,三公主向王三郎鞠了个躬,吹起笛子来了。吹着吹着,龙王在椅子上醒了,乌贼婆也在地上醒了,两个人越听越高兴,就跟着笛声跳起舞来了。

    曲子吹完了,他们也不跳了,龙王说:

    “孩子们—啊呀,大丫头、二丫头哪儿去啦?噢,我明白了,他们怪我打磕睡,生气啦。三女儿,你就跟三郎用心学吧。你的笛子吹得还不坏,可它的声音还不能晃动琅们的水晶宫啊!”

    三郎说:“我怎么敢做三公主的师傅啊?我还要跟三公主学呢。”

    从这以后,三郎就把自己吹的曲子,用心教给三公主;三公主也把自己吹的曲子,用心教给三郎。

    三公主越学越有劲儿,她的笛子也越吹越好听。有一天,她在龙王的面前吹,吹着吹着,水品宫慢慢晃开了,珊瑚柱子也直摇晃。龙上眯着眼睛,一边儿听一边打拍子。

    这时候,大公主和二公主都躲在栏杆外面,越看越生气。大公主说;

    “哼,老头儿越来越爱三丫头,把我们给搁在一边儿,理也不理,这都是那个三郎来坏了!”

    “可不是嘛!咱们得想个办法!”

    第二天,三公主不在的时候,大公主就对龙王说:“爸爸,您还在做梦呢。三丫头出了事啦!”

    龙王一听,从象牙椅子上跳了起来:“出事了?出什么事啦?”

    二公主说:“爸爸,三丫头要逃走,跟王三郎到地面上去做夫妻呢。”

    “快把这丫头叫来!对,叫乌贼婆也来,我把三女儿交给她管教的,她倒管教得好啊!咱们是神龙,王三郎是个凡人。他做你们的师傅还凑合,做丈夫,嫁给他?气,气死我啦!”

    乌贼婆扶着三公主来啦。三公主低着头。龙王大声说:

    “贱丫头!你是龙女,怎么能跟凡人做夫妻呢?亏你想得好!你快给我发誓:从今天不许再跟王三郎在一起,发吧,发呀l”

    三公主说:“爸爸,是您自己叫我拜他为师的嘛。学生不跟师傅在一起,又跟谁在一起呢?我要跟他在一起。”

    “啊呀,气死我啦!这么说来,你真的想嫁给他啦!”

    “我,我要跟他在一起生”

    龙王一看,来硬的没用,就来软的了:“好孩子,你年纪轻,知道什么里儿人只能活一百岁,咱们龙可是能活五百岁哪。你嫁给他,要少活四百年哪。好孩子,好女儿,仔细想想吧。”

    “少活四百年,我也愿意。”

    龙王大喊起来:“这丫头真的变啦笔龙的心变成人的心啦。我们龙的心是冷的,人的心是热的。贼婆子,把她交给你,从现在起,不许她出宫门一步,不许她和三郎见一面。要是她跟三郎跑了,抽你的乌贼骨头!去吧!

    龙王又把虾兵蟹将叫了来,对他们说。

    “你们快把王三郎关到西海的小岛上去。那个岛四面都是水,他就是长了翅膀也飞不出来1”

    “是!”

    “慢着!”

    龙王又拔下一根胡须来,给了蟹将:“快去,把三郎的嘴给缝起来,叫他不能吹笛子。三丫头不是爱他会吹笛子吗?看她还爱他什么!快去!”

    “是!”

    虾兵蟹将真的用龙须把王三郎的嘴给缝上了,然后又把他给拖出水品宫,送到西海的小岛上去了。

    三公主听说了,就对乌贼婆说;“我要去看看三郎。”

    乌贼婆说:“三姑娘,别去啦!三郎好是好,可惜他是个凡人,你跟了他,要少活四百年,不值得呀!”

    “我一定要去看他。我不看见他,别说一百年,连一天也活不了。好吧,你愿意去,就请你一起去,不愿意去,我一个人去。”

    “好三姑娘,你是我看着长大的,咱们俩一天也没离开过。水里火里,我跟你一起去!”

    正在这时候,有人来报信说:“龙王已经把三公主许配给西海龙王的太子小敖龙了。听说小敖龙骑着海马,带了一大队虾兵蟹将来了,正在敲锣打鼓放花炮,要接三公主成亲哪!”

    三公主一听,更急了:“快,快从后宫逃出去!可别碰上大姐和二姐。这个小放龙是个生吞乌贼、活嚼金鱼的家伙,我看见他,怕都怕死啦,还能跟他过五百年”

    乌贼婆一听,拉着三公主的手,一起出了水晶宫了的后门,向西海小岛游去。

    她们快要游到小岛了,忽然看见小岛周围又是旗子,又是人影儿,大喊大叫的声音把海底的水都给震动了。原来,小敖龙半天看不见三公主出来,又听说她逃出了水晶宫,到小岛上来会见王三郎,就·抢先在这儿等上了。

    乌贼婆把三公主藏在海底一个珊瑚礁石上,一下召集来上千只乌贼鱼,对他们说:“孩子们,小敖龙每天要生吞十几只乌贼,是我们的仇人!现在,他又要捉三公主去成亲,我们能让他称心如意吗?不行Z让我们送三公主跟王三郎到地上去过日子去吧!”

    乌贼们听了她的话,就排成了圆阵,把小敖龙和他带着的虾兵蟹将给包围了。乌贼婆大喊一声:

    “放!”乌贼们一齐放出墨汁来,把大海都染成黑色的了。乌贼婆趁着这个黑劲儿爬上了西海小岛,把三郎背下水,又游到珊瑚礁石,和三公主会合,一起向陆地游去。

    他们刚上了岸,大公主和二公主赶到了。大公主对三公主说:小妹呀,爸爸知道你决心跟三郎去,他也没办法了。他让我拿好多东西送给你,一让你等三郎死了以后,再回到我们海里来,还是嫁给小敖龙。三妹,拿上吧!这都是爸爸给你的,收下吧王到陆地上,靠着这些,也好过日子。”

    三公主一听,气得头发根子都竖起来了;“回去告诉爸爸,我永远不回去了。这是我跟你们见最后一面,我永远跟三郎在一起!”

    说着,她把二公主的手一掀;二公主捧着的珊瑚珍珠、玛瑙象下雨似的掉到海里去了。大公主和二公主没办法,下到大海里去了。

    海水平静了,三公主把三郎嘴上的龙须抽下来,也顺手扔到海里去了。乌贼婆想拦也来不及了,就一纵身跳到海里,找到了龙须,叼着上了岸:“这上面有三郎的血,将来有大用处哪。”

    上了岸,王三郎带着三公主和乌贼婆在一个地方住下了。他也挺发愁: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呢!

    乌贼婆说:“别怕,三郎,你拿一个大水缸来,里边挑满了水!”

    “弄这个干什么呀?”

    “你甭管,去弄就是了!

    “王三郎找来一个大水缸,挑满了水,乌贼婆把龙须放到水缸里了。眨眼工夫,缸里就长出来几十条小金鱼,它们真是好看极了,身上的花纹和人血一样红。

    从这天起,三郎和三公主就靠养鱼、卖鱼过日子,远近的人都跟他们买金鱼回去玩儿。

    儿年以后,他们造了一个园子,园子里放了几百缸金鱼。园子的门常常开着,什么人都可以随便进去看鱼。

    有一天,三郎从前的丈人也来看金鱼了。他看到买金鱼的人这么多,也想养金鱼去卖,就来找三郎,问金鱼种子是哪儿来的。三郎一看是自己从前的丈人,就大声说:

    “哪儿来的?龙王的胡须加上人血变的!”

    “什么?海龙王的胡须?那可难了。谁敢到海里拔龙王的须呀!不知道我的胡子行不行?”

    “只要你肯拔下来,有什么不能变的?不过,还得滴上你的血才行!”

    “好吧。我就拿我的胡子和血来变金鱼,就不知道怎么个变法。”

    王三郎想:“我非治你一下不可!”就说:“可以请乌贼婆到你家里去,帮你变。把你的血滴在胡子上,七天以后就变成金鱼了。”

    乌贼婆一听:“人的胡子怎么能变出金鱼来呀?不行,不行!”

    老头儿根本没听见乌贼婆的话,还一个劲儿地作揖哪:“那好,那好,明天我用轿子来请。”

    第二天,三郎给了乌贼婆一把铁钳子,一根大铁针,送她上了轿。

    乌娥婆到了老头儿的家里,对老头儿说:

    “老人家,你别痴心妄想啦。用你的胡子,你的血,是变不出金鱼来的!三郎跟你开玩笑哪。”

    老头儿根本不听乌贼婆的话,抢过铁钳子,把自己的白胡子一根儿一根儿拔下来,拔一根儿,出一头汗。又拿过大铁针来,扎破了自己的胳膊,血流出来,一滴一滴地滴到白胡子上。

    “乌贼婆,替我变!”老头儿把染红了的胡子交给乌贼婆。

    乌贼婆投办法,只好把它们放到鱼缸里。放完了,就想走。可是老头儿留着乌贼婆不放,非要看到金鱼真的变出来才让她回去。

    到了第七天,老头儿在家里大摆酒席,还请来了几百个亲戚朋友,请他们一面喝酒,一面看用他自己的胡子和血变出来的金鱼。

    开缸的时候到了。大厅里点起了红蜡烛,“劈理啪啦”放起鞭炮来。

    老头儿亲自把缸盖打开,一看,啊呀,这一缸黑里巴叽的东西是什么呀?还在缸里东窜西窜的?再仔细一看,原来是一缸泥鳅。

    客人们轰地一声笑开了,一个个捧着肚皮,一边笑一边走了。

    乌贼婆也笑得脸上黑里透红的,她刚要走,老头儿一把把她拉住了。

    “你还想跑?你这个妖怪!来人哪,给我重重地打!”

    十儿个狗腿子把乌贼婆围上了,儿个按着她,不让她动,还有儿个拿着棍子要打。

    乌贼婆说:“打我?我才不在乎哪。倒是你的脸上会不好看哪!”

    老头儿一听:“什么?打你,跟我的脸什么关关?给我打,狠狠地打!”

    狗腿子举起棍子来就打乌贼婆。打一下,乌贼婆的嘴里就冲出一股墨汁来。那一股一股的墨汁,又长又有劲,一直向老头儿的脸上喷去,喷得他满脸黑,简直象从煤堆里刚出来似的。

    “啊呀,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老头儿一面遮着脸,一面跑到后堂去了。他赶紧用水洗脸,可是,换了一百盆水,脸还是象刚从煤堆里出来的一样,他的白脸就这样永远变黑了。

    从这以后,王三郎和三公主,还有乌贼婆,一起过着快乐的日子。王三郎还自己做了一根新笛子,常常在园子里吹着快乐的曲子,引得好多人都来围着听哪!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1 条评论
温婉晴天2017-02-28 17:44回复
很有趣,让人意料之外。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文字君
文章总计:9628
个性签名:文字站官方账号,收录经典美文!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