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月英(十七)

发表时间:2019-03-03用户:茶园飘香阅读:59
  次年春天,小五又生了女儿,取名芝儿。
  小五坐月子时,弓仁子因为上班请不下来假,就喊弓母来伺候小五。可是,弓母极不情愿,每次做饭都故意在饭里放很多盐。小五吃不成,就不让弓母伺候,自己勉强支撑着到厨房做饭。弓母见小五能下地,也就彻底不管不问了。对于这些,小五并不计较。但弓母却变本加厉,趁弓仁子上班不在家的机会,站在小五的房门口破口大骂。小五在屋子里带着莲儿和芝儿,听着弓母的辱骂,暗自垂泪。
  弓仁子并不知道自己母亲的恶行,下班回到家里,依然先到小五这里看看俩闺女,十分开心地抱着亲啊笑啊的。有时,小五伤心,弓仁子就会解劝:“咱妈这里,你不用理会。她就是那脾气,骂过以后也就没事了。我不在家时,你把俩闺女看好。”
  弓仁子叮嘱小五,也是有深意的。
  “嗯。”小五答应着,心里明白,却说不出什么滋味。
  芝儿刚出月,尿布换得勤。小五不敢懈怠,把仅有的十几块尿布轮很及时地番洗晒。弓母心性刻薄,不让小五把尿布晾晒在院子里。没办法,小五就抱着刚满月的闺女芝儿在偏院的厕所附近晾晒尿布。
  莲儿没奶吃,夜里哭闹了很久,后来好不容易哄睡了,这时还没醒。“哇——哇——”小五抱着芝儿,一边喂奶一边晾晒尿布,忽然听见莲儿很凄惨的哭叫声。小五急忙放下手中的尿布,三步并做两步跑回到屋子里,往床上一看,大吃一惊。只见莲儿脸儿憋得通红,挥舞着小手,踢腾着小腿,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小五顾不得多想,把芝儿放在床上,抱起莲儿仔细检查着,看莲儿是不是病了。可是,小五摸了摸莲儿的额头,不烫;揉揉肚子,也没有积食。她又看了看莲儿的小身子,也没有磕着碰着的。
  “真是奇怪!孩子这是咋了?”小五很纳闷。
  小五抱起莲儿,正准备锁门出去看医生,忽然发现莲儿脖子上有两道很深的指头掐痕,其中有一个就在咽喉处,血淋淋嗯的,很怕人。
  “就这一小会儿功夫,就出了这种事。家里除了我和俩小闺女外,只有婆婆了。莫非……”小五不敢再仔细去想了,她惊出一身冷汗。
  莲儿脖子被掐的事,小五也没声张,只告诉了弓仁子。弓仁子听了,沉默不语。过了好半天,他才说:“小五,我看咱们还是搬出去住吧。在这个家里住着,早晚是要出事的。”小五答应了。
  弓仁子决定搬离弓母远一点,好给小五和俩闺女一个安全的生活环境。可是,外边没有现成的宅院。怎么办?弓仁子想起了大哥蓝虎,就去询问。蓝虎让他先去找村干部,给批一块宅基地。这样,就可以打窑洞、盖房子了。
  弓仁子听了蓝虎的话,把宅院定在了离弓母几里地远的村外荒地上。弓仁子是勤快人,他决定先在选好的地基上打了一孔窑洞,暂时住下。可是,还没等他把窑洞打好,小五就带着俩闺女搬了过来。因为,老宅里,弓母整天的在小五门口比鸡骂狗,实在呆不下去了。
  小五在新宅院里日子过得很清苦,但却很开心。没有了弓母的辱骂,小五的心里很安静。她看着打了一半的窑洞和门口那不成形的院墙,心里暖暖的。弓仁子说:“过几天,我抽空在院子里栽几棵桃树,等桃树挂果了,娃们就可以吃了。以后,咱的娃们也不用眼巴巴地看着别人家的娃吃果子眼馋。唉,娃们跟着咱也怪让人觉得可怜。”
  小五点头。
  为了多弄着桃树苗,小五就到路边去捡桃核。她知道,只要把桃核埋在土里,过不了几天,就会长出小苗苗。不过,要想小苗苗挂果,还得嫁接。为此,弓仁子专门到邻村有经验的老农家里问了嫁接的方法。回来后,他给院子里的桃树嫁接成了蟠桃树。
  几年后,小五和弓仁子住的宅院建成了。院墙是弓仁子用土坯垒砌起来的,周围栽了大大小小几十棵桃树。每年春天来了,小五家的院落周围桃花盛开,粉嘟嘟的,煞是好看。小五带下俩闺女在桃树下玩,她教她们唱儿歌、打珠算,给她们讲故事、做游戏,日子过得很开心。弓仁子跟顾家,他知道小五身体不好,也不让小五干重活。节假日,他还帮着小五做家务。后来,小五给弓仁子又生了两个男孩儿。俩小家伙健康、聪明,很惹人喜爱。小五性情温和,心地善良,很多路过她家门口的人,都会借口喝水到她家去坐着休息一会儿,和小五说话唠家常。小五本来不善言谈,但是,她以诚相待,人缘特别好。有个算命先生路过这里,对小五说:“你是个有福人啊!”说着可能无心,但小五却放在了心上。她反复思量,觉得这话应该验证在几个儿女身上。
  小五的养父和亲生父亲都是读书人,她也算是出生在书香门第之家了。她认知高远,对培养儿女们,也很有办法。后来,几个儿女都成了家,有的考上了大学,有的经商做工,日子都过得不错。弓仁子对小五的很敬佩,他常说:“我的几个儿女都很孝顺。媳妇女婿也都很本分地过日子。这些,都让我省心。知足了,知足了!”小五身体一直不很好,后来,患了重病卧床不起。其时,儿女们、媳妇女婿们,都在床前尽孝。小五终老时,六十又五,儿女们泣不成声,亲朋好友都连连嗟叹:“好人啊,好人啊!”
  后记:小五从小被抱养出去,后又回来,出嫁成家,半生坎坷。但她心地善良,孝敬父母公婆。对于养父母、生父母、公婆,她都能做到尽女儿、儿媳之孝。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小五的养父平反,小五出川资路费,让人去把养父的尸骨背回安葬。养母晚年,亲生儿子不养活她,小五给养母养老送终。亲生父母晚年,小五照顾得很周到。公婆晚年,小五毫无怨言地伺候。小五为人贤淑,对婆婆弓母也不计前嫌,尽心伺候,以至于弓母临终时也说小五孝顺。小五去世后,儿女和孙男娣女们都很缅怀她,丈夫也很称赞小五的为人。为了感念小五,小五的三周年办得很排场,但是,终究没有立碑。入土为安,家人不愿打扰小五。小五是很普通的女子,没有做出惊天动地的大事,也没有人为她立碑著书,但她永远却活在了儿女们的心里,活在了认识她的人的口碑中。
         (全文完)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茶园飘香
文章总计:18
个性签名:暂无
本文所属文集

来源:原创
标签:茶园飘香
文章数量:18 篇查看目录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