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余生自是向你而来

发表时间:2020-01-20用户:温婉晴天阅读:179
  青春时那清朗又柔软的少年,他像是昏昏迷迷绽放的盛夏醉意,他总能酝酿出层层叠叠的欢喜,他携着明朗的光而来,他用余生来作答——我喜欢你。

  十八岁时跟在小巷梧戚买青团的是余战喻,不允许别的男生靠近她的是余战喻,连军训在操场替她跑操的都是余战喻……

  她枕着相思藏起了少女的心思,她心头翻涌的云星如梦,耳畔是微微荡漾的海风声响,年少时眼泪的痕迹,是她心动的气息。

  而四年后,梧戚就职于L市法院,梧戚来到了她梦寐以求的L市法院工作,她以为这一次她再也见不到余战喻了。

  而梧戚却没想到,重逢之时,余战喻依然是此间少年。

  “梧律师,能否以你余生判我无期徒刑?”

  余生,向你而来。

  从遇见你的那一刻起,他余生里装满与你有关的心事。

  1

  法院门口是庄严的气息,梧戚从门口出来的时候,还能听得到法官说话时窸窸窣窣的声音,梧戚穿着一双新买的纯黑色高跟鞋踏出门,那干练的一头短发随着风轻轻飘了起来。

  “走吧。”梧戚站住脚步,笑着看向一身黑色西装的余战喻,余战喻也始终温柔用温柔的目光看着她。

  梧戚额前的刘海被一阵清风吹起,那个无论是年少还是步入社会的第一天,都陪伴着她的人,也将陪她走完余生。

  “跟我回家了。”余战喻摊开手来,唇角上扬,带着笑意开口。

  梧戚俨如天鹅般的眸子,藏着一阵阵的惊喜,再一次涌着温热的泪水。好似时光的宝盒终于可以开启,以后这一段回家的路,将永远有心尖的人陪她走。

  2

  烈日里的盛夏,大地像笼蒸一样,热得喘不过气来,今日是连一阵风都舍不得过来了。

  透蓝的天空下,灼热的烈阳也将树叶晒卷缩了起来,闷热的天气下一层层的烦躁憋在心头,额头的汗珠也大颗大颗的滑落下来,迷彩服的少年少女们一动不动的站着军姿,大一的军训还有最后一天宣告结束。

  今早站了两个小时,终于换来了十五分钟的休息时间。

  教官刚喊完休息,学生们都松了口气,只是哪怕几十个人分开站了,空气中依然弥漫着一波波的热浪。

  “你们看到没有,就这个女生,我觉得长得不错。”

  “一会去要联系方式。”

  而正当他们窃窃私语的时候,那个独自坐在一旁的少年忽然站起身来,他摘下了头上的迷彩帽,汗水从额头上滑落下来,眉峰间藏着一抹冷峻,少年桀骜之气尽显。

  少年用余光瞥到了树下的女孩,虽然只能看着她的侧脸,但余战喻依然目不转睛,这个女孩……她叫梧戚。

  梧戚还靠在树边休息的时候,两个男孩已经走到她面前了,说话的语气倒是很冲,“喂,给个电话。”

  梧戚抬起头来,一张干净白腻的瓜子脸,一双圆溜溜的明净眸子像闪着光一般,刘海从额前被风吹过,她微微皱着眉头,斜眼瞅着那人,语气不太温和,“不给。”

  “你!”

  正当两个男孩还想要苦苦纠缠的时候,梧戚面前的灼热阳光忽然被人挡住了,眼前高大的身影护住了她。

  余战喻?

  梧戚没想到他会站出来,余战喻同样语气不善,他挑起眉头来,“她说了,不给。”

  余战喻说话的时候带有一种气场,让人无法反驳他,两个男孩还不肯走……

  “让你闪开!”

  其中一个男孩的手搭上了余战喻的肩膀,却被余战喻迅速扭住了手腕,惹得他疼得嗷嗷叫了起来,围观的人也多了起来,梧戚从地上站起来了。

  “余战喻,你别管他了。”梧戚提醒道。

  余战喻看了那人一眼,只是松开了他的手,而教官也被这边的人群吸引了过来,同学们都连忙给教官让出一条道来……

  教官左看右看,只看到了一个一脸委屈的男生攥着手腕,向自己告状,“教官!余战喻他欺负同学,我的手都被他扭得痛死了。”

  教官看向余战喻,这个学生向来不爱说话,军训的时候倒是乖得很,怎么这个时候会欺负同学呢?

  教官出于关心,还是问了一句,“这位同学,他说的是真的吗?”

  余战喻点点头,丝毫不把这件事看得太重,他直接向教官承认了,“嗯。”

  梧戚着急了,她冲上前去,挺直腰背,“报告教官!是赵小华同学先语言调戏女生的,余同学是为了保护我。”

  教官点点头,但是那位赵小华同学依然不松口,“教官,我的手都这样了!”

  “……”教官不语。

  “是你自己不懂礼貌,教训你不是应该的吗?”余战喻的眸光带着寒光,直直落在赵小华身上。

  余战喻似乎并没有考虑在场的教官,而本来打算放过余战喻的教官,听到这句话,他的眉头皱了起来,“余战喻,罚跑三圈。”

  梧戚看着正烈的日头,她整颗心一下揪了起来,她还想开口求教官放过余战喻,但是余战喻已经自行领罚,不给她解释的机会。

  “是,教官。”余战喻说完这句话,就迈开修长的腿,开始绕着操场跑了。

  虽然余战喻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但是要是再和教官顶嘴的话,估计会连累梧戚。

  梧戚着急却也没办法,而赵小华还故意伸出舌头挑衅梧戚,梧戚握紧拳头,要不是教官在这里,她还真指不定也想揍赵小华两拳!

  看着烈日下在操场上的那个背影,梧戚紧紧咬着下唇,始终放不下心来,这次要给余战喻道个歉了。

  今天的军训结束了,操场上的夜色朦朦胧胧,白天还是炎热无比,晚上却有了一丝淡淡的清爽凉风。

  梧戚身上的迷彩服还没有脱下来,而坐在梧戚身旁的,是今天被罚了两次的余战喻。

  操场边有几排的路灯,雪白的柱子缠满了夏日正盛的藤蔓,从缠绕的斜叶上洒落的那抹月光,在地面上映照出点点的银光。

  梧戚拿着自己从食堂买的晚餐给余战喻,余战喻今天被老师罚了,估计又是赵小华私下去告的状,害得余战喻晚饭都没得吃。

  梧戚想着,余战喻也是为了自己出头,买了晚餐就跑到了操场,幸好余战喻到点了还没有离开。

  梧戚叹了口气,“其实,你今天没必要为我出头的。”

  顶多就是被两个男生数落几句,他这下倒好了,被教官罚了,在老师心里还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这才刚开学,怎么感觉所有人都在针对他呢?

  梧戚回想起刚见到余战喻的时候,不少的学生都围在一起议论余战喻,梧戚还以为是因为余战喻的颜值,没想到听到的却都是一些不堪入耳的话……

  “听说余战喻的父母都是不好惹的人,我们离他远点。”

  “什么啊,他那爸妈早就离婚了,他现在哪来的爹妈。”

  本来梧戚是没有把这些话放在心里的,但是就因为父母离婚就指着别人的鼻子骂没有父母,这又是什么素质呢?

  梧戚看不下去,冷着脸大声说了一句,“人前留一面,日后好相见,如果不想我把这些话告诉老师,你们就继续议论吧。”

  那天要是自己没有帮余战喻说话的话,说不定今天两个人就不会一起坐在这啃面包了。

  怎么莫名有一种,两个人滕然于胸的感觉呢?

  余战喻终于啃完了这块草莓夹心面包,他看向身旁正在发愣的梧戚,还是憋出了一句,“谢谢你啊。”

  余战喻说完这句话便扭过了头,自己不擅长表达感情,或许是因为父母离异从小跟着保姆长大,他并不太明白,要怎么和别人相处吧。

  但是梧戚那天为他挺身而出,他始终记在心里,这算是他从小到大第一次,得到非雇佣关系的关心吧。

  所以,这句谢谢还是要再一次跟梧戚说的。

  梧戚回过神来,摆着手笑了笑,“不用客气,反正他们也不敢对我怎么样……”

  梧戚说完长长地舒了口气,看来从今以后,她和余战喻两个人都是要在学校出了名咯。

  “看来,有校长女儿帮我说话,还真是我那天走运呀。”

  余战喻喝了口水,而梧戚的脸色也一下子就暗了下来了,怎么连余战喻都知道自己是校长女儿了?!

  梧戚左顾右盼,凑到了余战喻的面前,竖起了一根手指在唇边,紧张地看着他,“余战喻!你小声点!”

  余战喻的身体一僵,梧戚也意识到他们两个人凑得太近了,梧戚连忙往后倒去,双手撑在草地上,“对,对不起啊!”

  因为天色太黑,梧戚并没有看到红了脸的余战喻,这是他从小到大,第一次和别人靠这么近。

  “没关系……”

  余战喻连忙拿起地上的矿泉水瓶,急速地扭开了盖子,往嘴里灌了好几口,勉强缓下了心里的小鹿乱撞。

  两个人坐在星夜下,心跳掩藏在星空的温柔里,那时——

  年轻的爱情是守护喜欢的人。

  3

  余战喻转学了,这件事发生在军训不久后,那时梧戚听到消息的时候也不敢相信,但是她的手机里却传来了余战喻的短信。

  身旁传来了同学的议论声,说余战喻家里背景好,就连转学都能随随便便地就转走。

  梧戚想起初次见到余战喻时,男孩的脸上有桀骜和正直,他并不像是会靠关系的人,为什么这些人要听流言蜚语而随便判断一个人好坏?

  梧戚低下头来,一字字地盯着余战喻发来的短信。

  余战喻:“我会暂时离开一段时间,谢谢你替我说话。”

  余战喻,他就这么走了?

  梧戚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和他告一声别,余战喻就这么匆匆来到自己的生活里,却又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梧戚暗暗地有些难受,自己应该是余战喻唯一告别的同学吧?不知道以后他去到新学校里,那些人会对他怎么样呢。

  明明只相处了短短半个月的时间,梧戚却能够清楚地感受到——

  余战喻是一个绝对善良、温柔的人。

  周末的时候梧戚会回到家里,她回家的时候一定会经过那条卖青团的巷子,卖青团的老奶奶总是笑得像花儿一样。

  梧戚书包里背着沉甸甸的法学教材,身为校长的女儿,身上背着重担,又怎么能给他丢脸呢。

  梧戚深吸了一口气,骑着自行车到老奶奶的面前时她才停了下来,展露出那少女最温柔的神采,“老奶奶,买三个青团。”

  “好嘞。”

  梧戚趁着老奶奶拿青团的时候,她翻出了手里的小册子,认认真真地背诵了起来。

  这时,梧戚身旁那道光忽然被高大的身影挡住了,她听到了那句熟悉的声音,带着清朗的笑意,“我也要两个青团吧。”

  梧戚抬起头来,果然看到了他,余战喻!

  梧戚已经有快三个月的时间没有见到余战喻了,他从发了那条短信给自己以后,仿佛忽然间又消失了,两个人之间,像是回到了平行线。

  “余战喻,你怎么会在这?!”梧戚惊讶道。

  “怎么,不欢迎我呀?”余战喻接过两袋青团,将梧戚的那一小袋交给她,脸上还带着难得的笑容。

  这三个月里,余战喻是第一次笑。

  梧戚摇摇头,只是三个月的时间没有见到余战喻,他却多了几分成熟感,不过……

  梧戚的心紧了一下,她将书放回书包,想伸出手去触碰余战喻脖子上的那几道鲜红的伤口,但又收住手了。

  “你,怎么了?”

  余战喻笑了笑,将衣领拉高了一些,“没事,不小心划伤的。”

  梧戚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她急匆匆从衣服口袋里拿出创口贴来,递给了余战喻,“你自己在那边要照顾好自己,以后尽量别受伤了。”

  余战喻愣了两秒钟的时间,缓缓地接过梧戚递过来的创口贴,闷着声音点点头,“谢谢。”

  梧戚牵着自行车和余战喻并肩走着,梧戚也没想到这么巧能够在回家的路上遇见他,不过,他看起来,比之前瘦了一些。

  “余战喻,你在那还好吗?”

  梧戚和余战喻走到了家门口了,这段路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只是感觉走得比以前慢了很多,余战喻也不催促她,只是静静送她到家门口。

  余战喻笑了笑,脸上看不出太多的情绪,“挺好。”

  梧戚终究还是没有问出口,关于余战喻为什么转学的事情。当梧戚准备送余战喻离开的时候,家门被推开了。

  梧戚的眼眸里闪过一丝震惊,甚至还有少女的害羞,而那面带笑意的男人看向了梧戚身旁的余战喻,“是戚儿的男朋友吗?”

  “……”

  “……”

  梧戚没有说话,因为她也没想到,身为大学校长的父亲,居然会这么的八卦!

  最后,余战喻被梧校长请进了家里喝茶,余战喻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这也是他第一次到女孩子家做客。

  余战喻进了门,他观察着梧戚家里的装饰风格,而梧校长走在他们两个人的面前,当余战喻还在紧张得手心出汗的同时,梧校长回过了头,“我去泡茶,戚儿照顾好人家。”

  “哦,知道了。”

  梧戚扶额,她在家的时候,可没有这么好的待遇呀,一回家就有茶喝。

  梧戚招呼余战喻坐到沙发上,余战喻见梧校长没有来,他小心翼翼地往梧戚的方向靠,却又微微地拉开一丝距离,“梧校长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梧戚见余战喻的脸已经红了,这余战喻怎么比自己还像个娇羞少女呀?

  梧戚点点头,“很有可能,所以你后悔送我回家了吗?小心老梧不放你走了!”

  梧戚故意用打趣的目光调戏余战喻,没想到这会余战喻倒不害羞了,他的眸子里甚至还带了几分的认真,迟疑了一会才开口,“那我得想想看怎么让梧校长放心了。”

  “……”

  梧戚正打算解释自己是开玩笑的,没想到梧校长就已经拿着两杯茶过来了,一杯泡的是梧戚最喜欢的柠檬茶,一杯是用来招待客人的普洱茶。

  梧校长年纪大了就喜欢泡茶,他这个人啊,不爱喝酒也不爱抽烟,就喜欢没事跟梧戚在一块画画泡茶。

  梧校长倒是也没想到,今天会破天荒地在家门口看见女儿和另一个男孩走在一块呢。

  梧戚接过梧校长手里的两杯茶,拍了拍他的肩膀,“谢谢老爹了。”

  梧戚将一杯茶递给余战喻,“这可是我老爹收藏的普洱茶,你可得好好品尝。”

  余战喻像是捧着宝藏一样的小心,他紧张得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接过梧校长泡的普洱茶时朝他看去,“谢谢梧校长。”

  梧校长听了梧戚的介绍才得知余战喻的身份,余战喻是梧戚的同学,但是他后来转学了,这件事梧校长也知道了。

  余战喻倒是有些担心,学校的风评会不会也影响到梧校长对自己的看法,甚至要梧戚离他远点,没想到梧校长却这么热情的招呼他。

  “梧校长,关于我之前在学校的事情……”

  余战喻还想和梧校长解释解释,虽然自己之前在学校并不在意那些人的评价,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打心底不希望让梧校长误会。

  没想到梧校长却笑着给他添了杯茶,“孩子,别人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认为你做的事情是对的就够了。”

  “还有,当恶意来临的时候,应该想的是用实力堵住他们的嘴。”

  梧戚连连点头,“我老爹说得对!”

  梧戚说完和梧校长击了掌,两个人看上去那么的默契,这一刻,余战喻多想融入这个温暖的家……

  梧校长说得对,而且,余战喻的确是为了改变,才做出了离开的决定。

  4

  天色昏暗,乌云黑压压地聚在一起,一阵狂风卷起,刺眼的闪电滑过天空。

  冬天的雨总是来得忽然,现在还在图书馆的梧戚收起了书来,从书包里拿出了提前准备好的备用伞。

  现在已经是大三了,她除了平时上课就是来图书馆,周末梧戚会帮余战喻补习。

  余战喻现在待的学校很不错,但比这里校规严格了许多,起初梧戚还怕余战喻受不了这么严格的校规,却没想到余战喻反而进步得越明显。

  梧戚走到食堂的时候,人已经很多了,她望了眼食堂的黑压压的人群,最后还是没有走进食堂。

  “喂,你们听说了吗?之前转校的那个余战喻现在是全校第一呢。”

  “啧,肯定是他爸给他打通的关系!”

  梧戚捏紧书角,正想上去和她们一番理论的时候,她手机的铃声却将她的想法忽然打断了。

  “喂?”

  “你是不是又不吃饭了?”

  “你怎么知道?!”

  对面传来了一声“啧”的声响,梧戚这才意识到自己又说漏嘴了。

  “行了,我在校门口,我带你去吃饭。”

  “……”

  梧戚看了看手表,还有半个小时她就准备接着去图书馆看书了,现在和余战喻出去吃饭的话,还来得及复习吗?

  而对面的余战喻似乎料到了这位大学霸的心思,他难得软下语气来,像是在哄小姑娘一样开口,“乖,如果图书馆没位置了,我们就去以前常去的那家店吧。”

  梧戚最后还是同意了,“行吧,那我现在出去。”

  吃完饭已经是晚上六点多钟了,梧戚和余战喻刚从美食街走出去,大颗大颗的雨珠就落了下来,天色一片昏沉,还能听到电闪雷鸣的声音。

  梧戚刚想从书包里拿出伞,她的肩膀就被人揽住了,梧戚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反应,那伞已经撑了起来,偏向她的位置。

  梧戚愣在余战喻的臂弯里,只听到了余战喻清了清嗓子,红着脸说了句,“不是要去复习吗?等雨停了就来不及了,我送你过……过去吧。”

  窗外的雨下得比之前小了,现在是凌晨十二点钟,余战喻和梧戚骑着共享单车回家,刚下完雨的夜晚很清爽,因为这场忽如其来的雨,从前街上聚集着的人群也都忽然消失,只有他们两个人。

  梧戚打了个喷嚏,差点撞上了前面的建筑物,还好她及时转了个弯,才没撞上去。

  “等会。”

  余战喻忽然刹车,脱下了自己的外套,递给梧戚,“穿上吧,夜里凉,感冒了你明天就不能复习了。”

  余战喻知道,对于现在的梧戚而言,保持全校第一不让梧校长丢脸,就是她最大的目标。

  余战喻再一次送梧戚到家门口,梧戚正要将外套脱下来还给余战喻的时候,他却阻止了她,“不用了,你穿着进屋吧,外面凉。”

  余战喻笑了笑,“那我,先走了。”

  正当余战喻转过身的时候,梧戚忽然抬起手来,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步伐往前跑了两步,“等等!余战喻,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

  余战喻回过身,却意外的平静,“是关于学校里的流言?”

  梧戚点点头,却又慌慌张张地摇了摇头,“我不是不信任你,我只是觉得……很生气。”

  梧戚想不明白,为什么余战喻已经离开了学校三年了,这些人还是会去非议他。他们所说的余战喻,和自己看见的余战喻完全是不一样的。

  “梧戚,我的父亲是法院的院长。”

  “……”

  梧戚忽然明白了,人的讨厌是不需要任何来由的,或许也仅仅只可以因为是——嫉妒。

  余战喻看向梧戚的目光带着温柔,他也在梧家学到了什么叫关心和爱,他也在梧戚的身上感受到了,原来自己也可以保护一个人。

  原来,他也会有在意的人。

  余战喻走向梧戚的方向,一步一步地踏着月光,他伸出手来揉了揉她的头发, “谢谢你,教会了我爱。”

  梧戚抬起头来,余战喻低着头垂眸时嘴角却微微上扬,他的眼睛里有星光,闪烁着信仰与坚定。

  余战喻知道,他已经找到了自己想守护的一切,只有他足够的强大,才能够保护好她。

  流言可以伤害他余战喻,但不可以伤害他喜欢的人。

  5

  六岁的生日本来应该是小战喻欢喜度过的日子,可是甚至没等到十二点的钟声敲响,小战喻等到了父母离婚的消息。

  为什么本来就很少能够见到爸爸妈妈,从此以后,他还要彻底失去这个家呢?

  “孩子,归你了。”

  余战喻手里的布娃娃摔落在父母的房门前,他看见妈妈拖着行李箱离开,甚至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妈妈,你还要我吗?”小男孩看着曾经喜欢的娃娃,却目光空洞。

  余战喻没有等来妈妈的回复,甚至爸爸也没有出来看他,是保姆阿姨牵着他的手回到了房间。

  上中学的时候,余战喻班里开家长会的那一天,明明爸妈已经答应过他要来了,可是最后全班的父母都到齐了,只有余战喻的父母再一次“意外缺席”……

  “啊,余战喻没有爸爸妈妈!”

  “他没有人爱!”

  舆论都是黑白的,这些话从针扎变成了麻木,他觉得他们说得是对的,他的确没有人爱。

  后来父亲的工作倒是没有之前那么忙了,余战喻一年到头的时候还能和他吃上几顿饭,虽然两个人都不说几句话,但余战喻看得出来,他想弥补自己。

  可整整十多年缺席的爱,不是一顿饭就能够吃回来的。

  他余战喻的世界里,不再会有完整的家庭。

  大学的时候,余战喻第一眼见到梧戚的时候,他从六岁起不再上扬的唇角有了弧度,那个女孩怒气腾腾的模样,竟意外显得可爱。

  明明就不认识,为什么要帮自己呢?

  可是舆论并没有就这么放过余战喻,一场军训结束之后,所有人都说余战喻和梧校长的女儿在一起了。

  全世界仿佛都在说,余战喻没有资格和梧戚在一起,他要是去那所L市最严格的学校,早就被开除了。

  余战喻听着那些话,他握紧了拳头,“我倒是想看看,我会不会被开除。”

  余战喻亲自到学校里问了老师,当得到转学的机会时,他却意外地舍不得了,舍不得那个为他说话的女孩,舍不得那个帮他买晚餐的女孩。

  可是……

  他要证明,他不会让为他说话的人丢脸。少年十八岁的桀骜,却做了一个一生永不后悔的决定。

  晚餐的时间,余战喻在餐桌上见到了父亲,余战喻迟疑了一会,换上了拖鞋,从卫生间洗完手出来,看到餐桌上只有简简单单的几道家常菜,却意外的温馨。

  这一切的温馨本来应该终止在六岁生日,却没想到有机会能够感受得到家庭的余温。

  余战喻没有坐下和余爸爸吃饭,而是第一次和他主动说话,他沉了沉眸,还是下定了决心,“爸,我想转学。”

  余爸爸知道了余战喻想去的学校,他的成绩的确是合格的,现在转学也来得及,只是以后可就没有后悔的机会了,他就不怕进去之后因为太严格的校规,而受不了吗?

  “你决定好了?”余爸爸再一次提醒他。

  而余战喻只是坦然回答,“当年你们两个人离婚的时候,有多坚定,现在我去靠近我喜欢的人,我就有多坚定。”

  他余战喻是习惯了舆论的尖酸刻薄,但是梧戚不能遭受波及,如果想要保护喜欢的人,就要先强大自己。

  并且,他绝对不会放弃自己喜欢的人。

  如果他有机会和梧戚在一起,他一定不会放手的。

  6

  大约有半年的时间,梧戚和余战喻都是通过网络联系的了,梧戚和余战喻占了两个学校的全校第一。

  梧戚翻了翻最近余战喻发给的消息,余战喻居然已经连续一年成绩都是第一了,从前那个少年似乎也生出几分成熟的味道。

  梧戚摸了摸自己的长发,原来都快要毕业了,她还留着当年大一时候的长发呢。

  明明都已经大四了,怎么还像是个小姑娘……

  梧戚想,应该是因为有那个从大一到大四都陪在她身边的人,守护着她简单而又稚嫩的少女心吧。

  周末难得有闲暇的时间,梧戚和梧校长在家里画画,梧校长瞥了一眼梧戚画的画,虽然画里只有大概的轮廓,但是梧校长眼尖,他总觉得似乎见过画上的人。

  “戚儿,你还有和战喻联系吗?”

  “啊,有,有啊。”

  梧戚假装镇定的盯着画板,实际上手里的画笔都跟着颤了一下,原来他还记得余战喻呢。

  梧校长笑了,“过年的时候,不带他回来吃顿饭?”

  梧戚这回手是真的抖了,怎么就要带余战喻回家吃饭了呢?她连忙放下手里的画笔,这要是再这样下去,她肯定画不成余战喻了。

  梧戚站了起来,“老爹,我去给你泡杯普洱!”

  看着梧戚“落荒而逃”的模样,梧校长喃喃自语,“还以为我看不出喜欢那小子呢。”

  他老梧的眼睛呢,可是尖得很。

  余战喻已经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了,梧戚的毕业典礼甚至都没有看到余战喻的身影,梧戚看着手机上余战喻最后一条信息,只是几句关心与嘱咐。

  梧戚站在操场上,望向他们曾经军训的地方,那少年桀骜的脸庞仿佛又在脑海里浮现,她忍不住弯起唇角,他现在也是全校第一了啊……

  “喂,我跟你们说啊,余战喻好像拿到了去外国读研的资格!”

  “哇,这可不是有关系就能拿到的!”

  梧戚愣了一下,身旁穿过的人群撞了她的肩膀,匆匆地说了一句对不起就走了。

  梧戚回过神来,瞳孔里像是放着光,她忍不住为余战喻感到高兴,这一刻他用自己的实力,真实地堵住了曾经非议他的人的嘴巴。

  只是……

  如果余战喻去了国外,那是不是代表从此以后他们不再会见面呢?

  梧戚骑着自行车到了小巷,夏天的风里仿佛有他的气息,穿过了无数次一起走过的小巷,可身旁却忽然少了一个人。

  梧戚的心里是说不清楚的压抑,她独自一个人走到冒着青团香的小巷里,老奶奶还在热情地招待顾客,她的眼眶却泛着微红。

  “戚儿,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呢?你男朋友呢?”

  老奶奶一直都认为这四年送梧戚回家的余战喻是她的男朋友,甚至连梧戚都习惯了这个特殊身份的存在。原来,要习惯一个人的离开是这么揪心。

  老奶奶刚提问,梧戚就想告诉她,余战喻其实并不是她的男朋友,虽然这个解释已经迟来了四年。

  “老奶奶,余战喻他……”

  梧戚的话还没有说完,那个悄然而至的身影已经再一次笼罩了她,就像是从前在操场上保护她那样,就像是在雨天将她揽入臂弯那样的温柔,让人无从躲避这份温柔的桎梏。

  梧戚抬起头看向余战喻,余战喻的脸上已经褪去了青春时的志气,取而代之的那份棱角分明的成熟感仿佛是想告诉梧戚,他已经可以保护她了。

  余战喻只是笑着说,“对不起,我来迟了。”

  他从来都没有来迟过,但这是第一次,也只有这一次。

  梧戚的眼眶里闪烁着泪光,她紧紧地攥住了余战喻的手,两个人默契地十指紧扣,就像是从此再也没有任何事情,能够将他们分开。

  “你不是,去国外了吗?”

  梧戚咬了一口青团,那青团的味道和年少时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依然软儒可口。

  余战喻拉住了梧戚的另一只手,低下头来轻轻地吻了她的手背,梧戚的手微微颤抖了两下,她只听到了余战喻的那句,“我不会因小失大,我知道我一生最重要的是什么。”

  “……”

  余战喻从不后悔那天拒绝老师,他更不后悔陪梧戚回到这个看似又弯又窄的路口,做出陪她走完一生的决定。

  父母的决定影响了他的一生,如今他不会轻易做出让自己后悔的决定。

  关于余生,余战喻想要的是梧戚。

  余战喻低着头,看着自己牵着的手,眼前的人是年少时无数次朝思暮想的月光。

  “余战喻。”

  梧戚的声音有些哽咽,她喊出余战喻的名字,余战喻抬起头来看着她,梧戚已经掉了眼泪,他着急了,想凑上前去帮她擦掉眼泪。

  可下一秒钟,梧戚就轻轻地拉住了他的衣襟,凑上前去轻吻他的额头。

  “我会陪你走完余生,不会再让你有任何的遗憾。”

  约定的誓言,绝不更改。

  这余生的路,谁都不准缺席。

  余战喻紧紧地握着梧戚的手,心脏的跳动告诉余战喻,这是他将永远守护的公主。

  温婉晴天有话说
  ①文章来源于每天读故事,非原创,作者:冰言月离
  ②喜欢本篇小说的朋友,可以留下你的评论哦!

  (完)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3 条评论
温婉晴天2020-01-21 13:38回复
[//@浮川]谢谢!
浮川2020-01-20 10:51回复
我也想拥有甜甜的恋爱
浮川2020-01-20 10:51回复
♥喜欢本文!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