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鸭腿缘:你就是我的百吃不厌

发表时间:2020-03-06用户:温婉晴天阅读:540
  文/墨染芳华

  1

  林知夏的人生信条--吾爱有三:吃到十分饱、睡到自然醒、永远有鸭腿儿。

  前两个比较容易理解,最后一个的原因需要追溯到小学。

  小学的时候,林知夏家对面开了一家烤鸭店,香气四溢,林知夏每天从店门口经过都直流口水。

  她那个时候的梦想就是,每天都能吃上烤鸭。

  可这种日子只过到初中,家对面的烤鸭店就搬走了。从此再也没有了飘香十里的烤鸭。

  之后,她为了吃上一只烤鸭,需要骑着自行车走过七八条大街才能买到。

  她对烤鸭的执念一直持续到高中。

  上高中时,学校对面有一家周黑鸭店。她看到‘鸭’这个字,就立马来了兴致。

  不管它是凉的还是热的,不管它是香的还是辣的,她都要去看上一看。

  这一吃不得了,从此之后永远有鸭腿吃就成了她的毕生追求。

  高中的时候,和她玩的好的同学都知道,林知夏是用一根鸭腿就能收买的吃货。

  其实也没有人会拿着鸭腿来收买她,或者是求她帮忙,可沈遇冬是个意外。

  沈遇冬和林知夏是青梅竹马,从他们的名字就能看出来,他们两家的父母关系可谓是非常好,做个十几年的邻居了。

  可父母关系好,不代表孩子关系就会好。虽然他们是青梅竹马,但却是从小打到大。在其他人面前,互相揭短更是常有的事。

  有一次,刚上高一的林知夏喜欢上了学习成绩优异的班长。她再把自己的小心思来回琢磨了七八遍,心中忐忑了无数次之后,决定表白。

  可她的表白彻彻底底成了一个乌龙。

  那天下午阳光不错,林知夏趁着上体育课,把自己的情书牢牢地握在手里,就准备等到班长落单的时候,把情书递给他。

  前半节体育课林知夏心不在焉,一直盯着班长。直到自由活动的时候,林知夏才找准机会跑到班长身边,偷偷的把他叫到一旁。

  她这一系列的动作没引起别人的注意,倒是引起了沈遇冬的注意。

  沈遇冬见林知夏在偷偷摸摸地拽了拽班长的衣袖,往旁边指了指,他就看热闹的停下了打球的动作。偷偷的跟了过去。

  那羞红的脸,低垂的头和浑身不自在来回扭捏的姿态。让沈遇冬一瞬间就明白了林知夏要做什么。

  就在林知夏要把手里的情书递过去的时候,沈遇冬从后面跑了过来。

  炸炸呼呼的指着林知夏,丝毫不给他插嘴的机会道:“林知夏,我说我怎么没找不到你,原来跑到这里来偷懒,平常就不爱运动,体育课的时候还不动动,整天就知道吃鸭腿,早晚变成鸭子。”

  林知夏的脸瞬间通红,心想:丢死人啦!立马就想反驳他,可他这边还没来得及反驳。

  沈遇冬就表现出一幅刚看到班长的样子,惊讶的指着他道:“班长,你怎么不去打球啊?副班长还等着给你加油呢!”

  班长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林知夏在沈遇冬身后惊讶地看着他的后脑勺。

  原来班长和副班长是一对!天呐,幸亏沈遇冬来阻止她,要不然自己就尴尬死了。

  班长走后,林知夏依旧是闷闷不乐地低着脑袋。

  这就是她第一次鼓起勇气来表白,就以这样惨烈的结局收场。所以从此以后,林知夏就算是遇到喜欢的男生也会藏在心里不说。

  而这件事彻底成了沈遇冬嘲笑林知夏的话柄,有事儿没事儿就爱拿出来嘲笑她一番。

  林知夏闷闷的无法反驳,只能在心里祝他永远单身。

  2

  也是因为这件事和沈遇冬总是出现在她身边,导致她高中三年只能好好学习,无心恋爱。

  而且还要时不时的受沈遇冬的压迫,一根鸭腿儿就要替他写一晚上的作业。

  而且这种事情沈遇冬做的光明正大。

  高二下半学期的一天,这一天是平常的一天,却又不是平常的一天。

  因为这一天距离林知夏上一次吃鸭腿,已经过去三天了。

  因为鸭腿很辣,她总是上火,所以父母就克扣了她的生活费,并且严肃的告诉她一个星期之内只能吃一回。

  林知夏望着面前从食堂里打来的饭菜,食之无味。她看其他小伙伴儿都吃的挺开心,自己也不好意思把负面心情表露的太明显。

  她了无生趣的扒拉着碗里的米饭,突然闻到了鸭腿儿香辣的味道。

  林知夏觉得自己一定是想吃鸭腿想糊涂了,所以才产生了幻觉。

  可沈遇冬的声音告诉她,这是真实的。

  “想吃吗?”沈遇冬问。

  林知夏使劲的点头,渴望的盯着面前的鸭腿:“想。”

  “有多想?”沈遇冬拿着鸭腿在他面前晃了晃。

  “特别想。”林知夏脑袋跟着鸭腿一起晃。

  “好,给你了,别忘了帮我写今天晚上的作业。”沈遇冬把鸭腿儿放进她碗里,拍了拍她的肩膀。

  林知夏一脸满足的看着面前的鸭腿。

  她对面的小伙伴道:“知夏,沈遇冬也太帅了,痞帅痞帅的。”

  林知夏一边嚼着鸭腿一边道:“帅吗?痞是挺痞的,帅没看出来。”

  小伙伴儿说她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跟这么帅的人一起长大自然,就不觉得他帅了。

  林知夏无奈的耸了耸肩,心想:这些都是名人的表象。真实的沈遇冬让她恨得想捏死。

  然而拿鸭腿收买林知夏帮忙写作业这种行为,只延续到高二下半学期,高三的时候沈遇冬就不再这么胡作非为了,也的确该好好学习了。

  3

  痞帅痞帅的沈遇冬招女生喜欢,痞帅痞帅还认真学习的沈遇冬更招女生喜欢。

  尽管已经到了高三这个关键时刻,还是有不少女生沉沦在了沈遇冬那迷人又认真的外表下。

  大胆点儿的直接当面送情书,也不怕被拒绝。

  胆小的还是大多数,所以在沈遇冬放弃用鸭腿收买林知夏之后,喜欢沈遇冬的女生纷纷用鸭腿找上门来,收买林知夏为自己递情书。

  林知夏觉得沈遇冬这么招女生喜欢简直是没天理,自己为什么就没有那么好的异性缘?

  但是看在那些女生用鸭腿来收买她的份儿上,她还是帮忙转送,反正只是跑个腿儿。

  林知夏握着手里的情书,跑到沈遇冬身边笑嘻嘻的道:“沈遇冬,这块儿这个星期第三封情书,可以啊。”

  沈遇冬看着她那笑嘻嘻的模样,反而一本正经的教训起她来:“林知夏,你知不知道现在已经高三了,还不好好学习,整天弄这些有的没的。”

  林知夏瞬间就火了,他把情书往桌子上一砸,愤愤的道:“沈遇冬,又不是我给你写的情书,你说我发什么火?”

  沈遇冬也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周围不少同学都朝他们投来好奇的目光。

  他直接拽着林知夏下走出了教室,来到一处拐角僻静的地方。

  “林知夏,一个鸭腿就把你给收买了?你就能屁颠屁颠的来送情书?”沈遇冬有些生气。

  林知夏觉得他这气来的莫名其妙:“那怎么了?你还不是用一个鸭腿,就让我替你写一晚上的作业?她们到还好,只需要跑一趟腿儿。”

  沈遇冬只觉得满腔怒火都打在了棉花上,林知夏根本就没有抓住重点。

  他无奈的道:“林知夏,早晚辣死你!”

  “切!”林知夏撇了撇嘴。

  沈遇冬道:“要是以后还有女生让你帮忙递情书,你就来找我,我给你两个鸭腿,这忙以后不能帮。”

  林知夏眼睛瞬间睁大:“两个?”

  “嗯。”沈遇冬点头。

  “成交。”林知夏心情瞬间变好。

  可通过这件事情林知夏也明白了沈遇冬高三是不会谈恋爱的,所以她就暗箱操作了一番,不仅能拿到女生的鸭腿,还能拿到沈遇冬的鸭腿。

  她是这么做的,她会收下女生给的情书和鸭腿,然后去找沈遇冬要两个鸭腿。

  再过两天,当女生再找她的时候,她就对女生说沈遇冬没同意。

  就这样,她整个高三上半学期都不在发愁怎样才能吃上鸭腿。

  4

  时间一晃到了高三下半学期,沈遇冬比上半学期更用功学习了。

  林知夏原本以为沈遇冬只是想装好学生,现在才发现沈遇冬是来认真的。

  而且到了这个节骨眼上,就算有些女生还蠢蠢欲动,也不再做出大胆的行为了。日子又恢复了平淡,仿佛每天都在学习。

  这天晚上放学,老师拖了会儿堂,等她和沈遇冬推着自行车出校门的时候,天上的星星已经闪闪发光了。

  林知夏因为已经有一个星期都没有吃到鸭腿了,心情有些郁闷。

  她不紧不慢地蹬着自行车,唉声叹气。

  沈遇冬道:“没事儿,这次数学成绩没考好还有下次,反正还没到一模,来得及。”

  林知夏撅着嘴瞪了他一眼:“我才没为数学成绩郁闷呢。”

  沈遇冬停下了车,开始翻书包。

  林知夏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也停下了车等他。

  沈遇冬在书包外侧掏了一会儿,拿出来一个东西,然后朝她骑了两步,递到她面前道:“你肯定是想吃它了。”

  林知夏一听这话就知道他手里的是什么东西了,郁闷的心情一扫而光,高兴的一把抢了过来:“沈遇冬,还是你了解我。”

  沈遇冬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三天不吃你就要发疯,这次能忍一个星期,难得,有进步。”

  林知夏接过来就要打开啃一口,沈遇冬连忙阻止了她的动作:“回家再吃。”

  “哦。”林知夏嘴上答应着,可还是趁他不备先咬了一口,这才把鸭腿放进书包,笑嘻嘻的问道:“沈遇冬,你什么时候买的?”

  “今天中午偷偷溜出去了一会儿。”沈遇冬道。

  林知夏独自沉浸在有鸭腿吃的开心中,想着一会儿回到家得背着父母吃,要是让他们知道自己在吃鸭腿儿,肯定又该数落她了。

  丝毫没注意到旁边的沈遇冬脸色已经沉了下来,特别严肃。

  林知夏见他半天都没说话,这才转头看向他,才发现他脸色很臭。

  林知夏一脸莫名其妙的问:“怎么了?脸色怎么突然就臭了?”

  沈遇冬一本正经的道:“林知夏,你也老大不小了,应该知道想要未来过得好,就得自己努力了。”

  林知夏被他说的有些闷:“啊?”

  “我是说,你得想着好好学习,考个好点的大学,考上大学之后想吃多少鸭腿,我都给你买。”沈遇冬道。

  “真的?我想吃多少你都给我买。”林知夏问,耳朵里自动忽略了前半句话,只剩下鸭腿儿。

  “嗯。”沈遇冬点头:“但前提你得跟我考上同一所大学。”

  林知夏虽然喜欢吃鸭腿,已经喜欢到了执着的程度。可她还是没有上当沈遇冬的当,自以为戳破了他的诡计,道:“你分明就是在拿鸭腿诱惑我,让我跟你上同一所大学,然后继续压榨我,是不是?”

  沈遇冬只觉得很无语:“你也把我想得太阴暗了吧。”

  “你本来就这样好不好?是谁拿一根鸭腿儿就让我帮他写一整天的作业?难道不是你吗?”林知夏问。

  “我这是在激励你,一份作业写两遍印象才能更深刻,你这么笨,多写几遍才能记得清。”沈遇冬道。

  “去死,你才笨。”林知夏转了一下车把,故意别了他一下:“而且这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你总是破坏我的姻缘。害得我到现在都没有办法谈一场恋爱,我要是在跟你上同一所大学,我这辈子就...”

  “那是你的暗恋行不行?”沈遇冬道:“再说,人家都有女朋友了,你再去表白多尴尬呀,我那是在拯救你。”

  林知夏没他口才好,他说的又是事实,被堵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最后只能恨恨的道:“反正我是不会跟你考同一所大学的,想都别想。”

  沈遇冬倒也不着急,他知道林知夏的性子,她是吃软不吃硬,又最受不了激将法。

  “哎,那好吧,本来我定的目标就挺高的,你也考不上,早点放弃也好。”沈遇冬道。

  林知夏听了这话就不高兴了:“你瞧不起我是吧?”

  “不是,我怕你到时候考不上,又要撒泼打滚了。”沈遇冬道。

  “你想考哪个大学?”林知夏问。

  “A大。”沈遇冬道。

  林知夏如此嘴硬的人,都不敢说话了。

  A大呀!那可是个好学校,以她现在的成绩,最起码还得进步150分才能稳稳的考上。

  沈遇冬见她不说话,就忍不住又刺激了她一把:“哎,你还是别想了,你是考不上的。”

  “沈遇冬,你给我等着!”林知夏愤愤地一蹬车子,就先冲了出去。

  沈遇冬落在后面,露出一副得逞的笑容。

  5

  从这天晚上之后,林知夏就像疯了一样的学习。课间的时候,就连好友约着一起上厕所,她都不去。

  一模的时候,林知夏考了555分,这次的成绩要比上一次考试进步了85分。沈遇冬考了667分,这个分数想上A大,已经算是稳了。

  因为林知夏进步巨大,在班里一下蹿了好几名,所以她挤进了光荣榜。

  可林知夏并没有很开心,因为她始终搞不明白,明明写两份作业的是自己,沈遇冬都不写作业,可他的成绩就是比自己高,这很没天理!

  一模成绩出来的那天晚上放学回家的时候,沈遇冬又神奇地从书包里变出两根鸭腿。

  林知夏开心又惊喜的结果鸭腿之后,依旧觉得很郁闷。

  “你考试进步了80多分,还有鸭腿吃,还是两根,还不开心。”沈遇冬问。

  林知夏不开心的瞟了他一眼,伸手敲了敲他的脑袋:“你说咱俩的脑袋是一样的呀,为什么你不写作业还能考这么高,而我这么努力了,成绩还不够?”

  沈遇冬听了只想笑,可他为了照顾对方的自尊心还是忍住了:“这就是天才和普通人的区别。”

  “滚!”林知夏更不开心了,沈遇冬从小就聪明,不仅她爸妈这么说,亲戚邻里都这么说。

  “说真的,你已经很不错了,还有一段时间,我帮你。”沈遇冬道。

  “谁要让你帮,我也很聪明的。”林知夏虽然嘴硬,但之后的一段日子都是由沈遇冬教她学习的。

  紧接着二模就来了,林知夏这次只进步了50多分。

  虽说这个成绩可以勉强冲一冲,但太危险了,而且距离沈遇冬太远了。她就是不服气沈遇冬成绩好,她就偏要比他考的还高。

  所以接下来的一段日子她更加努力了,时间紧任务重。

  沈遇冬你仔细的给她分析了一下她的成绩。两个人定下了学习策略,准备在高考前的这段时间突击英语,努力一把物理。因为就只有这两科,进步空间大些。

  林知夏和沈遇冬选的都是理科,沈遇冬的数学物理化学学的都不错,林知夏成绩最好的是化学,最差的是物理。

  最后三模的时候,林知夏考了650多分。

  她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沈遇冬也松了一口气。

  可紧接着老师就说一模最难,二模其次,三模是最简单的,就是为了给大家树立信心。

  这一句话把信心满满的林知夏又打入了谷底,她生怕自己唯一一次的好成绩只是因为运气和卷子简单。

  临高考前几天学校放了假,美其名曰:让他们放松心情,自由一些,不要有太大的压力。

  6

  可放假的这几天林知夏不但没感觉到轻松,反而是压力倍增。

  沈遇冬实在看不过去了,高考倒计时的第二天晚上,他把林知夏从一本又一本的复习资料中拉了出来,带着她在一条羊肠小路上散步。

  “你别这么大压力,小心还没高考,自己就把自己吓死了。”沈遇冬道。

  林知夏点头:“我还以为你得请我吃鸭腿呢。”

  “还有两天就高考了,这段时间不能乱吃东西。”沈遇冬道:“高考结束了,我让你吃个够。”

  林知夏讪讪地撇了撇嘴,试图去踩自己的影子,可心情并不是很好,她只是在用这种方式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让心情好起来。

  “沈遇冬,我可能考不上A大了。”林知夏低着脑袋,闷闷的说。

  “那我就换个目标,争取你能考上。”沈遇冬道。

  “可你不是上了高二开始,就一直想考A大吗?”林知夏问。

  “上哪个大学不是上?我要是不跟你上同一所大学,你还不得被大学的那些男生骗的团团转?”沈遇冬道。

  “我虽然成绩不如你好,但我也很聪明的,骗不到我。”林知夏道。

  “你这就天真了,大学里最恐怖的就是学长。”沈遇冬道。

  “最恐怖的明明是你!”林知夏道。

  两个人又沿着小路走了一会儿,林知夏的心情总算是缓和了一些。

  “林知夏,放松点儿,有我陪着你呢。”在两人分手之前,沈遇冬道。

  “嗯嗯。”林知夏点头。

  今天晚上,林知夏难得的睡了个好觉。虽然她嘴上不承认,但她的确想和沈遇冬上同一所大学。他们两个是从小长大的青梅竹马,尽管经常互怼,互相揭短,但这个世界上除了父母亲人之外,他们两个是最近的。

  如果在一个全新的城市,一个全新的大学,能有熟悉的人陪伴,这一定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这一晚的谈话过后,林知夏莫名的变的心安,也不再过分的焦虑。

  高考那天,她还是起了个大早,又把语文要求背的一些古文过了一遍,这才和沈遇冬一起去考场。

  紧张又刺激的两天高考很快就过去了,在全民都为高考生让路的日子里,她第一次感觉到作为学生其实也挺幸福。

  7

  高考过后,沈遇冬兑现了自己对林知夏的承诺。一下子买了十几个鸭腿,还买了一堆的鸭脖、鸭锁骨、小菜和啤酒。

  他们两个坐在天台上,一边仰头看着星星,一边拿着啤酒互相干杯。

  林知夏很喜欢这微微的暖风,她轻轻地闭上了眼。

  沈遇冬趁她不注意的时候拿出手机给她拍了张照片,林知夏始终都不知道自己那一幕被沈遇冬拍了下来。

  沈遇冬将手机放进口袋,举着酒瓶问道:“林知夏,我们马上就要是大学生了,上了大学后,你第一件事要做什么?”

  林知夏几乎是想都没想,直接脱口而出:“其中为看看有没有周黑鸭的店。”

  沈遇冬心想:早就应该料到会这样。

  “那除了这个呢?”沈遇冬问。

  “你先说,你还没说你第一件事想做什么呢?”林知夏问。

  沈遇冬望着天空上的星星和笑了笑,转头对林知夏道:“交个女朋友。”

  林知夏一脸不怀好意的看了他一眼:“哟~我还以为你得多矜持呢,高中那么多女生给你递情书,你都不考虑考虑?”

  “我不喜欢她们这种类型的。”沈遇冬道。

  “给你写情书的女生可是包罗万象,这么多,估计也能把类型概括个遍了吧,你都不喜欢?你难道喜欢...”林知夏脑海中闪过看的那些基情满满的网络小说,眼睛立马就放光。

  “想什么呢?”沈遇冬打了她的脑袋一下:“平时做题都没见你这么灵光过。”

  林知夏不满的嘟囔了一句:“还不是因为你拒绝了所有的女性追求者。”

  两个人在天台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许久,直到所有的鸭货和啤酒全部消灭光,两个人这才微醉的下了天台,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8

  又过了一段时间,高考成绩终于出来了。沈遇冬发挥正常考了664分,林知夏虽然没有三模成绩高,但也算是发挥正常,考了642分。

  他们两个的高考成绩在学校里都不是数一数二的,他们市里的高考状元离满分就只差十几分。

  但以他们的成绩上A大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林知夏刚查成绩的时候以为是自己花了眼,甚至一度怀疑批卷老师改错了。

  直到报志愿那天她才回过神来,愿意接受自己居然考了这么高的事实。

  假期很快,一转眼就过去了。

  在快要赶去大学校园的前几天,家里人如火如荼地给她收拾了行李,能塞的土特产就使劲的往行李箱里塞。

  林知夏不停地抱怨自己拿不了这么多行李,沈遇冬这边也好不到哪去。就在她妈妈要往他行李箱里塞老干妈的时候,沈遇冬终于忍不住了:“妈,这种东西哪都有卖的。”

  秉着他们两个人能够互相照顾的原则,又因为沈遇冬和林知夏加了新生群,里面都在怂恿大学生自己来校报到。

  所以,沈遇冬和林知夏同时说服了自家爸妈,让他们不用送自己去上学。

  林知夏在火车上的时候,为自己这种自立的行为表示赞叹。

  可当火车越行越远,她突然就难受了。这种难受在他们两个下了火车,看到所有学生都是家长陪着来,只有他们两个相依为命的时候达到了顶点。

  林知夏委屈巴巴的拎着个行李箱跟在沈遇冬后面:“果然不敢相信新生群里的那些学长学姐。”

  “早就跟你说了,学长是个危险的生物,少靠近他们。”沈遇冬道。

  “学姐也是个危险的生物,你也少靠近她们。”林知夏嘱咐着。

  因为是新生报到第一天,所以宿舍并没有禁止异性进入。

  沈遇冬看着林知夏全程都是蔫蔫的,就帮她把行李搬了上去,还顺便和她一起收拾了行李。

  宿舍一共六张床,林知夏到的时候只来了两个人。

  那两个女生看着沈遇冬数此温柔绅士的帮着林知夏,顿时对他好感倍增,都特别想搭讪。

  林知夏对她们这种目光再熟悉不过,整个高三上半学期,她就是在女生的这种目光中度过的。

  所以,沈遇冬还没给她收拾完行李,她就急忙把沈遇冬推了出去。

  她原本想去沈遇冬宿舍帮他收拾,可沈遇冬果断拒绝了。心想:万一宿舍的兄弟看上你了,我该怎么办?

  林知夏在沈遇冬走后,就开始独自收拾行李。那两个女生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她,满眼全是八卦的神色。

  林知夏秉着要和舍友搞好关系的原则,就对她们的问题知无不言。

  总之,到了最后不管她怎么解释,那两个女生都一致认为沈遇冬是林知夏的男朋友。

  林知夏说他们两个只是青梅竹马,纯洁的青梅竹马,甚至互怼互掐。那两个女生就满眼放星星的说,你们这是相爱相杀。

  林知夏说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对对方没有任何非分之想,而且沈遇冬的大学第一个愿望就是交女朋友。那两个女生说,这是暗示赤裸裸的暗示。

  林知夏觉得自己实在无法和她们两个沟通,知道用不说话表示无声的反对,在她们眼里却是默认。

  林知夏这边收拾好了东西,沈遇冬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说要请她吃鸭腿。

  她在那两个女生暧昧的注视下,走出了宿舍。

  林知夏到的时候,沈遇冬已经买好了鸭腿。她兴奋的接过,问:“你找到哪有卖的啦?”

  沈遇冬顺手指了一下,林知夏就顺着他指的方向望了过去,原来大学门口对面就有卖的。

  9

  经历了慌慌乱乱、无人管的几天,终于迎来了军训。

  他们把军训想得很苦,想的特别难熬,可当军训真正到来的时候也就这么着了。

  林知夏和沈遇冬并没有报同一个专业,林知夏一直都很羡慕电视里那些站在法庭里侃侃而谈辩护的律师,所以她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律师的专业。沈遇冬因为爷爷奶奶都是死于病魔,所以直接选了医学。

  所以,他们俩尽管在同一个大学,但除了中午和晚上的休息时间一样之外,平常的时候几乎很少能碰面。

  军训的这一段时间也是大一新生最忙的一段时间,除了要军训之外,还要应付各种社团组织的报名面试。

  林知夏第一次上大学面对这些组织她也不懂,舍友报什么她就报什么。在经历了初始和面试之后,她留在了校学生会的组织部和系学生会的文艺部。

  在之后,她就觉得自己特别忙。仿佛永远都有会要开,可等所有人都到齐了之后,除了点名字,说一些有的没的话之外,又没有什么用。

  就这样,在不知道自己忙些什么的情况下整整忙了一个月,才终于把这段时间熬了过去。

  等她松懈下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一个月没有吃到鸭腿了。

  平常不想还好,这会儿想起来了就觉得浑身难受,全身都在叫嚣着要吃鸭腿。

  可林知夏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心想:太危险了,还是明天早起去买吧。

  当林知夏啃着鸭腿,看着沈遇冬和另外一个长得特别漂亮的女生,朝她走过来的时候,她才想起来,他们已经一个月没见了。

  一个月,整整一个月,他们从生下来到现在从来没有分离过这么长时间。

  林知夏这才意识到,自己看向他旁边的那个女生时,眼睛里充满了敌意。

  沈遇冬看到林知夏,露出了一副惊讶的表情,林知夏很不满的瞪了他一眼。

  沈遇冬像是没感觉出林知夏的不高兴一样,还热情的邀请她和他们两个一起吃午饭。

  林知夏特别郁闷的在心里想:果然是有异性没人性。

  她又恨恨地瞪了一眼沈遇冬,转身就走。鬼才要和他们一起吃饭,她才不要做这个亿千瓦的大灯泡。

  林知夏走了之后,沈遇冬才总算忍不住笑出了声,他身旁的女生也哈哈大笑。

  “沈遇冬,她绝对也喜欢你。”女生道。

  “以前不敢确定,今天多亏了有你,我才能确定。”沈遇冬道。

  这个女生是他舍友的女朋友,他们两个能一起出现的林知夏面前,这可就话长了。

  男生聚在一起总是熟悉的快。喝酒,打牌,玩游戏,全都过了一遍之后,也就成了好朋友。

  所以,在他们宿舍第一次喝得酩酊大醉的时候,沈遇冬就把自己这隐藏十几年的心思一箩筐的倒了出来。

  可谁都没想到,第二天酒醒的时候他什么都不记得了,可他的舍友却全都记得。

  所以,好室友小张就把这件事情告诉他的女朋友,接下来就有了这一幕。

  10

  沈遇冬也进了校学生会,只不过和林知夏不是同一个部门。除了进学生会之外,他还给自己报了两个社团,吉他社和滑板社,所以他也挺忙的。

  林知夏心里郁闷,又说不出来为什么会郁闷?难道就是因为沈遇冬谈了女朋友?还是因为他谈了女朋友,却没有第一时间告诉自己,不拿自己当好朋友。

  就算她心情郁闷的时候,校学生会突然派下来一个工作,需要临时召开例会。

  林知夏连忙扒拉了几口饭就赶去开会,同样在校学生会的沈遇冬自然也接到了消息。

  林知夏到了之后故意和沈遇冬坐的特别远,明显就是一副和对方怄气的样子。

  可这次的例会依旧是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堆没用的话,就散会了。等到例会结束,林知夏还是不明白这个会有开的必要吗?难道群里说不清楚吗?

  她虽然在生沈遇冬的气,但并不是想和他绝交。所以例会开完之后,她故意留在教室里不走。

  沈遇冬也是心有灵犀的坐在那儿,等所有人走完了,他才挪到了林知夏旁边。

  林知夏别扭的问道:“看来你上大学第一件要做的事已经完成了。”

  “啊?我怎么不知道已经完成了?”沈遇冬装傻。

  “装什么傻,今天中午跟你一起走的那个女生挺漂亮的,身材也不错。”林知夏道。

  “你说她呀,确实长得好看,身材也好。”沈遇冬就顺着她的话,故意道。

  林知夏声音提高了几分道:“沈遇冬,你也太不够意思了,你有女朋友都不跟我说一声,咱俩还是不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了?”

  沈遇冬这才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你以为她是我女朋友啊?”

  “难道不是吗?”林知夏问。

  “当然不是,她是我舍友的女朋友。今天原本是我和舍友一起出来买东西,路上碰见了她,我舍友在超市里面还没出来呢,我们两个就在外面聊了会儿。”沈遇冬道。

  “真的?”林知夏表示怀疑。

  “当然是真的,我要是有女朋友,我第一个时间跟你说,你会是第一个知道的。”沈遇冬道。

  林知夏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可是因为这件事,我今天中午的鸭腿都没吃完,你得赔我一个。”

  沈遇冬轻轻地拍了一下她伸出来的手:“行,我赔你两个。只不过你知道我有女朋友了,好像不是很高兴。”

  林知夏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点不像好朋友的朋友,她有点心惊,忍不住想:难道她喜欢沈遇冬?

  但她突然不敢确定了,于是打个岔就把这件事糊弄过去了。

  11

  这件事情过后,两个人又恢复成了平常的样子,关系并没有更进一步,还是和以前一样。

  沈遇冬的室友都开始为他着急了,而林知夏这边的室友已经开始为她出谋划策了。

  林知夏是个感情小白,所以她把自己误以为沈遇冬有女朋友时的感觉一一说了一遍。

  宿舍里的好友全都炸开了,一个个都嚷嚷着你绝对喜欢他,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一定要抓紧机会等等。

  被舍友这么一轰炸,林知夏瞬间感觉到了紧张感,仿佛下一秒沈遇冬就会被别人抢走。她特别紧张又好学的问:“那我该怎么做?”

  “表白呀!”扎着马尾的女生道:“你俩第一天入学时的互动我就看出来了,他绝对对你有意思,一定要抓紧机会趁机表白。”

  “不行,女生就算再喜欢也要矜持一点。暗示他,让他跟你表白。”中分长发的女生道。

  “不管怎样,不是你表白,就是让他跟你表白。”短发女生道。

  其他几个人纷纷点头。

  “而且这种事情,一定要有仪式感。你必须先画一个淡妆,再挑一件好看的小礼裙,最后配上一双不高不矮的高跟鞋。”中分长发的女生很有经验的道:“你现在就太素了,得好好收拾收拾。”

  林知夏被她们唬的一愣一愣的,觉得她们说的都好有道理。

  “诶诶...我刚刚查了一下黄历,这个周日宜婚嫁,你给他发消息,周日的时候约他出来。”扎着马尾的女生道。

  “哦哦。”林知夏愣愣的点着头。

  她跑到阳台给沈遇冬打了个电话,而此时沈遇冬宿舍也正闹腾着,每一个好哥们都在怂恿他表白,甚至为他掐指一算说这周日表白绝对能成。

  沈遇冬看到是林知夏的电话,赶忙跑到阳台上,因为刚才舍友的起哄,他心情有些激动。

  “沈遇冬,这周日出来陪我吃个饭呗。”林知夏道。

  “你怎么知道我这周日想请你吃饭?”沈遇冬生完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到底在说什么?

  “你要请我吃饭?”林知夏问。

  隔着阳台玻璃门,光明正大偷听的林知夏的舍友们一脸的激动。

  “啊,是是是,还有事儿要和你说。”沈遇冬道。

  “这么巧?”林知夏下意识的道。

  “什么这么巧?”沈遇冬问。

  “没什么,没什么,周日见面再说。”林知夏道。

  林知夏挂了电话回到宿舍,她的舍友比她还要激动,林知夏这个晚上有点失眠。

  12

  很快就到了周日,林知夏没有好看的小礼裙,也没有高跟鞋,更没用过化妆品。

  中分长发女生很大方的给她在自己衣橱里挑选了一件好看的裙子,给她配了双高跟鞋,又给她化了个精致的淡妆。

  林知夏对着镜子左照右照,总觉得有些别扭,就连走起路来都不舒服。

  可舍友纷纷夸她今天真美,于是她就莫名自信的穿着这一身出了宿舍。

  他们俩现在都还是学生,也没有去太好的餐厅吃饭,只是在学校对面的小餐馆。

  当林知夏来到约定的地方推开门进去的时候,沈遇冬的眼睛都直了。

  林知夏特别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今天好不好看,她们都说这样好看。”

  沈遇冬却突然轻笑了一下:“这种打扮不适合你。”

  林知夏脸上的笑瞬间就垮了。

  “不过确实好看,只不过平时的你更好看。”沈遇冬虽然是理科男,但却有文科男的浪漫,立马补充道。

  林知夏虽然还是有些闷闷的,但是比刚刚好受多了。

  他们两个人真的吃着饭,林知夏半途问道:“你不是说有事儿要跟我说吗?”

  沈遇冬从一开始就有些紧张,一提到这儿就更紧张了。

  “其实...其实我想说...”沈遇冬从旁边的椅子上拿出两个鸭腿,摆成一个心形的模样:“林知夏,我喜欢你。咱俩从小一起长大,我一直都挺喜欢你的,以前不确定,总认为这种喜欢是对妹妹的喜欢,后来高三你替别的女生给我送情书,我就特别难受。从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我对你是男女之间的喜欢,从来没把你当过妹妹。”

  林知夏还没来得及说话,沈遇冬又接着道:“跟你表白之前我也挺犹豫的,我怕被你拒绝了以后连朋友都没得做,不过看你上次那么生气,肯定是吃醋了,所以才确定你估计也喜欢我,所以我才敢来表白的。”

  林知夏刚想开口又被沈遇冬抢了话:“林知夏,那个时候在天台上我说的话,其实就是说给你听的。我就是想上了大学就跟你告白,让你做我女朋友。”

  林知夏瞅准时机立马打断了他的话:“你能不能让我说句话?”

  沈遇冬这才停下了嘴。

  “我也喜欢你。”林知夏含混不清的道。

  “你说什么?”沈遇冬问。

  林知夏一把夺过他手里的鸭腿,声音提高了几分:“我也喜欢你。”

  餐馆里的人都朝他们望过来,林知夏不好意思的低下了脑袋,很是懊恼,自己干嘛声音这么大?

  沈遇冬则是毫不在乎的,喜笑颜开。

  就这样,他们两个在一起了。

  林知夏和沈遇冬的舍友们纷纷表示,普天同庆啊!

  13

  他们俩虽然谈了恋爱,但相处模式还是和以前差不多。除了现在能做情侣做的事情之外,平常说话打闹照样不误。看起来要比其他情侣更加甜蜜合拍几分。

  这天,林知夏晚上十一点多刷到吃播视频,于是口水就忍不住了,她太想吃鸭腿了。

  鉴于宿舍里的人还都没睡觉在刷手机,于是她就给沈遇冬打了个电话,把自己想吃鸭腿的心情夸张了一百倍。

  就在她第无数次念叨着鸭腿的肉质是多么的嫩,多么香的时候。

  沈遇冬突然在听筒那边道:“林知夏,十分钟之内从宿舍出来,要不然我就把鸭腿毁尸灭迹了。”

  林知夏听到这话‘腾’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来,对着宿舍里的好姐妹道:“沈遇冬居然来给我送鸭腿了!”

  “哇...”宿舍里一片骚动。

  林知夏赶忙穿好鞋,套上外套,就往楼底下跑。又跟舍管阿姨软磨硬泡了好一会儿,才从宿舍楼走出来。

  沈遇冬正站在树底下,提着个袋子,手机屏幕还亮着,是他们两个通话的页面。

  “林知夏,你真是一天不吃就嘴痒痒。”沈遇冬道。

  林知夏却一把扑进了他的怀里:“沈遇冬,你怎么那么傻,大晚上的还跑出去买这个。”

  “那我能有什么办法?谁让我家小傻子想吃。”沈遇冬道。

  林知夏感动的接过他手里的鸭腿:“沈遇冬,你就是我的鸭腿。”

  “你是说,我被吃完就能扔了?”沈遇冬问。

  “怎么会?才不是?”林知夏道:“你是我永远都吃不够的。”

  他们俩还在这儿腻腻歪歪,舍管阿姨看不下去了:“诶,白天没腻歪够啊,晚上还腻歪,快回去睡觉了,我都困了。”

  林知夏不好意思的捶了他一下:“沈遇冬,这个假期回去带你见家长。”

  “我不是天天都能见到家长吗?”沈遇冬道。

  “哎呀,这不一样。”林知夏道。

  “好,我懂了,你快回去吧。”沈遇冬看着林知夏进了宿舍楼,这才离开。

  14

  但是一转眼就到了,他们的大学生涯马上就要过去了。

  沈遇冬和林知夏都决定要考研究生, 沈遇冬又定了一个林知夏很难达到的目标。

  林知夏拿出了比高考时还要认真拼命的劲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哭了不知道多少次,终于和沈遇冬考上了同一所大学的研究生。

  读研期间,他们两个领了证,办了婚礼。婚礼是户外婚礼,在草坪上,格外浪漫。

  而且应林知夏和沈遇冬的特殊要求,每桌宴席上都多了一道菜,那就是鸭腿儿。

  林知夏是这么说的:鸭腿和沈遇冬参与了她一生当中最重要的几个时刻,不管是高考、表白还是读研,都少不了鸭腿和沈遇冬的身影,所以结婚这种大事自然也要有鸭腿参与。

  沈遇冬很是无奈,但一想到林知夏说:你就像是我百吃不厌的鸭腿,他也就妥协了。

  就这样,鸭腿和沈遇冬参与了林知夏的一生。

  你就是我的鸭腿,百吃不厌的那种。

  ……

  温婉晴天有话说
  文章来源于每天读故事,非原创,喜欢的可以点个赞。

  (完)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3 条评论
丧茶2020-06-14 15:42回复
[//@温婉晴天]😝😝
温婉晴天2020-06-14 12:27回复
[//@温何]谢谢评论。😊
丧茶2020-06-13 23:53回复
🌷推荐阅读!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