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喜欢你像活性炭

发表时间:2020-06-04用户:温婉晴天阅读:557
  文/唐心儿

  1

  托颜亦辰的福,我堂堂化工系系花儿周小熊,第三次因为他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儿。

  第一次是跟他在一起。第二次是跟他分手。而这次,他竟然和我分手才一周,就有了新欢!

  大家都说,虽然是周小熊先提的分手,但最后被甩的,倒更像是周小熊了。

  那天颜亦辰明目张胆地,带了同系其他班的一个女生来上课了,下了课又一起去了食堂,而且还是二楼的小食堂!

  他从来只吃一楼的大众食堂,理由是因为那里便宜。哪怕我曾经无数次约他去有空调有饮料的小食堂,他都无情地拒绝了。

  “我请你啊!”我说。

  “不用,你要是想吃,自己去不就好了?”他每次都这么拒绝我。

  我以为颜亦辰这四年都不会上二楼的,可刚分手,他竟然就带了另外的女生去!

  他们刚买完饭坐下,我就大步冲上前,挨着颜亦辰便坐下了。

  他只是扭头瞅了我一眼,就没再理我了,还顺手把面前的一杯饮料递给了他对面的那个小妖精。

  我瞪着自己那双24K纯金双眼皮大牛眼,恶狠狠地盯着那杯饮料,心里快气炸了——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他连一瓶矿泉水都没请过我呢!

  就连我生日,他也只是送了我一根试管,里面装着黑不溜秋的粉末。

  那是他的实验成果——活性炭!

  你妹啊,你是在说我像炭一样黑吗?

  我越想越气,抢在那小妖精前面,抓起那瓶饮料仰头咕咚咕咚喝了个精光,又冲颜亦辰打了个巨响无比的嗝儿,“咣”的一下把瓶子拍在桌上,潇洒地起身走了。

  可是当天晚上我就怂了,明明刚把他拉黑没多久,又忍不住在微信添加好友的搜索栏里输入了他的手机号,发送了好友请求。

  直到晚上九点,他还没同意。

  我改发了短信,“你交新女朋友了吗?”

  颜亦辰又没回。

  我接着发,“你喜欢她吗?”

  他又……又没回。

  我锲而不舍,又发,“我在你楼下。”

  是的,我已经控制不住我这急躁的小脾气,一路狂跑到了他宿舍楼下。

  虽然颜亦辰又……又……又没回。但不一会儿,就见他下来了。

  “给你,同款饮料。”我伸手递给他,“晚饭的时候,对不起……”

  “没关系。”那家伙语气平淡,却也没接过去。

  我伸了一会儿,见他不接,便直接塞到了他怀里,问道:“那个人是你新欢?”

  “不是。”

  我心里长舒一口气,没忍住地咧了咧嘴。

  “还有事吗?”他问我。

  “没了。”我拨浪鼓似的摇了摇头。

  “那我上去了。”他转身就要走。

  临进宿舍大门时,我叫住了他,“至少,你不许这么快喜欢上别人。”

  颜亦辰一愣,转身看向我,眸子突然颤了颤。

  “嗯。”他应道。

  我猜那天晚上,在学校的某一条小道上,很多人看到了我一蹦一跳,宛若智障。

  2

  我虽说学习不好,但还是在系里蛮出名儿的。

  原因,唔……是因为……

  我曾经因为用违规电器煮东西,结果烧了整栋宿舍楼的电路,我还在全校的大胃王比赛上得过冠军等等。

  这些出名的方式,我自己说出来,还真有点不好意思。

  没人能想到,傻缺似的我会和同班的佛系学霸颜亦辰在一起,而且还是我自不量力,主动表的白。

  可我没想到的是,颜亦辰竟然也没推脱,答应了。

  消息一出,心碎无数。当然,都是为颜亦辰心碎的。

  我三天两头作妖蛾子,颜亦辰偏偏千篇一律。

  我号称接地气的富二代,颜亦辰要靠兼职才能活下来。

  我每天咋咋呼呼,颜亦辰万年佛系。

  两个人看起来一点也不搭,于是有人打赌——看吧,不出三个月肯定分手。

  结果一语成谶,在第三个月的最后一天,我们真的分手了,我提的。

  分手的原因,不是因为我突然良心发现自己拖了他的后腿,也不是颜亦辰嫌弃我智商有缺陷,而是在颜亦辰心里,有学习有实验有活动有兼职,唯独没有我周小熊!

  我一气之下提了分手,可他竟然只是淡淡地回了句,“哦,好。”

  “哦,好?”我快气炸了,他竟然一点都不挽留!我只是一时的气话啊,这下覆水难收了……

  3

  第二天,那女生没有再出现在颜亦辰身边,这让我轻轻舒了口气。

  我拿起自己的书包就坐在了他旁边,颜亦辰只是愣了愣,没有拒绝。

  这节课看向我们的目光比昨天还多,毕竟哪怕是还没分的时候,我和他都是各自坐在教室不同的地方听课。

  为啥?因为他总坐在第一排,而我对老师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恐惧感,所以次次坐最后。

  下课后,我紧紧跟在颜亦辰身后,去了一楼大食堂。

  吃饭的时候终于没忍住,问他,“昨天……你为什么和她去二楼吃?”

  颜亦辰夹着一口菜说:“还人情。”

  “什么人情?”

  “你不用知道。”

  “那她为什么来咱们班听课?”我不依不饶。

  “她生病落了一节课,刚好我们班还没讲,就来听了。”

  “那今天为什么没来?”

  颜亦辰似是有些不耐烦了,“啪”地放下筷子。

  而我在他一脸无奈中恍然大悟,“哦哦,她不用补课了,已经补回来了……”

  我嬉皮笑脸地把筷子双手奉上,对他说:“请……请……”

  虽然颜亦辰一如既往地沉默着,但一整顿饭的时间里,我还是抑制不住的开心和激动。

  4

  后来我自己骑车去浪的时候,为了躲避一辆突然出现的电动车,被路边的灌木划到了。

  我在校医院包扎好后,没有告诉有难同当的塑料室友,而是只告诉了颜亦辰。

  我是这样说的,“我受伤了,好疼,救命啊……”

  正在实验室里颜亦辰,接到我的电话后,不一会儿就到了。

  结果他一推开病房门,就看见了我只贴着一块并不大的纱布,正捧着手机大喊:“下路下路,快保护我方水晶啊!”

  一向没脾气的他,几步冲到了我面前,夺过了我手里发烫的手机,长按了关机键。

  我双手抱头,“完了完了,挂机肯定会被举报的……”

  然而当我看到颜亦辰那快要喷出火的眼神时,一下子就闭上了自己的狗嘴。

  “这玩笑好玩吗?你不是快死了吗?”

  “我……腿疼,走不了,没法去买饭吃,快饿死了,救命……”

  呵,连我自己都觉得,这理由真粗糙。

  “医生说,我的腿不能再骑自行车了。”我的语气渐渐沉下来。

  颜亦辰的眉头突然皱起来,刚想凑近看伤口的情况,就听旁边的小护士笑了起来,“美女,你这腿别说骑自行车了,骑火箭都行!”

  他听罢又想发火,可对着我这张楚楚可怜、如花似玉的脸庞,终究没生起气来。

  5

  颜亦辰虽然嘴上说:“又不是折了一条腿,自己不会走?”

  但因为我一直吵着疼,他最后便背起我,带我去了街边的馄饨店。

  所谓风卷残云,所谓下筷如有神,待我吃饱喝足后,又爬上了他的背。

  “早知道就该饿着你,吃这么多,沉得我都撑不住了!”颜亦辰开始微微地喘起气来。

  “你的良心不会痛吗?”我委屈巴巴地问他。

  “我现在身体比良心更痛。”他说完还掐了我的小腿一下!

  “嗷!掐坏了你养我一辈子啊!”我吼道。

  他没有再掐,也没再说话。

  学校里虽然有规定,允许男生可以进女寝,但颜亦辰是第一次进来。

  大家那灼灼的目光仿佛太白金星的炼丹炉,晃得我快化成灰了。

  但我还是一脸灿烂,根本不像受了伤的病号。宣示主权似的,我的手臂紧紧抱着颜亦辰的脖颈。

  “哎呦!”他放我坐在床边的时候,被我故意借力拉了一下。

  颜亦辰根本没防备,结结实实地扑在了我身上。

  还没等我害羞,他就反射似的站了起来,脸一直红到了耳根,拿眼睛恶狠狠地瞪着我。

  虽然是在一起过,可完全是名义上的好吗?两个人连手都没牵过!

  大家也是因为从没见过我们任何亲密的举动,才断定我们很快会分手的吧?

  “你干吗?”他有点恼了。

  “耍流氓。”我回道。

  颜亦辰听我说完,气鼓鼓地、头也不回地走了。

  第二天,颜亦辰和周小熊复合的消息已经在系里传遍了。

  颜亦辰第一次主动约了我。

  一见面,他就开门见山,“你给我说清楚,到底什么意思?”

  “说清楚什么?”我问。

  “你不是要分手吗?现在又在干什么?”他眉头微拧,“玩暧昧?你大可以找其他男生。我没那么多闲工夫陪你。”

  “没有玩暧昧。”一向没个正经的我,突然一脸认真。

  “那你为什么总……”他还没说完,就被我打断了。

  我踮脚凑近他的耳边,说:“我在重新追你。”

  看得出颜亦辰那一瞬间想拒绝,却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喉咙,最终选了沉默。

  而这一阵沉默,落在我眼底,便是允诺。

  6

  三个月前。

  “如果你还没有女朋友,我来做行不行?”

  半夜十二点,我给颜亦辰发了一条短信。

  本来没抱希望的,没想到第二天一早,我一睁眼便看到了他的信息。

  手机屏幕上,赫然出现了两个字“可以”。

  我和他在一起的消息不胫而走,突然,颜亦辰除了“年级第一”的身份外,又多了一个“年级倒一的男朋友”。

  在一起第一天,我约他去食堂吃饭。可是我往二楼迈了很多台阶后,才发现他停在了楼梯口。

  于是我又返下去,问:“怎么不走了?”

  “我去一楼。”他说。

  “可一楼连空调都没有,去二楼吧。”我不想让步,因为一楼环境不好。

  颜亦辰没有一丝让步的意思,说:“二楼太贵了。”

  “我请你。”我没过大脑地便说出这句话,却不知它落进他的心底,会带着伤人的刺。

  “不用,你要是想吃,自己去不就好了?”他拒绝了。

  我没料到他这样说,突然愣住了,但最后还是选择妥协,跟着颜亦辰去了一楼吃饭。

  那是我第一次来这里吃,但菜的味道比想象得好很多。

  后来好多次,每当我约颜亦辰一起吃饭的时候,他都以各种理由推脱。有时候是不舒服,有时候是和室友约,还有时候是兼职,当然,最多的时候是做实验。

  害得我被同学笑,“你看,我就说颜亦辰那么佛系,根本不会对你上心的。”

  我哼了一声,说:“你怎么知道他不上心?我可是只发了一条短信,他就答应了!”

  7

  在一起一周后,我们的关系仍旧在原地踏着步。

  “看电影去吗?”

  “忙。”

  “吃冰激凌去吗?”

  “忙。”

  “陪我出去走走好吗?”

  “忙。”

  似乎在我们的短信记录里,颜亦辰说得最多的就是“忙”。

  “明天我生日。”

  “那祝你明天生日快乐。”

  他的语气依旧淡淡的,没有一丁点儿波动。

  生日当天,我从颜亦辰手里接过装着活性炭的小试管。

  然后他竟然什么也没说,直接就走了!

  我又被晾了一周,心态都快要爆炸啦!

  性冷淡?冷暴力?我被打入冷宫了?

  于是就像当时提出在一起一样,我气鼓鼓地发了短信给他。

  “分手吧。”

  而他也像答应我时那样平静,回了句。

  “哦,好。”

  8

  那便是我们在一起时的过往了。

  我的腿没过多久便痊愈了,自那以后,便化身成了颜亦辰的小尾巴。每当颜亦辰要出去,我总会问出一连串的问题——

  “你要出去?”

  “去哪里?”

  “和谁?”

  “去干什么?”

  “什么时候回?”

  “还回来吗?”

  颜亦辰有些无奈,却总是在一一回答我后,嘴角不自觉地扬起来。

  有一次和颜亦辰约在食堂门口见,等了半天还没等到,就发了一条信息,“你在哪儿?”

  他回,“你是狗吗?”

  我愣了一会儿,以为他在说我黏人,便回了句,“汪。”

  后来才知道,颜亦辰当时正抱着书疾步走着,收到短信的时候已经快到了。怕我等得着急,便单手飞地答道:“你正后面。”

  结果没注意,把“你正后面”四个字打成了“你是狗吗”。

  当颜亦辰看到这两条消息的时候,突然就笑了。我转身的时候,刚好看到一向淡定的他,正捂着肚子弯着腰,书在脚边落了一地。

  那流转着的微妙气氛,足以把我的整颗心都融掉了。

  吃饭的时候说起来这个乌龙,颜亦辰还是笑得收不住。

  我坐在对面,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半天后说道:“你这样笑,是会后悔的。”

  可他还是笑个不停。

  于是我嘴角划过一丝坏笑,突然站了起来,隔着桌子吻住了他。

  颜亦辰的嘴唇很柔软,又带着丝丝的温热。时间在那刻仿佛静止了,尽管身边人来又人往,嘈杂又喧嚣,可一切终究都抵不过那一声声怦怦的心跳。

  那个吻,因着颜亦辰的回应,温柔又绵长。

  9

  周小熊和颜亦辰在食堂当众接吻了,这在系里又掀起一阵不小的风。

  颜亦辰在众目睽睽下握着我的手,大步流星地进了教室。尽管各种考试和课程作业迫在眉睫,可依旧熄不灭大家熊熊燃烧的八卦之心。

  破天荒的,他随我坐在了最后一排。

  刚开始上课,老师便一眼看到了颜亦辰,问道:“颜亦辰,你不舒服吗?为什么坐在后边?”

  说起来,颜亦辰自从大学以来,本来就顶着学霸的光环,又一直坐在整个教室的最前面。只有今天一天不比往常,自然勾起了教授的好奇心。

  “老师,他和女朋友坐在一起呢!”有人起哄道。

  “哦……”老师笑着拖长了腔调,又问,“谁这么幸运?”

  我忽地站了起来,有些高傲地仰着头,“我!”

  “这位同学,不是很眼熟啊……”

  好尴尬……

  毕竟我这个渣渣,连课都没上过几次,老师怎么会对我有印象?

  “我叫周小熊,老师。”我报出自己的大名。

  老师恍然大悟,“就是你烧了整个宿舍楼电路?”

  “就是她,就是她!”没等我开口,班里的同学就替我回答了。

  “那你们俩的性格,还真是……挺互补的哈!”老师调侃道。

  “可不啊,颜亦辰会的,周小熊都不会,互补得很啊!”不知谁突然喊了这一句。

  我一个眼神狠狠地瞪了过去,却在目光停在颜亦辰身上的时候,不由地开始发慌。

  10

  不久后,颜亦辰终究知道了所有事情。

  系里就这么点人,我当初一时兴起跟同学说过的话,传来传去,就进了他的耳朵里——

  “我就说啊,周小熊怎么会突然表白?”

  “原来是为了实验和论文啊!”

  “的确啊,如果不是情侣的话,按颜亦辰的性格是不会轻易帮其他人的。”

  “如果追到颜亦辰,就能让他帮自己顺利毕业了,周小熊可真鬼!”

  “这种点子都能想到,真的是很周小熊了。”

  “……”

  之后的三天,颜亦辰一直没理我,他沉默了三天,失踪了三天,第四天一早,给我发了封邮件。附件里,是这学期所有的实验报告和课程论文。

  正文部分,他用宋体五号黑字写着,“分手吧,你想要的,都在这里了。”

  我哭着秒回了邮件,“你在哪里?你听我解释!”

  “宿舍。”

  五分钟后,我“砰”的一声打开了颜亦辰的宿舍门。

  没等他开口,我就扑进了他怀里,费了好大的力气抱住他。

  他的心跳很快,甚至有些震耳,扰得我心尖儿有些疼。

  “你别说话,听我说。”我先发制人。

  “我承认,一开始跟你表白,确实是因为我想让你帮我做实验写论文。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总是想着你。

  “我越来越注意你,想找你,可你一直疏远我,拒绝我,不理我,让我觉得好失落。看着你一条又一条的‘忙’,我难过又生气,所以一气之下说了分手。

  “但是看到你和其他女生在一起上课,一起去了二楼食堂,还请她喝饮料,我就气不打一处来。你都没和我一起去二楼吃过饭,你也没请我喝过饮料!

  “那天晚上你答应我不会这么快喜欢上别人,我竟然开心得一蹦一跳的。那时候我就决定,要好好地追你,好好地和你在一起。

  “颜亦辰,对不起,不要生气了好吗?”

  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他沉默了很久。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请那个女生吃饭吗?”他的声音突然在我的头顶响起来。

  我拼命地摇了摇头,“我不在乎了,早就不想知道了。我只要你现在原谅我,好不好?”

  颜亦辰突然把脑袋埋进了我的颈窝,手臂环住了我的身子,说道:“因为给你提取活性炭的时候,咱们班实验室爆满,就找她借了下实验室。”

  他顿了顿,继续道:“我只是在还人情。”

  我的眼泪突然不听使唤地落了下来,抱他抱得更紧。

  他用手掌轻轻地揉了揉我的脑袋,说:“周小熊,真是拿你没辙了。”

  11

  后来我才知道,颜亦辰的感情,竟然先于我。

  大一开学,我和他同时被选入仪仗队。

  休息的空当,我抱来了自己的吉他,而他则随机被教官叫上去配合我。

  所谓的配合,最后不过是像一根柱子似的站在我身旁,尴尬又慌张地听我弹唱罢了。

  他说:“我从小哪里有时间和资本搞文艺?我只能在那里傻乎乎地站着。”

  我弹唱完,冲他调皮地一笑。他说那一刻,他突然感到了从未有过的自卑,因为在我身边,自己显得无趣又笨拙。

  后来我干了无数件蠢事,他都在听到我的乌龙时不由地笑出声来,嘲笑着我的同时却又忍不住多关注我。

  “那我是你的小冤家还是你的小心肝啊?”我用食指勾起他的下巴,邪魅地问他。

  “你是三氧化锇。”他说。

  “三……三氧化锇……是什么鬼?”我无语凝咽。

  他伸手揉乱了我的头发,开口:“你是蛊惑我的挥发性毒药,固体三氧化锇。”

  他的话轻飘飘的,像羽毛一样落在我心上,却在着地的那一刻,带给了我沉甸甸的温暖。

  “哎,多读点书吧你。”

  颜亦辰的语气像极了恨铁不成钢的家长,一脸宠溺又一脸无奈。

  我在他嘴唇上轻啄一下,立马离开,却没逃多远就被他了拉回来。

  “干了坏事想逃跑?”他说:“你招惹我的时候就该知道,要有代价的。”

  四目相对,近在咫尺,我被他覆住了唇,紧紧地抱着。

  我的理工男变了。

  “跟你学的。”他说。

  12

  真正在一起后,他依旧忙得连轴转。我也在爱情的力量下,开始学习了。

  自习时我去了趟厕所,洗手时遇到了来蹭课的那个女生。

  气氛有点尴尬。

  还没等我想好到底要不要打招呼,她就开口了,“真羡慕你有个这么浪漫还这么用心的男朋友。”

  “浪漫?用心?”她嘴里的颜亦辰,竟和我印象里的颜亦辰无法重合。

  她笑笑,“你知道活性炭的提取需要很长时间的,半个多月里,他每天都要看很多次反应的进度,就怕你生日的时候来不及送你。”

  我有点愣,听她继续说:“你知道他为什么送你活性炭吗?”

  “为什么?”

  “那你该去问他。”她笑笑便走了。

  我冲回自习室,把他拉进楼道里问:“颜亦辰,你能告诉我,当时你送我那管活性炭是什么意思吗?”

  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反应时间长、纯度高、市面价值和黄金一样、一万年也不变质。”

  我突然没忍住,眼眶忽地湿了。

  学渣和学霸的脑回路之间,恐怕差得不只是九曲十八弯。原来他在说,他对我的感情,就像活性炭一样。暗恋的时间很长,纯洁得不掺一点杂质,也永远不会过期。

  他拿着5.2184克纯度92.8%的活性炭告诉我,5.2184——我爱你一辈子。

  13

  再后来,我又知道了一些事情。

  当初我毫无征兆地告了白,颜亦辰一晚没睡着觉。

  这些是他室友告诉我的。

  三个男生围着我叽里呱啦地说:“那天还以为颜亦辰家里遇到了什么事,结果后来知道,你们在一起了。我们打赌,你们俩迟早分。因为你和他之间,根本没有任何交集啊!但是,你跟他分手那天,颜亦辰破天荒的夜不归宿了。”

  “你猜他去了哪里?”一个室友问我。

  “哪里?”我不知道。

  “在你宿舍楼下坐了一夜。”他继续说,“我第二天一早去跑步,路过你宿舍楼的时候,瞥见他正坐在路沿上,那个样子别提多落寞了……”

  我只觉得自己亏欠了他太多,拔腿便跑去了实验室找他。

  他正穿着白大褂,拿着本子记录着恒温水浴的温度。见我过来,突然就笑了。

  但我看到他笑,突然就哭了。

  颜亦辰赶忙上前给我擦了擦眼泪,问:“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我使劲摇摇头,扑进他怀里,一个劲地重复着说:“对不起,对不起……”

  颜亦辰从来没有像那天一样对我敞开心扉,我也从来不知道这个佛系的理工男生,心里有这么多戏码。

  他不是不想和我一起压马路,逛街,看电影,只是他的时间太紧了,学习、兼职、实验……

  提取活性炭的药品原料,竟然是他用每天加班攒下来的钱买的。

  “你以为学校那么好,会让你随便拿药品吗?”

  我“噗嗤”一声笑了,不小心在他面前冒了个大大的鼻涕泡儿。

  他抬手帮我擦了擦,笑着摇了摇头,“你啊……”

  我突然就读懂了颜亦辰的内敛和小心翼翼,原来理工科的男生不是不懂感情,只是哪怕他的内心再汹涌澎湃,也不会很好地表达出来。

  有人说:“当另一半和自己在感情里付出的一样多时,这辈子便值了。”

  那么我想,我可能是赚了。

  遇见颜亦辰的那一年,那支试管里的活性炭,倾了我心里的整座城。

  ……

  温婉晴天有话说
  文章来源于每天读故事,非原创,喜欢本文的朋友可以留下来你们的评论。

  (完)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4 条评论
温婉晴天2020-06-14 12:26回复
[//@温何]其实不是我自己的原创作品。
温婉晴天2020-06-14 12:26回复
[//@温何]谢谢!
丧茶2020-06-13 23:52回复
🌷推荐阅读!
丧茶2020-06-13 23:51回复
不管文本了,就喜欢作者大大写的😛~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