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花落人间之木槿

发表时间:2020-06-07用户:温婉晴天阅读:506
  木槿花花语:温柔的坚持。
  ———————————————————
  序幕
  又是一个寂静的夜,潘木槿早已经习惯了独守空房,习惯了自己的夫君对自己的冷淡,看着窗前的一轮明月,不禁回想起来自己当初硬嫁到北寒王府的情景。
  没错,在慕天王朝,有四个异姓王:东骏王君惊澜、南阳王杨梓宸、西齐王祁洌岩、北寒王楚少卿。
  传闻,这四个异姓王的实力都不可小嘘,其中以北寒王最深不可测,其次则是东骏王君惊澜。
  为了防止这四个异姓王叛乱,皇帝慕宇打算各塞给他们一个王妃,而自己则是被皇帝赐给了北寒王楚少卿。
  虽然之前没有见过北寒王,但北寒王的传闻她早已听说过。
  传闻北寒王风度翩翩、英姿飒爽,对自己封地的子民都是十分关照;
  传闻北寒王早已有心仪之人,曾经为博红颜一笑,携手与她并看朝阳,两人之间情深似海,为此不惜一切都要与对方在一起,原以为两人会白头到老,只可惜红颜薄命。
  传闻,自从心爱之人离自己而去之后,北寒王就变得冷酷无情,对敌人毫不留情,忤逆他者,他会让对方生不如死。
  ……
  总之,潘木槿听说了太多关于北寒王楚少卿的传闻,但她还是在两人第一次见面之时对他产生了好感,以至于她想用真心给他带去温暖,让他为自己敞开心扉。
  只可惜,楚少卿一直都不为所动,潘木槿的一举一动在他心目中毫无意义。
  初到北寒王府,在新婚之夜掀开她的盖头后,他立刻就对她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
  “潘木槿,本王早已有心仪之人,哪怕你就是再美若天仙,也最好别做白日梦,我这辈子都不会看上你!”
  当时潘木槿一听这话还是很意外的,不过她不相信自己用真心换不来真心,于是忍不住挑衅了他的王爷尊严。
  “王爷,我知道你有心仪之人,你不用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我,只不过世事无绝对,现在我可以肯定的说,我看上你了!咱们呢,走着瞧。我会做好一个王妃的本分,更会做好一个妻子的本分。”
  潘木槿温柔的看着眼前俊美如同妖孽般的男子,视线不曾离开他身上半刻。
  “相信我,你这个王妃做不了多久,别以为北寒王府就是那么好进的。”
  “那就让我看看王爷的能力,同时我也会让王爷看到我的魅力。王爷,您走好,木槿随时等着您大驾光临。”
  也正是这一句话,气的楚少卿拂袖而去。之后北寒王府不似从前那般,从潘木槿到来之后,倒是给王府带来了欢乐。
  1
  潘木槿听说,要想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用自己的实力去征服他,于是她想到了自己还在丞相府的时候,丞相爹爹最喜欢吃自己做的食物了。于是她时不时地去王府的灶房下厨,时不时地做些食午出来,让王府的下人品尝。
  王府的下人虽然心里感觉王妃做的食物却是算得上美味,可他们也不敢背弃自家王爷,于是表面上都不怎么搭理这位王妃,对她冷冷淡淡的。
  潘木槿为此很是伤感,想不到这北寒王府的每一个人都是那么的冷漠,她想她要追到帅气夫君,估计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不过虽然下人都说,她做的食物不好吃,可她还是亲自把自己做的那道糖醋鱼端到了楚少卿面前。
  “王爷,你今天有口福了,请尝尝臣妾特意给你做的糖醋鱼!”
  “本王不喜欢吃鱼,给我端走。”
  说完之后,楚少卿垂着头在接着批改封地臣民给他的奏折。
  潘木槿依然站在原地,因此糖醋鱼的香味依然围绕在楚少卿的周围,于是楚少卿忍不住蹙了眉头。
  “潘木槿,需要本王说第二遍吗?马上给我离开,本王不想看到你!”
  “妾身可以离开,前提是王爷你先吃了我的糖醋鱼……”
  潘木槿还在碎碎念,楚少卿实在忍受不了她的聒噪,于是忍不住站了起来,用手掀了她端来的糖醋鱼。
  鱼汤洒了一地,潘木槿眼睛红了,接着伤感的跑了出去。
  两人第一次交锋,潘木槿狼狈不堪,落寞的回到寝居,在床上哇哇哭了。
  但是当她第二天面对楚少卿的时候,依然是一脸的温柔,笑容满面。她坚信,他总有一天会对她敞开心扉。
  2
  北寒王妃不入北寒王的眼,这消息很快就传遍四方,就连潘木槿的老爹潘丞相都在一个月后知道了,虽然后悔把自己的宝贝女儿嫁那么远,可他也无能为力,几乎帮不上忙,圣上的旨意岂能儿戏,岂能随意更改,而且女子被夫家休弃后又该如何面对众人。
  无奈,潘丞相和丞相夫人只能去月老庙替女儿求求情,希望月老在暗中帮忙他的宝贝女儿以及北寒王两人牵一牵红线,还有迫切希望九重天真会有神仙,而且那些所谓的神仙都能帮上忙。
  “月老在上,我们夫妻今日特地前来替我们的宝贝女儿潘木槿求求姻缘,希望您能在暗中牵个红线,帮忙撮合撮合她与她的夫君。还有各路神仙,也请你们帮帮忙,若我们小女能够与她夫君情意绵绵,在人间厮守一生一世,我们夫妻俩感激不尽,一定给您供奉更多的香火……”
  说完之后,两夫妻还虔诚的对着月老的金身叩了三个响头。
  九重天上的月老似乎有所感应,拉着他的徒弟姻缘神君,拿出了姻缘簿翻一翻,可怎么也找不到潘木槿与楚少卿两人的履历。
  “徒儿,为师翻遍了姻缘簿,也没找到这个名叫潘木槿的生平履历,想来这个女子不简单,还有那个楚少卿,也一定不是泛泛之辈。那你说说,这忙咱们是帮还是不帮啊!……”
  姻缘神君也皱了皱眉头,最后还是开口。
  “师傅,在徒儿看来,感情的事情还是顺其自然吧!毕竟强扭的瓜不甜,有缘的话他们两人自然会走到一起。……”
  月老摸了摸胡子,觉得自家爱徒说的话非常的有道理,于是打算还是让他们自己处理感情的问题,这忙他不帮了。
  姻缘神君没有回话,只是默默地在脑海中回忆。虽然师傅不知道这潘木槿以及楚少卿是谁,不过他自然是知道的。
  这潘木槿自然是天后娘娘的百朵爱花之一的木槿仙子,而这楚少卿则是九重天四殿下,名唤潼卿。
  九重天并不适合谈情说爱,可木槿仙子还是对英俊潇洒的四殿下一见钟情,而外冷内热的四殿下也在木槿仙子死缠烂打下对她动了心。
  天君知道后十分恼怒,即使天后百般求情,木槿仙子和潼卿殿下还是被贬下了凡间。
  此时此刻,两人正在历经情劫,若两人被贬下凡间后依然能够相爱相守,那么九重天便不再反对两人谈情说爱,反之两人生生世世都不能与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
  姻缘神君还记得,潼卿殿下和木槿仙子在贬下凡间之前,对彼此说的最后一句话。
  “即使贬下凡间,我相信来生你也一定会爱上我。”
  “即使贬下凡间,我相信来生你也一定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紧接着互相看了对方一眼,没想到如今的楚少卿和潘木槿,而且还在人间结为了夫妻,天君知道了,怕是会更生气了。
  有天君的命令在前,谁敢去帮助如今正在人世间历经情劫的潼卿殿下和木槿仙子。
  所以,姻缘神君自然是坐在一旁看戏了,哪怕潘丞相以及其夫人拜求的多么诚恳,他也不敢为潼卿殿下和木槿仙子得罪天君。
  师傅不记得天君发怒时说的,他可还清清楚楚的记得呢!
  “众位仙家谁敢擅自去帮助我那叛逆的孙儿潼卿和天后底下的爱花木槿,帮助他们顺利度过情劫,被朕发现了,一律送上诛仙台。”
  为这句话,他只好对不起潼卿殿下了,相比较凡间而言,他还是喜欢九重天,习惯在九重天,哪怕潼卿殿下曾经在九重天上对他十分关照。
  3
  潘木槿一招不行,又使出了第二招,色诱。只要能把楚少卿给追到手,她也不管什么脸面和节操了。
  知道楚少卿冷酷易怒,可潘木槿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他的底线,趁着楚少卿沐浴之时,跑到他的寝居,堂而皇之的偷看他沐浴,甚至蒙住他的双眼。
  “猜猜我是谁?”
  潘木槿这不要脸的行为,终于彻底激怒了楚少卿,在第二天楚少卿就把她给禁足在了她的寝居,而且还派手下的侍卫盯着潘木槿,如果她成功出来了,在王府里或者王府外闹事,就拿他们的命去换。
  这一禁足就是一个月,虽然有些不自在,可潘木槿从小被自家丞相爹爹宠坏了,正门出不去,难道还想不到其他的损招?反正小时候学过功夫,窜上王府的舞动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被禁足第一天,潘木槿趁着侍卫打迷糊眼的瞬间偷偷来到楚少卿的书房,在他的书桌上拿了一张纸和一支笔,画上一个太阳,还写了一段挑衅的话。
  “亲爱的王爷,感谢你的收留,被禁足这天我过得真轻松,不过有一点不好,就是太想王爷了,王爷你什么时候来木槿居看我呢?我好歹也是沉鱼落雁,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儿,应该不比你心中想着的那个落枫差吧!……”
  当楚少卿看到这段话的时候脸色铁青,吧纸揉了揉一把扔了出书房。
  ……
  被禁足的第二天,潘木槿又写了封信,趁着楚少卿休息时,偷偷把信藏在他的衣服里。
  “王爷,感谢你的不杀之恩,第一封信想必你已经看了。老实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们两天不见了,妾身对你自是日思夜想,可惜王爷一直对妾身视若空气。不知道九泉之下的。落枫姐姐突然看到你如此苛待自己的王妃会作何感想呢?……”
  再次看到潘木槿的信上提起他曾经心仪的女子落枫,楚少卿脸色又变了,这个潘木槿,似乎总有办法让他情绪波动,这不是一件好事情。
  于是,楚少卿对着看着潘木槿的侍卫们发了一通火,当着潘木槿的面砍伤了那几个侍卫。
  “潘木槿,不要以为本王是那么容易被感动的,你还不够资格。在我看来,你不配与枫儿相提并论!如果你不想有仆人再为你受伤,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待在你的木槿居,不要试图挑衅本王的底线!”
  说完之后,再一次转身拂袖而去。潘木槿伤神的看着眼前楚少卿离自己越来越远的背影,忍不住蹲在地上蒙着眼睛哭了。
  这一切,落在了某人的眼里,潘木槿引起了他的兴趣。
  4
  从那以后,王府再没有仆人站在潘木槿那边帮她说话了,众所周知王妃似乎被王爷打入了冷宫,而潘木槿似乎也安分了许多,她知道楚少卿不待见自己,她不能再做些吃力不讨好的蠢事让他对自己更反感了。
  晏开来王府做客是楚少卿没有想到的。
  “听说当朝皇帝给你塞了个王妃过来,而且还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儿,让兄弟见见呗!”
  “你不是已经见过了吗?就在我朝着荆骐、荆达、荆歌他们三个发火那天。既然见了,也就不用再见了。”
  没错,荆骐、荆达、荆歌是楚少卿手下看重的三大侍卫,而那天他们看守不力让潘木槿钻了空子,出来木槿居祸害他,已经让他贬到王府专门惩治犯错者的地方寒心堂受罚去了。
  如今看守潘木槿的是楚少卿看重的另三大侍卫,冷夜、冷月、冷殇。
  为了不让王爷有机会再朝着他们开火,这三大侍卫可是不敢打什么迷糊了,有他们看着,木槿居可谓是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这边楚少卿和晏开把酒畅谈,晏开时不时地要提起潘木槿。
  “你禁足了你的王妃那么久,也该放她出来了吧,在一个小空间里待久了,会把一个好好的人给憋坏了。”
  “晏开,王府的事情,你还是少插手,我自会处理好。本王的王妃也不劳动你来操心。”
  楚少卿怒了,心里忍不住默默地想:晏开这小子一直提起潘木槿,还当他是朋友吗?
  “少卿,落枫都离开人世间那么久了,你也可以重新开始,重新找一个自己爱的人厮守一生一世。你看,虽然我以前也喜欢过落枫,可我现在也和落笙相处的很好。”
  “那是因为你对落枫的爱不够深刻,所以你现在才能和她的妹妹落笙相处的十分融洽。”
  “也许吧,不过我感觉,人不能总活在回忆里,活在过去。”
  “就算如你所言,我也不会背叛落枫,她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爱的女子。”
  “既然你不愿意把你的王妃放出来,那兄弟能否进去看看她。”
  “随你,只要你进的去,你就去看。”
  楚少卿说完之后接着喝了一杯酒,然后站了起来,而晏开则是深意的一笑,紧接着拿着蒲扇就往木槿居的方向去了。
  ……
  木槿居,三大武功高强的侍卫一直盯着自己,这让潘木槿很是感到无聊,因为没有其他可玩的,于是只好章寝居里睡觉。
  晏子走到木槿居,想要进去看看潘木槿,冷月冷夜冷殇三大侍卫拦在门口。
  “王妃寝居,任何人没有王爷的手谕不得进去打扰,哪怕你是王爷的朋友也不例外。”
  “王妃正在休息,闲人免进,晏公子,您请回。”
  “晏公子,我们不想和你动手,但请你也不要逼迫我们和你动手。”
  三大侍卫一人一句,他们一直都记得自家王爷的话。
  “要是你们再看守不力,就给本王离开北寒王府,离开本王封地,别再让本王看到你们。”
  在他们心目中,北寒王府就是他们的家,他们怎么能离开自己的家呢?而同样的,他们的话
  也将寝居内的潘木槿梦中惊醒。
  晏开很是无奈,他不是打不过他们,只是他不能害得他们无家可归,被自己兄弟流放异地。“冷月,谁来看我了?”
  “王妃,您且安心休息,我们不会放任何人进去打扰你。”
  潘木槿为此也很无奈,她自然是打得过他们的,只不过他不能害他们无家可归。上次连累了荆骐、荆达、荆歌他们,已经让她愧疚了好一阵子。虽然气过怨过他们,可她也知道他们只是奉命办事而已。
  “门外的那个人,我不知你是男是女,但你能来看我,我很开心。我想能够随意出入北寒王府,想必你一定跟我们家王爷关系不错吧!你能不能替我转告给我们家王爷以下我说的这段话。”
  “有志者事竟成,他爱不爱我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爱他就好了!虽然独自在木槿居很是无聊,但是我相信我总有一天会走进他的心里,和落枫姐姐一样在他心里有一席之地。”
  “王妃的话,在下一定转告给北寒王,王妃对北寒王一片痴心,在下佩服佩服。我也不打扰王妃休息了,告辞!”
  出了木槿居,果然晏开就把潘木槿的原话传给了自己兄弟。
  “好个潘木槿,居然想取代落枫在本王心里的位置,他做梦!”
  “别生气,好歹人家对你情深似海。”
  “你不用为她求情了,再求情咱们兄弟没得做。”
  说完之后,楚少卿来到木槿居,并且示意冷月他们离开。
  “潘木槿,跟我来,我带你去见见落枫。”
  楚少卿气的不自觉拉着潘木槿的手出了木槿居,而潘木槿则在窃喜,看就看,有什么大不了的,难道她还怕一个死人?
  等到楚少卿发现自己牵着潘木槿走的时候,已经到了落枫居门外了。
  “跟我进去。”
  潘木槿听后自觉的跟在楚少卿后面,楚少卿把她带入了落枫居的密室里,墙上挂着落枫的画像,一看就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比起来对方来,她显得有些幼稚。
  潘木槿在想,这楚少卿还真是艳福不浅。
  “落枫你看也看了,文静优雅,想必本王和她的故事你也听说了,明日一早提着包袱离开王府。我会向当今圣上说明,你已经暴病身亡!”
  “你就不怕当今圣上再塞一个王妃给你?”
  “不怕,其实你很优秀,只是我已无心,你何必有心,再塞一个王妃过来我依然看不顺眼,惹恼了我也只有死路一条。”
  “你要赶我离开这里?”
  “你不走,我就会让人把你扔出王府,我不会背叛落枫,你也不必想办法取代她,不必想办法走进我的心里。”
  “楚少卿,你有必要做那么绝吗?”
  这回潘木槿是真心伤心了,眼泪再也忍不住,蹲在他面前哭了起来,这哭声让楚少卿心烦意乱。
  “我可以让晏开送你回家,也可以给你一些盘缠,这已经是我最后的仁慈。”
  “不用了,不用你的好心,我走就是了!既然你怎么也看不上我,那我会如你所愿消失在你的视线中,我会离开北寒王府,不出现在你面前碍你的眼。”
  潘木槿想了想,还是离开吧,继续留下来也只是自取其辱,人家根本看不上你,你又何必给自己找不痛快!虽然还是会心痛,但她会重新站起来给他看。
  5
  潘木槿离开的消息,在第二天已经传遍了北寒王府。看到楚少卿给的休书,潘木槿心痛但也无济于事,只好把痛苦强压下去。唯一庆幸的是,她来北寒王府并没有带上丫头什么的,所以离开也不用多照顾一个人。
  离开北寒王府,为了赚盘缠,潘木槿也顾不上面子什么的,故意把自己弄得好邋遢,扮作小乞丐,一路乞讨,流浪了好一阵子,还是挺了过去。走着走着,就到了绝情谷,又是一个陌生的地方,绝情谷谷主夫人见她落魄,便好心收留了她。
  自此,潘木槿开始了她在绝情谷打杂的新生活,没有了楚少卿的为难,她过得倒是蛮轻松的。
  而另一边的北寒王府,似乎自潘木槿离开后,又变得冷冷清清了,就连北寒王楚少卿本人也总是神思恍惚。
  晏开自是知道,楚少卿这是得了相思病,就在不知不觉中,他的心已经脱离了原来的轨道,就因为潘木槿的到来。可现在潘木槿走了,晏开真怕他会变成原来那个自落枫离开后,没有感情的绝情公子。
  除了绝情谷以内的人知道,晏开也知道,绝情公子就是慕天王朝的四大异姓王之一北寒王楚少卿,楚少卿就是绝情谷谷主的关门大弟子,人人好奇的绝情公子。
  绝情谷谷主夫人也正是因为是楚少卿的师母,知道潘木槿,那个打扮的邋遢的小乞丐就是当今圣上赐给他的北寒王妃,所以才好心收留她。
  不然,潘木槿怎么可能会在绝情谷过着轻松的打杂生活。
  这天阳光正好,潘木槿一如既往地在灶房做事,绝情谷谷主和绝情谷谷主夫人两人在一起散步。
  .“夫人,你说你收留那小丫头干嘛,我们绝情谷不是不让外人进吗?虽然她做事挺麻利的,劈柴烧火做饭样样精通……”
  “逍遥,她可不是什么外人,她是少卿那孩子的王妃,我们既然有缘见到了,自然要好好替她把把关。”
  “看得出来,少卿不喜欢她,不然也不会赶她出北寒王府了。”
  ……
  夫妻俩的身影渐渐远去,可他们的话一直环绕在潘木槿的耳畔,原以为自己离楚少卿很远了,却没想到兜兜转转还是莫名闯入了他的世界。楚少卿,这个让她心痛的名字,一个让她又爱又恨的人,或许遇到他就是她的劫数。
  潘木槿多次在梦中想起楚少卿,无数次想要爬上楚少卿的床。可那是不容易的一件事,她知道他的寝居机关重重,要靠近他的床,除非把命留下。
  ……
  楚少卿一直神思恍惚,晏开看不下去了。
  “人家在的时候,你对人家视若空气,人家不在的时候,你又想念人家,我想在你的心里已经有了她的痕迹,既然如此就不要再口是心非了,把人家给重新追回来吧!”
  “你管的太多了。”
  楚少卿受不了晏开的絮絮叨叨,于是忍不住对兄弟出手了,两人武功不分上下难分胜负。
  之后,楚少卿决定去他师傅那里避避,却没有想到在那里可以见到潘木槿。
  6
  楚少卿一来到绝情谷,消息就传开了,而且众师兄弟看他的眼神有些奇怪,这让他十分不自在,直到拜见过师父师母后,才明白其中的缘故。
  “徒儿拜见师父师母。”
  “少卿,你来了,这次来了你打算待多久?”
  “是啊,你这次回师门,是打算亲自来接你的小王妃回王府的吗?别想说假话,慕天王朝的圣上赐给了你一个王妃,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
  楚少卿愣了,潘木槿,也在这里?
  “潘木槿现在已经不是徒儿的王妃,她现在已经被我休了。”
  “啊!那师门其他师兄弟有追求她的权力吗?师母感觉,那丫头还不错。豁达大度、乐观积极,长相也不赖,绝对配得上你师父任何一个弟子。”
  楚少卿听着师母这些话,心里有些不自在,但表面上还是没有反对。
  “但凭师父师母做主,徒儿绝不干涉,只要潘木槿不来烦徒儿,徒儿就心满意足了。她和哪位师兄或者师弟两厢情愿,徒儿乐观其成。”
  而这些话,被原封不动的传给了潘木槿,潘木槿气急了,真想立刻拿把刀砍了楚少卿,这个绝情冷酷的北寒王。
  此后为了报复楚少卿,每每月黑风高夜,潘木槿总会偷偷潜入楚少卿休息的地方,扰的他心神不宁,而白天却又对他不搭不理。
  他找她算账警告她,她沉默以对,双眼看向天空,理都不理他。
  他想拿把刀砍了这个不知羞的女人,可她有师父师母护着,他根本不能像当初在王府的时候对她。
  ……
  “丫头,强扭的瓜不甜,你还是放弃我那徒儿少卿吧!”
  绝情谷谷主发话了,潘木槿垂着头,泪眼汪汪。这令绝情谷谷主夫人看着心疼不已。
  “说什么呢,丫头是他娶进王府的,难道他还想逃避属于他的责任!”
  说心里话,绝情谷谷主夫人是喜欢这个小丫头的,嘴巴甜、长得又不赖、积极乐观、豁达大度。
  “可是夫人……”
  “没什么可是,你帮不帮丫头?不帮的话,除非你也不要我这个夫人。”
  “夫人别生气,我帮我帮……”
  “那丫头,你有什么办法应付我那徒儿?”
  “有是有,只不过需要师父师母配合我演戏,护住我不要让王爷给咔嚓了!还有需要师父您门下的一个能与王爷抗衡的弟子配合我……”
  “行,这下咱们谷中热闹了。你的忙,师母帮定了。”
  “谢谢师母。”
  ……
  绝情谷谷主夫人把她的亲生儿子给推出来陪潘木槿演戏,绝情谷少主自然也是乐在其中。
  第一次在谷中见面,她就引起了自己的兴趣。
  紧接着没过多久,绝情谷就传遍了,前任北寒王妃与小师弟谈情说爱,两人经常研究美食,经常一起看风景,几乎形影不离。
  尽管猜测到潘木槿很可能是在演戏,楚少卿还是气急败坏的去找潘木槿理论。
  “潘木槿,你觉得你这样勾三搭四,是一个合格的王妃应该做的吗?我小师弟十分纯洁,你别想诱拐他。”
  “王妃,我算哪门子王妃,再说你已经给过我休书了,我们之间早已没有关系了。你的小师弟人很好,我们两情相悦有什么不对吗,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你……”
  “我怎么样!你不喜欢我,难道还不允许其他人喜欢我吗?”
  “很好,潘木槿,别让知道你辜负了我的小师弟,否则我追杀你到天涯海角。”
  “我再怎么样也比你好,我懂得珍惜才配拥有。而且你放心,终有一天我会成为你小师弟的媳妇儿,到时候别忘了来喝喜酒啊!”
  潘木槿这话刺激到了楚少卿,楚少卿第二天不告而别就离开了绝情谷,回到了北寒王府。
  同样的,这番话也传到了绝情谷谷主夫人的耳朵里,绝情谷谷主夫人就这样悄悄地为两人操办婚事。
  直到一个月后,潘木槿看到谷中贴满了大红喜字,不禁疑惑。
  “师母,谷中谁要成亲啊!”
  “你啊,和我的儿子。你的话我可是知道了,说出的话就如泼出去的水,是不能收回的。”
  “可是,我~”
  “你看,喜帖我都做好了,而且已经发出去了……”
  楚少卿自然而然也收到了喜帖,师父师母要他回绝情谷喝喜酒,虽然不乐意去,但他还是无法拒绝,因此还是快马加鞭的去了,连带着晏开一起。
  “明明心里在乎你的小王妃还嘴硬,如果你不阻止,可能你会后悔一辈子。”
  虽然知道自家兄弟说的是对的,可楚少卿还是不愿承认,那个名叫潘木槿的女子,那个被他休了的王妃,已经在他心里扎根了,他不承认却还是存在的
  “晏开,你再胡说八道,我不介意割了你的舌头,封了你的嘴巴。”
  7
  到绝情谷后,一对穿着大红喜服的新人早已跨过了火盆,正在拜堂成亲,男的正是楚少卿的小师弟,女的蒙着面规规矩矩按照仪式低头抬头。
  “一拜天地!”
  新人转过身朝天地拜了拜,这时一阵微风吹过,女子的盖头被掀上了那么一点。
  果然那蒙着脸都女子看着就是潘木槿。
  “二拜高堂!”
  新人朝着绝情谷谷主以及绝情谷谷主夫人再次拜了拜。
  “夫妻对拜!”
  男的规规矩矩朝女方拜了拜,只是女方一直站着,也不知道是何缘故,众人处于疑惑之中,只见一个男子挡在了男子面前阻止她。
  “师父师母,潘木槿是我的王妃,我不允许她另嫁他人,哪怕这人是我的小师弟。对不起,扰乱了喜堂,我很抱歉。”
  “少卿,丫头已经被你休了,她能嫁给你的小师弟是她的福气,一般被休弃的女子是很难找到第二个对她好的男子以及夫家。”
  “王爷,你能来喝喜酒,我很高兴,只是如今你我已经是陌路人,我嫁给谁由我自己说了算,你无权干涉!”
  这时候,新娘子开口说话了。
  “就算要嫁,你也只能嫁给我,既然你初进北寒王府咱们没有拜堂成亲,那么现在补上如何,我还给你个成亲。师弟,你把喜服脱了给我。我知道,你们演了那么长时间的戏,不就是做给我看的吗?希望我能入戏,好好珍惜眼前人。”
  这会儿楚少卿没有再乱发脾气了,他已经想明白了所有的事。他做不到让自己现在喜欢的女子另嫁他人,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己娶了她。
  “你们演戏演了那么长时间不累吗,潘木槿,你不是说你喜欢本王吗?那本王成全你,现在取下盖头,当着众人的面吻我。”
  潘木槿一听耳朵红了,但还是站在原地不动。
  “诶呀,你们还成不成亲啊!我们还想闹洞房呢?”
  绝情谷的人都一脸看好戏的样子,都心知肚明潘木槿真正爱的人是他们的大师兄。
  “大师兄你行不行啊!你看新娘子都不理你,你还是别逞能了。”
  这话打击到了楚少卿,楚少卿怒了,一把掀开潘木槿的盖头,直接把她拉到自己的怀里,对着她的唇就吻了上去。
  许久,楚少卿才依依不舍的放开潘木槿,看着潘木槿倾国倾城的面容开口了。
  “这笔账我们以后再算,现在跟我回王府,没我的允许你不准再嫁给他人。”
  说着不等众人开口,楚少卿拉着潘木槿的手,抱住她就骑在了马上,离开了绝情谷这个世外桃源般的地方。
  8
  “看吧,天帝,潼卿殿下和木槿仙子的姻缘是命中注定的,他们在人间也相爱了。”
  九重天之上,姻缘神君和天帝一边下棋一边聊天。
  “他们相爱是他们的事,能不能厮守一生还是个问题呢!我知道人间那个什么晏开是你幻化而成,看在你没有违反天规的份儿上,没有实际帮到我那叛逆的孙儿,最多朕不追究你在暗中推波助澜之罪就是。”
  “多谢天帝宽宏大量。”
  姻缘神君说完之后不语,只是在心里默默想着,潼卿殿下、木槿仙子,希望你们在人间相守白头。
  若干年后,当潼卿和木槿仙子历经情劫回到九重天之后,还是会想起在人间的点点滴滴。
  “爱妃,想不到我们还能再回到九重天。”
  “殿下,你喜欢在人间的生活,还是喜欢在九重天的生活。”
  “不管本殿下喜欢哪里的生活,只要有你在就好!我们当初被贬下凡间说的话居然实现了,在人间你还是爱上了我,而我也没能逃出你的手掌心。”
  “嘿嘿,命中注定,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此后,我们只要做一对恩爱的神仙眷侣就好,再不会有什么难关可以难倒我们。”
  ……
  温婉晴天有话说
  女主对男主一见倾心,因男主不喜欢自己,所以希望用真心换真心,在女主的不懈努力下,男主终于动了心,一对相爱的情侣却被贬下凡间历经情劫。帝王为了巩固皇权,让女主再次走进了男主的生活,经过重重考验下两人终于相守一生。
  此篇小说乃我构思了许久得来,可能有些地方需要改正,望指点迷津,当然喜欢的朋友也可以留下你们的评论。
  (完)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2 条评论
温婉晴天2020-06-14 19:07回复
[//@温何]谢谢你的喜欢。
丧茶2020-06-14 16:16回复
♥喜欢本文!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温婉晴天
文章总计:755
个性签名:温婉一笑,晴天自来。
本文所属文集

来源:原创
标签:小说故事
文章数量:63 篇查看目录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