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花落人间之罂粟

发表时间:2020-07-11用户:温婉晴天阅读:202
  罂粟花花语:令人窒息的美丽

  ——————————————————

  序幕

  如果说北寒王楚少卿和北寒王妃潘木槿是兜兜转转才走到了一起,那么南阳王和南阳王妃则是一直都恩爱有加。

  俗语说最毒妇人心,那些长得很漂亮的一般都有毒,听说南阳王一直都是个颜控,可不知道为什么,对于满脸毒疮的南阳王妃他却一直照顾有加、宠爱无度。

  “王爷,我知道,你并不是心甘情愿娶得我,所以你不用对我这么好,而且娶了我这么一个丑女,你也很亏,所以我觉得我们还是保持一点距离为好。而且我脸上的毒疮会传染给你,若是因为我而让你从一个翩翩公子转变成为了一个丑八怪,我会非常愧疚的……”

  南阳王妃戴着面纱,对着南阳王体贴的开口。没错,皇帝慕宇赐给南阳王的王妃正是沈国公之女沈英素,沈家位高权重握有兵权,还是皇亲国戚,为了牵制沈家,控制南阳王,自然而然沈英素就成为了南阳王妃。

  传言南阳王病娇体弱,但是有财有权, 正因为南阳王太过富裕了,所以皇帝慕宇不得不防着点。

  “你不用愧疚,你是丑女我是病人,咱们天生一对儿,所以我对你好,你接受就是,听到,咳咳咳!”

  话未说完,南阳王杨梓宸就咳嗽了几下,沈英素看得出来,他这是积劳成疾,老毛病了。唯一庆幸的是,他还没有病入膏肓,自己不用守寡。

  “看不出来,当王爷的比当皇帝的还累。你的身体可别垮了,我不想年纪轻轻就守寡。”

  南阳王杨梓宸被沈英素的话给刺激到了,又忍不住咳了咳。

  “好吧!你不嫌弃我是丑女,我也不会嫌弃你是个病人,既然我是你的王妃,你的妻子,我就有义务照顾你。以后我要掌管王府里的大小事务,没有必要的人你给我少见,最好不见,我会替你挡掉的。”

  “爱妃,有劳了!我……”

  “停,不要多说话了,我愿意为你做这些事的前提是你要一直对我忠心不二,不能对其他女的抛媚眼。”

  杨梓宸点了点头。

  此后在沈英素的管理下,南阳王府一片和谐,封地的子民也受到了保护,再没有人敢挑事了。

  于是,南阳王妃沈英素成为了一个传奇,百姓们都说南阳王娶了个好王妃。

  1

  沈英豪和沈英杰是慕天王朝的两大将军,听说妹妹嫁给了南阳王很是不高兴,于是请求皇帝让他们去南阳王府看望自家的宝贝妹妹,皇帝慕宇感觉这是个削弱沈家的好机会,毫不犹豫的同意了。

  沈家兄妹相聚在南阳王府,因为不喜欢其他人打扰,所以杨梓宸自觉的回避了,见妹妹嫁的南阳王时不时地要咳嗽好几声,虽然妹妹在南阳王府过得很好,可他们还是不高兴。

  见两个哥哥为此都黑着脸,沈英素也摘下来了面纱,把那层满脸都是毒疮的皮给撕下来,笑眯眯看着自家哥哥。

  “大哥、二哥,王爷他对我挺好的。你们不用黑着脸。我知道你们是为我打抱不平,可是我觉得我也没有吃亏啊!”

  “你还没有吃亏,你吃大亏了!明明那么美的一张脸,却要戴上一张满是毒疮的人皮。你那么优秀,南阳王那么脆弱,说来说去都是你吃亏了!”

  沈英豪一脸的愤愤不平,沈英素噗嗤一笑。

  “哥,你还是我那个威严的大哥吗?你这样,我会以为你是个孩子。说不定,南阳王也是韬光养晦啊!不然怎么可能会让皇帝忌惮。”

  “树大招风,这话说的一点都没错。唉,如果我们沈家只是普通人家就好,就不用惹人猜疑,怕人非议了。”

  沈英杰叹了口气。

  “小妹,你在这里收好你的锋芒,不要太引人注目。自古帝王疑心重,若是南阳王太过强大,或许招来的就是灭门之祸。你继续戴着这张人皮吧,二哥支持你!……”

  沈英杰说完话,沈英素听后点了点头,戴上了那张满脸毒疮的人皮!殊不知,她人皮下的真容,已经让杨梓宸给偷窥到了。

  原本他只是路过,想亲自过来问问沈英素什么时候可以休息,却没有想到会偷看到她摘下人皮露出真容的一面。而她的话也让他心里忍不住笑了,果然他就知道自己的娘子不简单,他的娘子果然没有让他失望。

  “沈英杰,你是不是太杞人忧天,皇帝敢灭了我们沈家,敢伤害小妹以及她丈夫,我就颠覆整个慕天王朝。”

  沈英豪依然愤愤不平,说完之后把剑拔了出来。

  “大哥、二哥,冷静冷静,你们谁也别吵。咱们是一家人,我相信以我们的能力,没有人敢动我们沈家,哪怕我们身为贵妃的姑姑。”

  沈贵妃沈凤宁,自然是沈国公的妹妹,这也是为什么大家认为沈家是皇亲国戚的原因。

  “我们沈家人天不怕地不怕的,你们的妹妹我自然也是如此。来,我们喝酒,不然还真浪费了如此美好的夜色。”

  “好,小妹豪爽,那大哥二哥也不能怕怂,我们干杯!”

  说着倒了一杯葡萄酒满上,兄妹三人把酒言欢,而我们的南阳王却是孤零零的在寝居等着自家爱妃的归来。

  2

  沈英素装出醉醺醺的样子,溜回了属于她和杨梓宸的寝居-素宸居。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头昏脑涨的沈英素在寝居内发着酒疯,见到两个哥哥实在是太兴奋了,以至于喝了很多葡萄酒,一直在吟诗,一直在手舞足蹈。

  “王爷,是你吗?……”

  沈英素迷迷糊糊的开口,两手还无意间摸到了杨梓宸的脸。

  “是我,素素……”

  杨梓宸却并不介意自家王妃的举动,只是温柔的开口了。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你说我们能一直相守到老,不离不弃吗?……”

  “会的,我不会让任何人把你从我身边夺走,也不会给你有任何逃离我的机会。……”

  虽然有些忍受不了自家爱妃身上的酒味,但杨梓宸还是认真的回答了她的问题。

  “如果有一天,我不再是我,你还爱我吗?”

  能说这句话,代表沈英素并没有真的醉,只是常人看不出来罢了。

  “傻瓜,你怎么会不是你呢,你一直都是你,我爱的也一直是你!”

  杨梓宸说完之后紧紧的抱着沈英素,他之所以对她这么好,之所以要把她留在身边,只是因为她是唯一一个能够给他带来温暖的人。

  沈英素嘿嘿傻笑,突然一口气把喝醉了的葡萄酒全部吐了出来,吐在了杨梓宸的身上。紧接着安心的睡着了。

  反之杨梓宸,则清醒了许多,他抱着沈英素去沐浴,把身上的酒味给去除了,这才搂着沈英素睡着了。

  在杨梓宸睡着了之后,沈英素突然之间坐了起来靠近他,握紧他的手试图给彼此力量。

  “阿宸,谢谢你对我的包容。你爱我,我也爱你,你好好休息,只要你不背叛我,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这是沈英素的心里话,一直都没有对杨梓宸说出口的心里话。

  3

  沈英豪和沈英杰离开了南阳王府,回到了慕京之后,慕宇便召见了他们兄弟二人,询问沈英素在南阳王府过得怎么样。

  沈英豪和沈英杰不想对皇帝慕宇说出真话,担心说出真话后,皇帝会对南阳王出手,害妹妹卷入这朝堂之上的是是非非,于是编了一个谎言。

  “多谢皇上关心,令妹在南阳王府并不受宠,南阳王整天荒淫无度,沉醉在女儿乡之中,连封地的各种小事都表现出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所以臣以为南阳王不会对皇上以至于整个慕天王朝构成威胁。”

  沈英杰缓缓开口,沈英豪则是沉默不语,虽然自家弟弟的话让他有些不高兴,但他也不想自家妹妹受到皇上的猜忌。

  “沈英杰,你不用替南阳王遮掩什么,南阳王是个什么样的人朕比你清楚,他不会是那种整天荒淫无度的人,朕猜想令妹在南阳王府一定过得很好,你们不用担心,就算朕要对南阳王下手,你们也阻止不了,就算朕真的对南阳王下手,也不会波及令妹,毕竟沈家对朕可谓是忠心耿耿,朕不是个昏君,自然会明辨是非忠奸,更不会滥杀无辜。”

  说完之后,慕宇示意两人退下,御书房恢复了宁静。他知道,现在不是动南阳王和沈家的好时机,两家现在利益关系扯到了一起,牵一发而动全身,原本以为把沈英素嫁给南阳王会削弱沈家和南阳王的实力,却没有想到两者的实力会更加强大,若是沈家伙同南阳王一起造反逼宫,那他的龙椅就坐不稳了,而且除了南阳王,还有其他三个异姓王。

  ……

  一如既往,杨梓宸出王府处理公事,沈英素在王府里打理着其他事物。

  “你还要在这里待多久?”

  一道红光过后,一个浑身都是冷漠气息的男子突然出现在沈英素面前。

  “墨曜,你来干什么?”

  墨曜的到来,让沈英素蓦然记起了自己并不是一个凡人,而是一朵修炼了千年的罂粟花妖,一直在药王手下,因为自己的疏忽促使九重天燃起大火,所以被贬下凡间历练,而墨曜同样在药王手下做事。

  “我想你了,素素,所以下凡看看你,看样子你在人世间已经找到了心爱之人。只是天规森严,无论是仙凡也好,人妖也罢,又或者是仙仙之间,都是不可能不历经磨难才在一起的。违反者,神仙送上诛仙台,妖精送上斩妖台。你不要真的以为妖界就能对抗得了九重天的仙使,不然你千年前怎么想要修炼成仙。”

  “墨曜,我有我自己的想法。我相信我可以和自己相爱的人在一起。听说梨花仙子被贬下凡间不就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了,我相信我也可以。如果做神仙就要摒弃七情六欲,连喜欢的事都不能做,不能与相爱的人谈情说爱,那我不如永远做个凡人,你走吧!”

  墨曜无奈只好离开,在他走后沈英素回忆起来自己刚到人间的场景。

  刚到人间,她只是一个哇哇大哭的婴儿,之所以知道自己是一朵罂粟花,那是因为她没有喝孟婆汤,因为出生在罂粟花开之时,所以取名英素。而她脸上的毒疮自然是她的那好姑姑沈贵妃的手笔,皇帝想要控制沈家,所以给了自己的姑姑一包慢性毒药,只要洒在脸上,随着年龄越来越大,一张美丽的脸就会毁容。

  之所以现在好了,那是因为在自己八岁那年,自己去药王求见药王,药王出手相助,多亏了他的神药以及施法自己撕下这张满脸毒疮的脸,然后再给自己换了一张新皮, 这才使自己成了如今的样子。

  而现在,自己有了心爱的人,她是不是该为他和自己筹谋一番呢?

  4

  沈英素知道,感情和姻缘这方面的事情,还是去求求月老比较靠谱,于是她第二天就准备出发去月老庙。同样的,得知沈英素要去月老庙求姻缘,杨梓宸一愣。

  “爱妃要去月老庙求姻缘,为何,难道是为夫做的还不够好吗?”

  “不是,王爷您已经做的很好了,只是我还是想求月老为我们牵上红线,并且保佑我们能够永远在一起。”

  “好吧,那爱妃,为夫派几个侍卫与你一同前去,顺路保护你。”

  “不用了,多谢王爷美意,妾身自小学了武艺,足够防身,一人去足矣。”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你毕竟只是一个女子。就这么说定了,你不能反抗,要不是为夫有事,为夫还真想与你一同前去。”

  杨梓宸抱着娇妻不愿松开。

  “傻瓜,我同意就是了,你别担心我。我不在你身边,也要记得好好休息,该吃吃该喝喝该就寝就寝。”

  杨梓宸点点头,沈英素去收拾行李。 没多久就和几个侍卫坐马车一起离开了南阳王府。

  去月老庙倒也一路顺利,沿途风景如画, 住店赶路周而复始,终于在半个月后赶到了月老庙。

  “你们都在庙外等着。”

  “是,王妃!”

  “又忘记了,出门在外,叫我夫人。”

  “是,夫人!”

  沈英素走进了月老庙,虔诚的向月老许愿。

  “小女子沈英素,今特地前来向月老求愿,愿得一心人,白首不分离,愿月老您暗中帮忙牵红线,小女子感激不尽!”

  说完之后,又向月老扣了扣头,九重天的月老有所感应,此刻正拿着姻缘簿一页一页的翻开,希望找到沈英素的名字。

  姻缘神君却阻止了自己的师父,从自家师父手中拿过姻缘簿,合起来放好。

  “师父,不用找,沈英素乃是药王手下的一朵罂粟花,在贬下凡间之前一直都在给药王做事。您只要问问药王就清楚了,至于是否暗中帮忙牵红线,自然是由您做主。”

  “你怎么知道那么清楚?”

  “因为我与九重天上的各路神仙都有交情,不像您老人家,天天喜欢窝在月宫不出门。”

  “好吧,徒儿,你赢了!”

  ……

  月老与姻缘神君来药王宫寻找药王,此时此刻的墨曜正在陪药王炼药。

  “姻缘神君、月老,你们怎么有时间来我这里坐坐?”

  倒是药王先开口了。

  “自然是因为你手下的那朵罂粟花。没想到她已经转世为人,而且还去我的月老庙求姻缘,你说这忙我帮还是不帮呢?”

  墨曜一听,眼神有些黯淡,果然罂粟喜欢上那个凡人王爷吗?

  姻缘神君似乎发现了墨曜的不对劲,他能感觉墨曜是喜欢那朵罂粟花的,可是他们终究有缘无分。

  “只要他们两情相悦,我自是不会阻止。”

  “天规森严,你就不怕你手下的那朵宝贝罂粟花有一天会因为违反天规而被送上斩妖台吗?”

  姻缘神君替墨曜向药王问出来了他心中的疑惑。

  “那是罂粟自己的选择,既然她都不怕上斩妖台,我又有什么怕的。她虽然是我手下的小妖,可她有自己选择的权力。”

  “可上了诛仙台或者斩妖台就会形神俱灭,永世不得超生。”

  姻缘神君开口,药王淡淡一笑。

  “随她,既然选择了要和凡人在一起,那么就要自己承担后果。我的爱好只是炼药。”

  “呵呵,药王果然潇洒,希望到时候你也能和现在一样潇洒就好。”

  姻缘神君似乎感觉有什么事事即将发生,于是开口。

  月老说完之后就离开了,墨曜黯然神伤,受到了打击,也无心跟着药王炼药了,他想他需要冷静冷静。

  5

  墨曜的到来是在姻缘神君的意料之中的。

  “希望姻缘神君能够帮我和罂粟牵红线。”

  “墨曜仙使可知,我和师父虽然掌管姻缘这方面的事情,专门负责给天下有情人牵红线的,但是我们也不能随随便便就给两人牵红线。我们负责的是给一对注定在一起的情侣牵红线,而不是强迫他人的感情。”

  “姻缘神君是怕自己以及月老受到牵连吗?”

  “墨曜仙使,你认为是那就是吧!做人不能自私自利,那么做神仙就更不能随心所欲了。如果你能说服天君,不追究我滥用职权之罪,那我愿意在暗中推波助澜。”

  “好,我会努力说服天君,到时候希望姻缘神君您不要忘记自己此时说过的话。”

  ……

  说着墨曜立刻去赤霄殿求见天君,天君得知他喜欢药王手下那朵如今转世为人的罂粟花妖很是意外。

  “姻缘神君说的没错,他和月老只是负责给天下一对命中注定在一起的情侣牵上红线,他不能滥用职权。罂粟转世成为沈英素,那是注定的事。她遇到那个名叫杨梓宸的凡人,也是她命中注定该有这一劫。墨曜,你还是静下心来,跟着药王努力炼药,忘了罂粟,你们不适合!罂粟如今已经是凡人,她和谁在一起本君无权干涉。”

  “那请天君也将墨曜贬下凡间。”

  “好,既如此,那就如你所愿,不过本君想要说的是,强扭的瓜不甜。姻缘神君和月老不会在暗中帮助罂粟牵红线,但是你和罂粟注定不能走到一起,无论你是谁。墨曜,本君亲自送你下凡转世为人,你好自为之。……”

  说着说着,天君念了一个咒语,墨曜就从九重天消失了,待他再次醒来之时,他的灵魂已经附身到了慕天王朝一个富商之子的身上,成为了有钱人家的少爷金晟, 而那个富商金有财则是归属南阳王管的。

  想到和喜欢的人会再次碰面,墨曜或者说如今的金晟,心里自然十分期待,不过他也知道自己如今来到了人间,自然要按人间的规矩来。唯一让他不满的就是,他要称呼他心爱的人为王妃。

  不过目前为止只要能让他看见自己心爱的人,并且和她见面,他就可以把那些不满统统忽略不计。他相信,自己的真心一定可以换来罂粟的真心。果然,两人没多久就碰面了,就在沈英素盘查王府账目明细的那天。

  在人间待久了,查账也是沈英素的特长之一。

  ……

  6

  沈英素拿着王府的账本翻来覆去的仔细盘查,杨梓宸把她抱在自己的怀里,俩夫妻恩爱的一幕刺痛了金晟(墨曜)的心。

  “为什么这个月王府里的银钱流出去了那么多,本妃不是教过你们该节俭的地方都要节俭,不该花银子的地方就不要花。”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沈英素威严的开口,王府的人早已习惯。

  “王妃,请您消气,之所以银钱流出去那么多,完全是最近从外地来的流浪人口增大,以至于我们需要用更多的银钱来安抚他们。”

  沈英素眼睛直直的盯着杨梓宸,声音不大不小,但是隐藏着一股怒气,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杨梓宸应该早就被杀死了吧!

  王妃一怒,没哪个下人敢回答,而杨梓宸也感觉,自己的爱妃发起怒来真的是令人害怕,他心里在紧张,这种紧张感都会让他感到窒息了。果然,不要招惹美丽的女人,这话说的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杨梓宸正在犹豫要不要说实话,说心里话他并不希望自己的爱妃操心那么多,只要每天开开心心的就好了。

  沈英素和他在一起那么长时间了,哪能不明白他的心思。

  “说实话,我不希望你骗我,南阳王府是我们两个人的家,我希望家人之间坦诚相待。”

  这话一出,杨梓宸哪里还敢有所隐瞒,老老实实的全部交代了。 原来那些流浪的百姓是从慕京来的,皇帝慕宇怀疑他对慕天王朝会有二心,于是特地赶来些居住在慕京的小老百姓到他的封地膈应膈应他。 谁让皇帝慕宇知道他是个怎么样的人呢?作为王爷,他不能不管自己封地的子民,也不能如同北寒王一样,对外来者不管不顾甚至当众斩杀,为了安抚那些流浪的穷苦百姓,南阳王府的银钱自然而然花出去了很多。

  沈英素听了杨梓宸的解释怒气稍减,对于北寒王的做法很是佩服,再次看了自家丈夫一眼,原来他还是不够狠啊!皇帝都欺负到自家门口了,居然还不立刻还击过去。

  “王爷,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吧!我会帮你处理好的。”

  沈英素奉行的原则是该出手时就出手。

  “王妃,是否需要小的帮忙?”

  金晟(墨曜)自告奋勇站出来,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想拉近和自己心爱之人的距离。

  “小的金晟,父亲金有财。只要王妃吩咐,小的愿为王妃赴汤蹈火。”

  “好,你就跟着我干。”

  沈英素豪爽的开口,金晟(墨曜)心里乐开花了,以新的身份和她重新开始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而一向温和的杨梓宸却黑了脸,凭什么他的爱妻要带个伙计。

  “本王不同意,沈英素,封地子民的事情本王自己会处理。”

  一向纵容着沈英素的杨梓宸这次破天荒的对她提出来的要求做出了反对意见。

  “好,你自己处理,金晟,我们走!”

  沈英素见杨梓宸不相信和不理解自己, 整个人也变脸了,立刻就推开他站了起来并且示意金晟(墨曜)跟着他一起离开。

  “沈英素,你敢离开试试看!”

  杨梓宸见沈英素不明白自己发怒的原因,而且还当着他的面,准备跟一个陌生的小伙计离开,怒火攻心,说话的声音比平时大了很多,而且人就差一点儿倒了。

  “我想离开就离开,你们谁都管不了。至于王爷,如果你不相信我,那就不要挽留我。”

  沈英素说完之后头也不回的往前走,杨梓宸气的一掌拍了他旁边的小树。 紧接着回了自己的书房。

  ……

  沈英素离开南阳王府后才发现,后面一直有双眼睛盯着自己看。

  “金晟,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我感觉你很熟悉?”

  沈英素突然之间回过头,仔细打量着金晟的那双眼,那双眼像极了她在九重天上的一个朋友,而且他刚才的话似乎以前也听某人提起过。

  “王妃,我是金晟,我就是我啊,不过我就是想要和你交朋友,所以刚刚才自告奋勇的提出来,愿意为你赴汤蹈火。”

  金晟(墨曜)还是决定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

  “算了,你是谁也和我没多大关系,咱们只是初遇,你对我而言也并不重要。”

  沈英素点点头,没有再多想了,于是一路往前走,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但她知道她一定有地方可以去的。

  ……

  7

  南阳王最近很暴躁,一点小事处理不好也会引起他的怒火,众人明白这当然是因为南阳王妃离家出走,跟一个名叫金晟的小伙计跑路了的缘故。

  封地外来的子民越来越多,这让杨梓宸原本糟糕的心情现在越发糟糕。哪个百姓让他不高兴了,他就会当众留下对方一条命。

  百姓们都传言,南阳王会成为第二个北寒王,杀人不眨眼的北寒王,而对于这些杨梓宸心里根本不在意,只是还是讨厌那种你说我说大家说的那种聒噪的感觉。

  回到王府,杨梓宸感觉空荡荡的,没有一点儿人气,仆人们都战战兢兢的,唯恐惹恼了自家现在喜怒无常的王爷。

  “去查下王妃现在在哪里,那个叫金晟的小伙计有没有跟着她?”

  虽然恼怒沈英素的行为,但是杨梓宸依然担心她一个人在外面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于是一边喝闷酒一边吩咐自己的暗卫。

  “还有把金有财给本王抓来,他的儿子敢诱拐本王的女人,他必须要负一半的责任。”

  一想到沈英素现在或许会和某个陌生男子你侬我侬、谈天论地,杨梓宸脸色就忍不住一阵阵发黑,如今他不知道她会去哪里,只好利用金有财把金晟给引出来了,或许她也会回来也不一定。

  当金有财被两个暗卫抓来南阳王府,看到阴沉沉的南阳王,不禁吓得跪在了南阳王面前。

  “金有财,你说本王该怎么处置你,你的儿子拐跑王妃,该当何罪?”

  “王爷饶命,下人知罪了,下人管教儿子不严,让他拐跑了王妃,只要王爷饶了下人,下人愿意为王爷赴汤蹈火。”

  “赴汤蹈火?本王想要用你,引你儿子和王妃出来,不然就游街示众可好?如果你的儿子和王妃没有出现,你的儿子没来救你,那么你就必须把自己的命交给本王。然后没收金家一切资产。”

  杨梓宸一说,一张脸靠近金有财,金有财吓得脸色煞白,可却无力反驳南阳王的决定,心里默默祈祷,自己的儿子一定要出现啊,不然金家可就没了。

  ……

  紧接着,金家被南阳王没收一切财富,百姓们都传言,金有财即将要被游街示众的消息。

  “你们听说了吗?自从金家的金晟跟在王妃后面走了之后,南阳王的性子就变了许多,金家现在已经被没收一切财富了,而且金老爷子金有财还要被游街示众。”

  “这件事我们当然听说了。可怜了那金老爷子,一个老人还要替自家儿子受过。”

  “这个金晟还真是不肖子孙啊!金家都被他弄没了,也亏得他居然敢跟着王妃逃跑,真是厚脸皮啊!你们说王妃这次会出现吗?……”

  “应该吧,毕竟王妃不喜欢那种滥杀无辜的人。平时虽然对下人严厉了点,可她还是心地善良的。……”

  百姓众说纷纭,客栈里也在议论这件事,沈英素和金晟(墨曜)想不知道都难。

  沈英素和金晟在一家生意兴隆的客栈喝着酒吃着饭,没有多余的杂事儿要管, 两人都乐得逍遥。

  “金晟,现在百姓们都传遍了,金有财要被我家王爷游街示众,抱歉啊,让你跟着我走,以至于害得你们金家现在被没收了一切财富。”

  “我不后悔跟你走,相反我很开心。”

  “你老爹的事情,你出不出面?”

  “他不是我爹,我不会出面的,我也不需要出面。”

  金晟(墨曜)开口,他已经不想再以其他人的身份和她相处下去了,只不过在说这句话的同时,他的心里也不是滋味儿,沈英素一听这话,又开始怀疑他的身份了。

  “假如你老爹死了,你真的能够做到不在意,宁愿背负一条人命,被人骂不孝子,也要和自己心爱之人在一起,这就是你金晟?”

  金晟(墨曜)不敢说下去了,怕多说多错。

  ……

  金有财果然被游街示众了,百姓们都替南阳王打抱不平,并且拿菜叶子砸向金有财,金有财坐在囚车上,见此内心完全是崩溃的。

  “金有财,你的儿子一日不出现,你就要继续游街示众,目前本王不会让你轻易丧命的,要丧命也要等到十五天后。”

  尽管知道杨梓宸让金有财游街示众的目的是想引他和沈英素出来,但金晟(墨曜)在最后还出现了,救下了金有财。他不愿意背负一条人命,和心爱之人在一起,就算要和自己心爱之人在一起,那也是光明正大没有烦恼的在一起。

  “还以为你不打算去救你老爹呢!”

  “他不是我老爹,我只不过不愿意背负一条人命和你在一起罢了,素素,难道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你还对我没感觉。”

  “没感觉,金晟。”

  “素素,我不是金晟,我是墨曜,在九重天上我就很喜欢你了。只不过那个时候你不喜欢我。”

  “现在我也不喜欢你,墨曜,走吧,去救人,你我没缘分在一起。”

  “你就那么喜欢他,那么想要和他在一起?”

  沈英素自然明白,墨曜说的“他”指的是谁, 可她并不想回答他的问题,而她的沉默在金晟(墨曜)看来就是默认,为此他真的死心了。

  8

  就在南阳王准备当众斩杀金有财的时候,也就是游街示众的十五天后,沈英素和金晟(墨曜)理所当然的出现了。

  金晟(墨曜)看着最近一直邋里邋遢、被绳索绑住被两个侍卫扣住的金有财,一时之间百感交集。

  “金晟,本王还以为你一直都不会出来见光呢,想不到今日突然出来了。”

  杨梓宸看着金晟很不舒服,冷冷的开口,也不再打算掩饰自己内心的想法和实力,再不打算装病了。

  “用我爹引我和王妃出现,这不正是王爷你想要的结果。”

  “放了我爹,我带我爹离开,以后不出现给王爷王妃添堵!”

  金晟(墨曜)冷冷的回道,看着杨梓宸的眼神几乎要把他给凌迟,若不是他的出现,和素素在一起的就是自己,若不是因为他,自己现在名义上的爹就不用受那么多凡人的白眼。

  “放了金有财,他是无辜的,我跟你回南阳王府,阿宸。”

  杨梓宸听了不高兴,一脸的不高兴,好不容易见到自己的爱妻,结果自己的爱妻居然为他人求情,而且这还是为了可能会成为自己情敌的某个人。

  此时此刻的南阳王妃是以真面目示人,看到南阳王妃如此的美若天仙,一脸皮肤胜似那洁白的雪,封地的众百姓都惊呆了。

  “哇!想不到咱们的王妃居然不是丑女,而是倾国倾城的美人。”

  “咱们王爷真有福气啊!”
  ……

  沈英素看着杨梓宸一脸阴霾的样子,心里面顿时明白,原来他是在吃醋,吃自己和金晟(墨曜)的醋。

  想了想,沈英素突然吻上了杨梓宸的唇,然后迅速离开。

  “我回来了,难道你不该高兴吗?今天是个好日子,我不希望见血。”

  对于沈英素的吻,杨梓宸意犹未尽,拉过她再次深吻许久,才依依不舍的离开,而金晟看到两人如此恩爱的一幕,那种窒息的感觉快要把他凌迟。

  “金有财,看在王妃一再为你求情,看在本王现在心情还不错的份上,本王就留你一条命,你跟你儿子离开吧!”

  杨梓宸发话了,两个侍卫终于松开了金有财,金有财瘫坐在地上,整个人还没回过神。

  “金晟,天涯何处无芳草,不用单恋我这一枝花,不要为我的离去而难过,我们从来就没有在一起过,不是吗?”

  沈英素也朝着金晟(墨曜)开口了,众人虽然疑惑,可也不敢多问。
  ……

  金晟离开了,杨梓宸和沈英素的重归于好,俩夫妻之间没有了隔阂,高高兴兴回到了南阳王府。

  9

  一回到南阳王府,杨梓宸就抱着沈英素回到了寝居,搂着她睡了一觉。

  “素素,没有你的空气是令人窒息的,所以如果下次你要离开,请带上我一起。”

  这边南阳王和南阳王妃在王府里恩爱,王府也恢复了一片和谐,那边慕宇却正在大发雷霆,得知沈英素是个大美女的消息,得知南阳王并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慕宇心里气疯了。

  “好个南阳王,好个沈英素,居然敢跟朕玩阴的!”

  “皇上息怒,切莫伤了龙体啊!”

  随身侍奉的小太监战战兢兢的开口。

  “给朕下去!”

  “诺!”

  小太监规规矩矩的退下了。

  慕宇想着怎么灭了心里这团火,于是想到了沈凤宁,既然目前对付不了沈家和南阳王,不如就拿沈凤宁开刀好了,因此当晚沈凤宁遭殃了,可以说整个人被蹂躏了一番。

  ……

  恩爱了一天过后,沈英素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王爷,你不装下去了呀,我想起之前我是以真面目示人的,而且你也展现出来了自己狠辣的一面,就不怕皇帝对付你吗?”

  “素素你都不怕,我有什么好怕的。他皇帝敢对付我,我就联合其他三个异姓王推翻他的王朝。反正其他三个异姓王也看皇帝不爽了,再说不是还有你沈家吗?大不了这个南阳王不当了,我陪你去看遍天下美景。”

  “好,你说的,那皇帝要来就来吧,他有上策我们有对策。”

  “好,为妻一定好好陪陪王爷,只希望你到时候不要对我厌烦就好。”

  “所以,我们继续恩爱吧!娘子,你都不知道为夫这些天有多想你。”

  “不会厌烦,永远不会,为夫已经对你上瘾了,没有你在,我会窒息而亡。”

  说完,杨梓宸吻住了沈英素的唇,一吻定情,直到永远。

  ……
  温婉晴天有话说

  男女主角因皇帝圣旨结为夫妻且百般恩爱,男配对女主念念不忘,他突然出现使这对夫妻出现矛盾。女主虽生气离家出走却依然不为男配的情深所动,男主为了引出女主,让男配父亲游街示众。最后男配和女主甘愿现身,救下男配父亲,夫妻重归于好,而男配也远离女主。


  (完)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4 条评论
温婉晴天2020-07-11 21:52回复
[//@麦麦提]谢谢你的支持!
芷逸风墨2020-07-11 21:51回复
[//@温婉晴天]为姐姐点赞
温婉晴天2020-07-11 20:52回复
[//@麦麦提]虽然我不知道我写的怎么样,但是能够把自己的作品完成,我觉得就算真的再怎么辛苦也值了。
芷逸风墨2020-07-11 20:43回复
Xinkuxinku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温婉晴天
文章总计:730
个性签名:温婉一笑,晴天自来。
本文所属文集

来源:原创
标签:小说故事
文章数量:61 篇查看目录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