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花落人间之木棉

发表时间:2020-08-01用户:温婉晴天阅读:272
  引言
  木棉花花语:珍惜眼前的幸福。
  ————————————————————
  序幕
  有人问:“王爷,这当今圣上赐了个无父无母且又天然呆的王妃给您,请问您作何感想?”
  西平王:“能有什么感想?自然是宠着她,惯着她,她想做什么就让她做什么了!”
  ……
  在听到西平王的这句话时,慕京里的各位千金只恨自己没有那个福分嫁给西平王。
  听闻西平王风度翩翩,气宇轩昂,作风温和,算得上是模范丈夫了。 潘木棉作为潘木槿的堂妹,嫁给他还真是三生有幸啊!
  新婚之夜,西平王祁冽岩掀开新娘子的喜帕,被她那呆萌呆萌,一脸花痴的样子给逗笑了。
  “你不说话,是不是哑巴啊,怎么这么看着本王,是被本王风度翩翩的样子给迷倒了不成?”
  潘木棉没有说话,眼睛一眨一眨,好像在思考什么问题。她原本以为,西平王会立刻离开的,却没想到他居然坐在自己旁边,打量着自己。
  许久,潘木棉终于开口,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对方气场强,她比不过啊!
  “王爷刚刚说什么?原谅木棉刚才在思考问题,所以没听清楚。”
  “你真没听清楚,需要本王再重复一遍吗?”
  潘木棉点点头,又是一副呆呆的样子。
  “本王问你,是不是被本王的美貌给迷倒了?”
  潘木棉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祁冽岩实在不明白她什么意思。
  “潘木棉,你点头又摇头,是什么意思?”
  “王爷,我点头呢,是因为你的确风度翩翩,如外界传言,我摇头呢,是因为天下美貌的男子不止你一个,我虽然意外你的美貌,但是还不至于被你的美貌迷倒。”
  祁冽岩意外潘木棉的回答,对她哈哈一笑。
  “有趣的回答。那什么样的男子才能入你法眼呢?”
  祁冽岩突然靠近潘木棉的耳边开口,一股热气让再次陷入自己世界里的潘木棉回过神来。
  “王爷,恕我无法告诉你这个问题的答案。”
  说完之后,潘木棉立刻拉开了和祁冽岩的距离。
  祁冽岩又是一笑,在他眼里,现在的潘木棉恐怕就是一只受了惊吓的小白兔,而自己呢,在潘木棉的眼里,恐怕就是一只大灰狼。
  1
  事实证明,的确如此,潘木棉想方设法拉开和祁冽岩的距离,再也不敢多想什么,相反后者却一而再再而三的靠近她。
  “怕什么,我们是夫妻,迟早都是要圆房的,这种事情难道没有人提前告诉你吗?”
  潘木棉点点头,然后又示意祁冽岩别靠自己。 她真是怕了他,脑海中也不敢再多想什么。
  “王爷,虽然你我被皇帝赐了婚,但是我们毕竟之前没接触过,这样是不是太快了点?”
  “不快啊,本王觉得时间刚刚好,用今天一晚的时间就可以了解彼此!”
  说着,祁冽岩已经来到了潘木棉的身边,正捂住她的嘴,防止她再说出一些令他不高兴的话。
  祁冽岩的手心捂着自己的嘴,令潘木棉感觉痒痒的,眼睛一眨一眨,好像眼泪随时都会掉下来。
  祁冽岩自然明白潘木棉的暗示,想了想开口。
  “想要我放开手?”
  潘木棉使劲儿的点点头,祁冽岩再不放开手,她就快透不过气了。
  “那你要答应本王几件事,你答应了本王才能放开手。”
  潘木棉又使劲儿的点点头,她明白现在自己的处境,现在自己就是待宰的小绵羊,最好还是识时务比较好。
  “第一件事,既然皇帝把你赐给了本王做王妃,那你就要做好一个王妃和妻子的本分。”
  潘木棉点点头,默默想着,这个要求好像不过分。
  “第二件事,既然你是我的妻子了,那么夫妻之间的日常相处方式,不需要本王来提醒你吧,你必须满足你夫君的基本要求。我们那是一定要圆房的。”
  潘木棉欲哭无泪,这个要求我做不到啊,但表面上还是点点头,因为她知道反抗无效。
  “第三件事,见到本王不能逃跑。”
  潘木棉乖乖点点头,内心已经极度崩溃了,问题是她想要逃跑也得逃的掉啊?
  “第四件事,跟本王在一起的时候,你不能神游太虚,不能想着其他人或者其他事。”
  潘木棉突然觉得,和西平王在一起,压力太大了。谁愿意做这个西平王妃啊,若是有人本小姐愿意退位让贤。但她还是点了点头,因为她知道自己没有反抗的余地,对方太强势了,她吃不消。
  祁冽岩见潘木棉乖乖点头满意一笑,放开了捂住潘木棉的嘴的那只手。
  “很好!不过本王想要提醒你,你不仅仅只是要口头答应,而且还要遵守。否则后果自负!”
  潘木棉自由了,松了一口气,不过听到祁冽岩刚才的话有些不高兴,虽然害怕会有严重的后果,但是对于他胁迫自己还是很不满,故作强势的靠近他。
  “否则~怎~么~样?祁~冽~岩,别以~为你强~我弱,我~我就怕~你。我是~你的~王妃,你~你不能~欺负~我。”
  祁冽岩朝着潘木棉笑了笑,明明害怕自己还嘴硬,那得意的笑容对于潘木棉来说,绝对是挑衅啊!
  “祁~冽~岩!”
  潘木棉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只是这大声音并没有吓到祁冽岩,而是让他笑的更肆意了。
  “你也要答应我几件事!”
  潘木棉一本正经,目不转睛的盯着祁冽岩。
  “说吧,想要本王答应你什么?”
  祁冽岩也恢复了平常不苟言笑的样子。
  “第一件事,你不能胁迫我做我不愿意做的事情。譬如圆房,至少现在为止,我还不想和你圆房,你得给我点时间。”
  “第二件事,你不能欺负我,不能因为我没达到你的要求就重重的责罚我。我只是个弱女子,你不能以强欺弱。”
  “第三件事,你不能突然之间出现在我面前,毕竟人吓人会吓死人的。我胆子小,不经吓的。”
  “第四件事,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小秘密什么的,你不能私自打探我的隐私,也不能诓骗我说出来,请允许我有些自己的小秘密。”
  祁冽岩被潘木棉的话逗笑了,怒极反笑。
  “潘木棉,你还敢说自己胆子小,知道跟本王谈条件的都不是一般人,而你也不是一般人吧!深藏不露。可以,本王给你半个月的时间来适应西平王府的生活。今晚,我们不圆房,不过本王要搂着你睡觉,你不能提出反对意见,更不能哭丧着脸。”
  潘木棉点点头,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新婚之夜居然是这样度过的。
  2
  第二天,潘木棉醒来之后,祁冽岩已经不在了,床上依然残留着淡淡的玫瑰香,仿佛他从来没有消失过。
  “来人!”
  两个侍女闻声,出现在潘木棉的面前。
  “参见王妃!”
  两个侍女异口同声,接着其中一个侍女接着开口。
  “奴婢奉了王爷的命令,侍奉王妃梳洗。”
  潘木棉没有说话,另一个侍女接着开口。
  “王妃,王爷吩咐过我们,您醒来后就给您准备早膳,如今奴婢们已经准备好了,请王妃梳洗过后前去用膳。”
  “你们叫什么名字?”
  “奴婢飞羽。”
  “奴婢飘絮。”
  潘木棉点点头,实在不适应有两个奴婢伺候自己,在丞相府的时候,虽然伯父伯母以及堂姐一家人对自己都很好,可自己依然是自己照料自己的生活起居。
  梳洗完毕之后,飞羽和飘絮带着潘木棉去用膳。
  “你们两个下去吧!我一个人在这里就好了。”
  两个侍女没有说话,点点头就退了下去。
  潘木棉终于松了口气,有她们两个奴婢守着自己吃饭,她还真是食不下咽,不得不说西平王府的膳食还不错,看着湛蓝的天空,享用着美味佳肴,安宁的环境,自己的心情真是好了很多。
  潘木棉一边用膳一边发呆,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回忆着前世的事情。前世她是一朵木棉花,因为发呆无意打碎了一盏天灯,从而被贬下凡,到人间受苦受累。而看守天灯的烈炎神君自然而然也受到牵连,陪她一起转世成人。
  “木棉仙子,你这天然呆的性格真要好好改改了,不然以后还会犯错!”
  当时事发后,天君威严的看着自己,而自己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
  “烈炎神君,本君知道你和木棉仙子交情不错,可她这天然呆的性格,时不时地都会闯祸,你怎么能让她靠近天灯?既然你看守天灯不力,不如也去人间历练历练。什么时候你们知道自己错了什么时候回来。”
  “天君,一仙做事一仙当,此事与烈炎神君无关,是木棉的疏忽,导致天灯被打碎,天降流火使凡人无辜受虐,请天君责罚我就好。”
  “什么也不要说了,这是你们共同疏忽造成的。”
  “转世去吧!什么时候当你们在人间做满了千件好事,什么时候才可以回来。”
  “若是做不到,就不要回来了。”
  ……
  3
  祁冽岩找到潘木棉的时候,看到就是这样一个画面,他的小王妃正在用膳,而且拿着一双筷子夹着一块肉就这样痴痴的看着,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来了。亏他刚才回王府的时候,还在问她在哪里?结果却没想到她在后院用膳,而且又在发呆。因想不明白,所以他直接就来到自己的小王妃面前。
  “需要我喂你吗?我的小王妃。”
  “不是说了我胆子小,你干嘛突然出现,吓我一大跳?”
  “在想什么,那么出神,我看了你那么长时间,你都没有感觉到我的存在,看来我对你而言可有可无。能否把你想的告诉我?”
  “木棉不知有什么话可以告诉王爷的。至于为什么没有发现王爷的存在,那是因为我被王府后院的景色给迷住了。”
  潘木棉淡然自若的开口,曾经也有那么一个男子,问自己为什么没有感受到他的存在,可他现在都不知道去哪里了……
  九重天之上,看着凡间这一幕的月老和姻缘神君突然笑了。
  “师傅,木棉仙子和烈炎神君在人间相遇且结为夫妻了,看样子又得麻烦您牵红线了。”
  “不知天君知道后,会作何感想。”
  “还能有何感想?应该是成全他们这对有情人吧!毕竟,他们是命中注定的,命中注定会相遇,命中注定会相爱。”
  ……
  “我觉得你这天然呆的性格真的需要改改了,不然某天我可能会被你无视的彻底。”
  祁冽岩看着潘木棉,突然之间开口。
  “明天我带你去玩吧!让你熟悉熟悉我的封地。”
  “怎么,你不忙吗,还有你就不怕我熟悉了你的封地后突然跑路吗?”
  潘木棉突然开口,逗着祁冽岩。
  “陪自己的妻子,我当然有时间。还有,我告诉你,就算你跑路了,我也会把你追回来,王妃的位置以及我的妻子,非你莫属。”
  “好吧!”
  4
  祁冽岩果然说到做到,当潘木棉成为西平王妃的第三天,就被西平王带出去玩了。
  西平王的封地也很热闹,百姓安居乐业,街市繁华,各种各样的小玩意儿吸引着潘木棉的眼球。
  潘木棉时而看看这个时而看看那个,时而俏皮时而呆萌,而祁冽岩就跟紧在她的身后,她的样子逗笑了自己。
  “我要吃冰糖葫芦,你给我买好不好?你一串糖葫芦,我一串糖葫芦。”
  潘木棉见祁冽岩不厌其烦的跟紧自己,内心深处有些感动。在母亲还没有去世的时候,就常常教育自己,要好好珍惜当下快乐的时光,所以她也会珍惜真心对她好的人。自然而然,她提出来要给两个人都买一串冰糖葫芦。
  祁冽岩点了点头,掏出银两给潘木棉以及自己各买了一串冰糖葫芦,原本两个人开开心心的逛着街,却没想到会遇到熟人,而且那熟人还是他的兄弟,也就是北寒王楚少卿。
  楚少卿看着眼前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家王妃的西平王妃,再看看自己的兄弟西平王。
  “冽岩,原本想去王府找你的,却没有想到会在集市上看到你。”
  “少卿,我也没想到你会来这里。”
  “是我家爱妃要过来的,她担心你会欺负她的宝贝妹妹,所以我们过来了,看到你和你的王妃过得很开心,想必我家爱妃担心的都不是什么问题了,只是我依然有个问题想问你。”
  “王爷,这当今圣上赐了个无父无母且又天然呆的王妃给您,请问您作何感想?”
  “能有什么感想?自然是宠着她,惯着她,她想做什么就让她做什么了!”
  “好样的,不愧是我妹夫,你可要好好对我妹妹!”
  潘木槿一脸豪爽,楚少卿看着自家爱妃。
  “怎么样,我说西平王是个好丈夫吧,你还要到这里查证。我的兄弟我了解,没想到你居然不相信我的话。”
  “听过一句话没有,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西平王笑了笑,潘木棉也回过神来,看着自家姐姐喜得良缘,心中也很高兴。
  “好吧,看到你和西平王相处的很是愉快,姐姐就放心了。少卿,我们走吧!西平王,你可要好好照顾我妹妹啊。”
  其他女子听到西平王的话都一脸娇羞,对西平王芳心暗许,只恨自己为什么不是西平王妃。
  如果慕宇在这里一定会说,因为你们没什么背景,且又是封地的子民。
  潘木棉的脸红了,自然是因为自家姐姐的一番话。
  “爱妃,走吧,继续玩。”
  “不要,我累了,我想回王府。”
  “那我们今天晚上再出来玩,晚上有卖花灯的出现,还有烟花可以看,怎么样,有兴趣吗?”
  “好!”
  5
  果然,用过晚膳后,祁冽岩带着潘木棉出了王府,而潘木棉也没有反抗,乖乖的和他来到集市上。
  潘木棉看着一个个摆摊的老者,朝他们友好的点了个头,老者们自然也知道,这是他们西平王的王妃,所以对她很是尊敬。
  “卖花灯啦,卖花灯啦,有没有人想要买花灯啊?”
  听见有人在卖花灯,潘木棉不由自主的拉着祁冽岩就往声音传来的方向去了。
  祁冽岩看着潘木棉拉着自己的手而不自知,他并没有反抗,而是跟着她。
  卖花灯的是一个头发斑白的老婆婆,虽然年纪大了,但身体好着呢,因此嗓门大了点。
  “婆婆,我们要买花灯,给我们两个吧。”
  潘木棉看到了花灯,就想到了天灯,想到了当初自己在九重天之上和烈炎神君在一起的日子,毕竟在九重天之上烈炎神君是她最好的朋友。
  婆婆拿了两个花灯,递给祁冽岩与潘木棉。 祁冽岩正要给婆婆银两,却被婆婆拒绝了。
  “王爷,王妃,这两个花灯,婆婆送给你们,祝你们幸福美满永结同心。”
  “就冲你这句话,本王也不能白拿你的花灯。银子收下吧!”
  西平王发话了,婆婆只好收下。
  “木棉,你有什么愿望吗,我们去放花灯好不好?让老天保佑你的愿望尽快实现。”
  “好,我们去放花灯,王爷。”
  潘木棉没有开口告诉祁冽岩关于自己的愿望,她怕祁冽岩知道了自己的愿望会不高兴,毕竟单打独斗,她都不是他的对手。
  两人不知不觉来到了河边,祁冽岩忍不住好奇心,一直都在询问潘木棉她的愿望。
  “木棉,你的愿望是什么,能说出来吗?”
  “王爷,愿望说出来的话就不灵了,还是不要说了吧,再说你曾经不是答应过我,允许我有自己的小秘密吗?”
  潘木棉没有打算说出自己的心事,她想再见烈炎一面,她曾经最好的朋友,她想和他说对不起。
  祁冽岩看着自家王妃坚定的神情,叹了口气。
  “也罢,本王不问便是。”
  只是祁冽岩没有想到,潘木棉会突然问自己。
  “王爷,你有什么心愿吗?”
  “怎么了,你想知道?”
  “王爷想说的话自然会开口,木棉是不会勉强的。”
  潘木棉想了想,朝着祁冽岩笑了笑。
  “我们一起许愿,希望有一天愿望会实现。”
  “好。”
  两个人一起在花灯上写下自己的愿望,然后同时松手,默默在心里许愿。
  “愿与潘木棉相守一生。”
  “愿与祁冽岩白头到老。”
  潘木棉发现,自己已经不怎么害怕祁冽岩了,甚至沦陷在了他的温柔里。因为不想让人误会,所以她并没有写下自己真实的愿望。
  不过,潘木棉怎么也想不到,她想见的烈炎其实已经在她身边了。
  夫妻俩站在河边,突然远方的夜空之上,璀璨夺目的烟花直冲云霄,接着散落。
  “烟花虽然只是瞬间,但我们会是永恒。”
  潘木棉突然开口,似乎想起了什么,感觉和祁冽岩做真正的夫妻也没什么,幸福来之不易,她当然要好好珍惜。
  “谢谢你最近一直都陪着我,给我带来快乐,我突然觉得做你真正的妻子也没什么。”
  “你开心自然我就开心了,做本王的妻子当然不亏,一生一世,永不相弃!”
  祁冽岩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从一开始见到潘木棉开始,她就引起了他的兴趣,或许有一种冥冥注定的缘分,在指引他与她相爱。
  ……
  番外篇
  若干年后,当木棉仙子和烈炎神君完成了天君给他们的任务,重回九重天重逢时,木棉仙子怎么也想不到原来烈炎神君一直都在她身边。而拥有人间记忆的烈炎神君,见到木棉仙子也是热泪盈眶。
  “我们是命中注定的姻缘,现在谁也没办法阻止我们在一起了。这下,你更没机会跑路了。在人间,我们已经成过一次亲了。原来我一直都在你心里,谢谢你的爱!”
  “我不会跑路,也不想跑路,烈炎,我们之间的幸福来之不易,所以我们更要好好珍惜彼此,防止幸福在某一天溜走。”
  “恭喜恭喜,这下九重天之上又有点人气,不再如同之前一样那么死气沉沉。”
  潼卿殿下和木槿仙子突然之间出现在他们身旁。
  “潼卿殿下、木槿姐姐,也祝你们幸福!”
  说这句话的正是木棉。
  “当然。”
  ……
  温婉晴天有话说
  前世男女主角因天灯被打破而被天君贬下凡间赎罪,却没想到当朝皇帝的赐婚让男女主角在人间相逢并结为夫妻。男主对呆萌的女主一见倾心,并想方设法逗她开心,心甘情愿一直陪着她,在他的坚持下终于俘获了女主的芳心。
  此篇小说乃我构思了很多次才完成,喜欢的朋友可以留下你们的评论,谢谢!
  (完)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2 条评论
温婉晴天2020-08-09 16:55回复
[//@°嫑怹°]谢谢!
丧茶2020-08-09 13:06回复
👍好文,赞!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温婉晴天
文章总计:752
个性签名:温婉一笑,晴天自来。
本文所属文集

来源:原创
标签:小说故事
文章数量:63 篇查看目录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