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谈谈我读大学的时候的一系列情况的总结(1)

发表时间:2020-08-11用户:刘景山1991阅读:115
  因为最近挺无聊的,所以,我决定写一写我念大学那几年里的一系列情况,以缅怀我曾逝去的青春。
  我是在陕西国际商贸学院念的大学,入学的那一年,是2010年,我在念大学的那四年过程中,我的母亲是在外租房陪读的。
  在我大一军训的时候,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给我所在的军训连军训的女连长,我不知道她叫啥名字,她带着酒窝的笑容打动了我的心。
  她个子不高,皮肤黢黑。只可惜军训时间太短,匆匆的相聚,又匆匆的告别。
  带着酒窝的笑容打动我心的女连长,如今,好吗。
  我的大学导员,名字叫耿武侯,他当时的年纪是30岁。那时,他带着我们人力资源管理本科的三个班级。还带着财务管理本科的其中一个班级。人力资源管理本科专业和财务管理本科专业是时都隶属于二级学院商学院。
  耿武侯和他同为导员的老婆那时是住在咸阳市秦都区安谷小区,就在咸阳市秦都区统一西路的西边,靠近咸阳彩虹桥,在咸阳彩虹桥南。
  耿武侯当面也是在陕西国际商贸学院念的,毕业以后,留在学校从事辅导员的工作,他的老婆也是如此。
  那时,他们的娃才两三岁,是个男娃。因为耿武侯和他老婆除了双休日以外,平时两人都在学校上班,所以,他们就经常带他们的娃到学校,方便照顾。
  耿武侯家乡是澄城县。耿武侯样貌颇具关中汉子的特征,生的人高马大。
  大一十一国庆节前,是学校办理国家励志奖学金和助学金的时间。
  那时,我和母亲因为不知道要给辅导员送小费的套路,所以,母亲向耿武侯没有要到我的助学金申请表。
  后来,母亲到学校北区院长办公室找了徐院长说明情况,徐院长就写了一个证明让我的母亲拿去给耿武侯。
  耿武侯收到母亲给他的由徐院长写的证明的时候,当时,母亲是和我一起去耿武侯的办公室的,我明显感到耿武侯一脸不服气的闷闷不乐的样子。
  他以后又找我到办公室对我说:“刘景山,关于助学金评选这块,我的班级评选助学金的名单是要经过我的同意才能选定的,徐院长就算同意,但是也要经过我的直接同意才行。我同意了你才能评选上的。”
  耿武侯之后给了我助学金申请表,但是我和母亲不知道评选助学金要给辅导员送小费的套路,所以,大一的助学金申请表即使我填写了,也和母亲在十一国庆节的时候回家一趟在村里的大队里和镇里的民政厅里盖了章回学校后交给耿武侯了,也没有被评选上助学金。
  等到了大二的时候直到大四,因为知道了评选助学金要给导员送小费的套路,所以,那三年的助学金,我就都评选上了。
  大一上半学期的元旦节,耿武侯通知全班同学去他家里吃饺子,我没有去。
  在之后同学的QQ相册里,我看到同学们在耿武侯的家里和耿武侯和耿武侯的老婆一起包饺子、吃饺子的氛围,可谓其乐融融。
  一般来说,大学里的辅导员对大一的学生的管理,相对来说,是比较严格的,等到大二、大三,学生们渐渐的老油条了,就管的不怎么严了。
  记得当时,大一的时候,耿武侯为了落实对学生们的管理到位,天天早晨早早的站在学校南区的教学楼靠近楼梯口东面的三楼西头的阳台上抓勤,以至于我们每当早晨经过南区教学楼楼梯看到耿武侯站在阳台上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们,我们就提心吊胆的。
  记得有一次,那次不知是大一还是大二,我们学校有一个学生因为三角恋的原因跑到西安的一所大学的宿舍拿刀把情敌捅了也不知道是被情敌捅了,反正就是有人被刀捅了,而且和我们学校有关。
  只见耿武侯来到班级,然后对我们轻声的说:“杀人了。”
  我们惊的一身冷汗,咋回事这。
  于是耿武侯就把我们学校学生跑到别的学校宿舍拿刀把人捅了的案件情况告诉说与我们。
  以后,许泽林同学在谈到这件事的时候就说:“那次我正趴在课桌上睡觉呢,导员突然来到教室里说杀人了,你说吓人不吓人。”
  还有一次,在关于安全教育的班会课上,耿武侯给我们说了一个案件,警醒我们不要打架。说有两个学生起了冲突,其中一个学生威胁另一个学生于某天某时某地点见面打架,结果那个学生真就在那个时候等在了那里,结果被那约架的人连同带着的一群人用刀给捅了。
  当我念到大三了,那时候,我们是老油条了,所以,我们对待导员的态度就不那么尊敬了。
  有一次,耿武侯来到班级和几个同学说话着,王勋同学那时候在看书,那时,王勋同学和我同桌,坐在班级北数第二组最后一排。
  王勋不耐烦的对耿武侯大声说:“现在是自习课,不要在班级里说话。”
  耿武侯尴尬的对王勋说:“不说话就不说话么,是不应该在自习课的时候说话,我就回办公室了。”
  然后,耿武侯就回办公室去了。
  之后,我和雷磊同学对王勋同学说他对耿武侯这样的态度不好,学生哪里应该对导员那样说话。
  王勋同学被我和雷磊同学这么一说,就后悔对耿武侯的态度了,然后下课得时候去找耿武侯道歉去了。
  在大学四年前三年每次评选国家励志奖学金和助学金的时候,在奖学金发下来以后,耿武侯就让班长刘印同学收取评选上奖学金助学金的同学每人五十块钱一百块钱不等,然后耿武侯就组织班级全体同学去饭店吃饭。
  大一大二的时候,我没有一起去吃饭。
  大三的时候,我们全班同学一起去到咸阳市里的一家自助餐厅吃饭。那家自助餐厅在咸阳市人民路上,距离北平街不远,位于二楼。我们被安排到了一间位于东北边的包间,服务员优惠给了我们一大瓶红酒。
  是时,我和贾福亮同学和导员一家三口坐在一张桌子上,导员一家三口与我和贾福亮同学相对而坐。
  每张桌子上,都有一套烧烤的器具被放置在中间。桌子的中间是凹下去的,烧烤器具填于其内。
  我们尽情的去到包间的外面选菜,菜品应有尽有,任人随意挑选。我们敞开了肚皮撑死了吃。
  席间,我们觥筹交错,把酒言欢,一大瓶红酒转眼之间见了底,服务员索性又优惠了我们一大瓶红酒让我们喝的尽兴。
  啤酒,是一箱接着一箱搬进来,人人的脸上,尽泛着红晕,闲聊声、起哄声、哈哈大笑声此起彼伏,回荡在青春的耳畔,挥之不去。
  因为我们学校是民办大学,分属于陕西步长制药集团,所以,我们学校就喜欢让来到这所大学读书的学生们了解该集团的相关情况。
  大一的时候,学校组织我们大一新生分批次的参观咸阳市步长制药集团的步长制药集团创办人赵步长收藏馆,我们就在耿武侯的带领下,乘上学校的大巴车,去往咸阳市步长制药集团了。
  校车从学校南校区出发,由阳光十字北上,经同德路至世纪大道陈阳寨段大鼎转盘往西开至咸阳彩虹桥南,后北去过桥,一路行驶,至一路口,往西折去,到至咸阳市步长制药集团。
  我们下车来,在耿武侯的带领下,步入该集团建筑内。
  我们就参观了位于该集团楼上的赵步长收藏馆。
  赵步长对毛主席崇敬至深,他收藏了许多和毛主席有关的物件于他的收藏馆内,其中有一处介绍竟神乎其神的,说几十年前的一天,天空上有一个亮光悬在咸阳市步长制药集团赵步长收藏馆的位置处。莫非这就是学校喜欢组织我们去参观咸阳市步长制药集团赵步长收藏馆的一个潜在的原因?咳,商人就是商人,何况还是做中药生意的,往脸上贴金的事情一点也不稀奇。
  赵步长自诩为红色资本家,但是正如马克思恩格斯经研究后得出的结论:资本家每根毛孔都透着肮脏的血液。
  所以说,若说红色资本家的说辞,不过又是为其增添了一个面子罢了。
  但是在我们国家,你只要在应给国家的税收上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国家就会让你安安稳稳的办你的企业。
  所以正如邓小平在关于改革开放的调研中得出的结论:不管黑猫白猫,只要抓到老鼠就是好猫。
  甚至,大学里连入党都要和金钱扯上关系(这社会里有什么不跟金钱扯上关系?)。大三的时候,是有入党意愿的学生申请入党的时间,贾福亮同学的父亲想让贾福亮入党,以期待未来毕业以后能谋个好职业,所以,贾福亮同学就在他的父亲的打点下,送与700元小费于耿武侯办理入党一事。耿武侯收下贾福亮送与的小费以后,就通过了贾福亮同学的入党申请了。当时,李志德同学因为提交的入党申请没有通过,因而心里不满,在我们一些同学的面前说了贾福亮没有资格被评上党员的怨言。
  事实的确如此,贾福亮同学要学习成绩没有学习成绩,要社会实践没有社会实践,按着公平性的原则,贾福亮是不应该被评上党员,但是公平性的原则只不过是幌子,装饰装饰门面就行了,背后起促成作用的,还是金钱。如果李志德同学当时也给耿武侯送几百块钱的小费,那么李志德同学被评上党员是不消说的了。对于耿武侯来说是这样的,别的辅导员亦如此,概莫能外。
  辅导员除了通过在帮学生们办理国家励志奖学金助学金和入党的事情上捞外快以外,在因学生考试挂科的科数超过限定需要在杂志期刊上发表论文一事也有外快可捞。
  耿武侯的母亲逝去的早,他那头的亲人只有他的父亲一个人,耿武侯读书的时候,是他父亲一个人供他读书。
  也就是说,耿武侯是在单亲家庭里长大的。
  当我在大三的时候,耿武侯给他的父亲买了六十头小羊羔让他的父亲在澄城县他的老家养着,他帮他的父亲承包了十亩草地让他的父亲放牧所养的羊。
  如今六七年过去了,耿武侯和他父亲养殖羊的情况不知如何了。
  大三下学期开学不久的时候,耿武侯带我们在南校区教学楼的外面拍照留恋,因为到了大四的时候,学生们大多实习去了,几乎不用上课了,一个班的同学难得再聚在一起了,所以,耿武侯就在大三下学期开学不久的时候带我们在南校区相互拍照留恋。
  大三下学期临近期末考试前夕,学校组织我们所有本科大三的学生分批次的以班级为单位拍毕业照。
  我们穿着黑袍的学士服,头上带着方形的黑色学士帽,学士帽的一角有一道穗子挂下来。耿武侯和学校的相关领导、院长也穿了学士服,头上带着学士帽,颜色不是黑色,是红色。
  大三下学期期末考试结束以后,耿武侯通知我们穿着学士服到南校区的教学楼外面拍照留恋。
  大学四年,我们全班同学和耿武侯从大一的陌生,到大二的熟悉,到大三的老油条,再到大四的亲密无间。转眼之间,就再随着毕业,渐渐的又重新转为陌生了。
  套用派大星对海绵宝宝说的一句话:“海绵宝宝,我想,我们已经彼此不能兼容了,我们分道扬镳吧,海绵宝宝,如果有一天我们还能相逢,请你勿忘我。”
  等等,这个套用好像用的早了,我和耿武侯的关系毕竟还没到那样海绵宝宝和派大星的友谊程度呢。所以这个套用还是之后再用。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刘景山1991
文章总计:2
个性签名:暂无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