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父女情缘

发表时间:2016-12-07用户:温婉晴天阅读:4244
  前言
  这是我转载的一篇文章,每次看到了这篇文章我都感觉非常的感动,看着看着我的眼泪就情不自禁的流下来了。
  (注:原作者―未会鑫)
  ――――――――――――――――――
  林静是一个跛足女孩,这天放学她走出校门,看见一辆出租车半开着窗停在那里,于是走过去腼腆地对着司机说“:师傅,我……我想坐您的车。”
  出租车司机姓郝,他带着歉意说“:哦,我交车的时间快到了,不能再跑了。”
  “:师傅,我只坐一站地,就一站地行吗?”林静低垂着头,声音不大却言辞恳切。
  郝师傅不知怎么忽然想到自己的女儿,便不由动了恻隐之心,说“:那好吧,快上车!”
  林静高兴的上了车。车子没走多远,她忽然低垂着头不好意思的说“:师傅,真对不起,我只有三元钱,就坐半站地吧!”郝师傅从后视镜里看到她涨红的脸,知道她不是在说谎,便笑着说“:三元钱,够了!”
  “:什么,起步价不是五元吗?”
  面对林静的疑问,郝师傅笑着说“:是啊,可你是第一次坐叔叔的车,叔叔今天给你打六折。”
  在公交站台附近,郝师傅把车停了下来。林静关上车门时深深鞠了一躬说“:真是谢谢您了,师傅!”
  郝师傅看着她一瘸一拐的背影,心里涌起一丝莫名的酸楚。从那以后,每到周末放学的时间,郝师傅便把出租车开到林静学校的大门口,林静也总是径直走向郝师傅的车。就这样,林静只坐一站地,郝师傅只收三元钱,郝师傅说永远给林静打六折。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林静读完了高中。那一日,林静背着比往常更加沉甸甸的书包上了郝师傅的车,一阵沉默之后,她心事重重地说“:师傅,我已经高中毕业了,这可能是最后一次坐您的车了。”
  郝师傅伤感的说“:孩子,我知道,叔叔希望你有朝一日还能来坐叔叔的车,今天叔叔送你回家!”
  林静摇摇头,说自己只有三元钱,可自己的家离这儿有好几站地呢。
  “:这次不收钱!”郝师傅边说边看表,送她回家肯定会超过交车的时间,超时就超时吧,不就是罚点钱吗?郝师傅暗想。
  半个小时以后,郝师傅巴林静送到了家门口。林静拎着包下车,无限感激地跟郝师傅告别。郝师傅轻轻地叫住了她,并从车里捧出一只弥勒佛储蓄罐,说“:这是送你的礼物,叔叔希望你笑口常开!”
  林静诧异地接过礼物,然后朝着郝师傅鞠了一躬,说“:谢谢您,师傅。”看着林静一瘸一拐地走进居民小区,郝师傅失神地愣在那儿。
  一晃十年过去了,郝师傅还在开出租车。这天,活儿不多,他正擦着车,忽然听到交通音乐台播出一则寻人启示,郝师傅一听,愣住了,有人在找他!对方报出的车牌号和姓跟他完全一致。
  郝师傅和电台联系后,得到了寻人者的联系方式。两个人在一家咖啡馆见面了。那个寻人者正是十年前那个跛足女孩林静。初见之时,郝师傅已经不敢相认了,眼前的林静亭亭玉立,她的腿脚与常人无异。
  林静轻啜了一口咖啡,动情地讲述了那段难忘的经历。
  林静的父亲也是一名出租车司机,每逢周末放学,父亲都会准时开车接她回家。那年,她们一家人回老家过年,为了多载些东西,父亲借了朋友的面包车。唉,天有不测风云,路上不慎与一辆大货车相撞,父亲当场身亡。就是那次,她的脚受了重伤。
  逐渐康复的林静一如既往地上学,周末放学时,她会习惯性地在校门口张望,从前父亲的车总会在她四处张望之时闯入她的眼帘,可是这已经成为过往云烟。
  直到有一天,大概是在她父亲出事后半年吧,她猛然间看到有辆出租车停在路边,一动不动。看了车牌号,她可以确认,这辆车就是父亲生前开的那辆。她好激动,产生了一种错觉――父亲来接自己了!
  家里每星期只给林静五元钱,其中四元用作来回乘坐公共汽车,剩下一元是她的零花钱,这样,她每星期都把一元钱省下来,为的是用三元钱坐一站地,然后花一个小时步行回家。她觉得这样做挺值得的,因为那短短的一站地可以让她重拾有父亲的感觉,也足以勾起她对父亲的诸多美好的回忆。
  知道了这一切,郝师傅鼻子一酸,差点儿掉下泪来。林静忽然从手提包里拿出弥勒佛储蓄罐,郝师傅不无惊异地望着她“: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留着?”
  林静点了点头“:您知道吗?这些年正是它伴我走过了无数的风风雨雨,我把我十年前的愿望储存在您送我的这只储蓄罐里了。”
  郝师傅疑惑地问“:什么,你的愿望?”
  林静回答道“:是的,我把我的愿望写在一张纸条上放在这罐子里了,一直没有打开,现在终于找到您了……”
  郝师傅说“:孩子,我送你的这只罐子你真的从未打开过?”
  林静再次点了点头。
  “:哦。”郝师傅似有所悟地说“:叔叔也曾把自己的愿望装在这罐子里了,当时希望你能打开看看,然后给叔叔回应呢。可是,你一直没有回应,我以为你嫌弃叔叔呢。”林静闻言,急忙将储蓄罐口朝下摇晃了好一阵子,终于倒出一张纸条和一张折叠的纸片。
  郝师傅和林静默契的分别拿起了纸条和纸片。
  郝师傅凝神一望,只见纸条上写着两行娟秀的小字:郝师傅,我好希望你能做我的爸爸。我可以喊你一声爸爸吗?希望有一天我们再相见时,我能成为你引以为傲的女儿。
  林静郑重地展开纸片,原来是张存款单!存款单的背面歪歪扭扭地写着:孩子,这是你这几年坐车的钱和我女儿生前的零花钱,叔叔送给你算是提前给你贺喜了。看到你,我就好像看到了我的女儿,你愿意做我的女儿吗?如果你愿意,以后每逢暑假,你就来坐叔叔的车好吗?
  郝师傅和林静霎时间泪眼模糊,彼此深情地对望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地拥抱在一起,林静把头伏在郝师傅的肩上,如燕子呢喃般呼唤着“:爸,爸爸……”
  一切都来得那么突然,一时间郝师傅哭了。
  (本篇完)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