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古微五篇

发表时间:2018-12-04用户:温婉晴天阅读:64
  (一)
  初进宫的时候,教养嬷嬷告诉她:“皇上,就是你的天,你的全部,为了皇上,哪怕要你去死,要你远赴他乡你也得遵从。”
  “是。”她平淡地回答道。
  这些,她当然知道。只是后宫佳丽三千,皇上哪里有机会遇见她呢?更何况,她从未想过要承宠,只要能够在皇宫中安然一生,她就满足了。
  因此,那毛延寿为她画像向她讨赏时,她冷冷回绝。因此,皇上看到的,她的画,丑陋不堪。他皱着眉头道:“这样的人,也能进宫?”
  他还不知道,在他的后宫里,有一个女子,从这时就开始与他无缘了。
  五年,她整整在宫里待了五年,度过了自己最美好的少女时代。然而,即使如此,她的容颜却显得更为漂亮,只因拥有了岁月留下的风韵。她院里的宫女霜儿最喜欢看着她,仿佛,她比花还要美,比月还要皎洁。
  那天,在御花园里,她在梨花树下弹起了琵琶,不由自主地弹起了一支《夕阳箫鼓》。她想起了自己的家乡,那个养育了自己的风景秀美的水乡,家中的父母亲和兄弟姊妹们,邻家爱讲故事的老妪······不知不觉间,眼泪从脸颊上滑落。一双修长的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她连忙抬起头,站在自己旁边的,是一个略有些羸弱却风姿俊逸潇洒的青年,他有着诗人般的气质,有着宋玉潘安的容貌,那是一种令所有女子见了都会为之心跳的容颜。而她的美貌,也深深吸引了他。巧笑盼兮,美目倩兮,不过如此罢了。“你的乐声很美。”他由衷称赞道,她惊慌地站起来。后宫中人不得私会男子,这点她岂能不知。
  “你不用怕,这里少有人来。你愿意再为我弹上一曲吗?”
  “好。公子想听什么曲子?”
  “还是你刚才那曲《夕阳箫鼓》吧。”他道。
  她再次坐下,端起琵琶,而他拿起了自己随身携带的陶埙。琵琶与埙合奏,竟是如此地默契。他的箫声,也深深打动了她的心。这时,她看见了他衣服上的龙纹,连忙起身拿起琴离去。
  “姑娘,还未曾问你叫什么名字?”
  任凭他再追问,她都不肯再回头看他一眼,不肯告诉他,自己的名字。
  毕竟她从不想要参与后宫争端,只想平安了此一生。
  从那以后,她再没来过梨树下弹琵琶。却日日夜夜地凝神,做什么都想着他,想着他的清俊容貌,想着他的忧郁气质,想着他动人的埙声······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却是皇上呢?
  她也没想到,没过多久,自己竟然被钦点以公主的身份到匈奴和亲。当她一身华服来到正殿时,所有人都为之惊艳。除了他。
  “你,就是王嫱?”
  “是。”她平淡地回答道。她没有抬头,她能想象得到他现在的表情,惊讶,后悔······这一切都不重要了,很快,她就要属于呼韩邪单于了。她会成为匈奴的阏氏,和呼韩邪一起驰骋在茫茫草原上,从此,忘掉那个和她一起合奏的男子。
  “多谢大汉皇帝!”呼韩邪单于叩谢道。
  “单于不必客气,坐吧。”他这才反应过来,一切已经晚了,她将会成为匈奴阏氏,而他,再也不可能得到她。
  “都散了吧。”他意外地宣布了散朝,文武百官面面相觑,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也只好恭送皇上离去。
  当晚,毛延寿死在了自己的宅子里。
  她不后悔,亦不伤心,若能用自己的远走他乡换心爱之人地位稳固,自此安乐,她愿意。
  ······
  她走的那日,一身大红的嫁衣,美的妖艳倾城,却不是为了他。呼韩邪单于满脸欢喜地把她接上毡车,骑上高头大马,往遥远的匈奴赶去。城楼之上,他远远地看着这一切,泪水早已盈满了眼眶。
  从那以后,原本花心的皇上突然变得不近女色,身体却愈渐衰弱,不过八年,就病死在了皇宫里。
  而在遥远的匈奴,她还不知道这一噩耗。却是夜夜弹拨着琵琶弦,弹的,永远都是那首《夕阳箫鼓》。有时弹着弹着,就是泪流满面。
  直到有一日,一人前来报告。“阏氏,大汉元帝驾崩了。”她表现得格外平静,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却是一不小心拨断了琵琶弦,血浸到琴身上······
  从那以后,她再没弹过琵琶······
  【也曾想着相隔千里的你能够听到我的思念,你都去了,这琴,还弹给谁听?】
  (二)
  她,从小就是贵族,身处盛唐,她的整个青少年时代都是恣意而潇洒的。
  十六岁,就当了寿王妃,与寿王琴瑟合谐,曾经一度成为美谈。
  可是她并不觉得自己有多幸福,寿王李瑁待自己很好,也与自己志趣相投,只是,她不爱李瑁,嫁给一个不爱的人,过着贵妇的生活消耗年华,她不知是该忧还是该乐。她只是觉得,一个女子,无论如何,都应该嫁给心中挚爱才对。
  这样的日子,直到六年后进宫觐见才算作结束。
  御花园内,她见到了那个让她为之痴迷一生的男人,他有着王者的霸气,诗人的潇洒,艺术家的浪漫。他才是她的命中注定。而她的美貌也同样打动了他,他这一生,还从未见过这般美丽的女子,于是他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得到她。
  她被接近了道观,道号“太真”。他带着她去汤泉宫沐浴,在那里,她初承雨露恩泽,成为了他真正的解语花。
  再后来,他封了她做贵妃,却形同皇后。她爱吃荔枝,他就派军队从岭南千里迢迢地在三日内运来荔枝。他为她亲谱《霓裳羽衣舞》,为她制金钗钿合插在她髻上,只说她便是他的珍宝。他为她,宠幸杨家,不惜封杨国忠为丞相,将她的所有姐妹全都封作夫人。
  他甚至为她,不再早朝,只叹春宵苦短日高起。
  终于,兵临城下,他带着她狼狈逃窜。然而在马嵬坡,所有士兵都要造反,逼着他杀了她。
  那晚,她精心地梳妆打扮,穿上华服,带上珠宝首饰,在房中等着他的到来。
  “臣妾愿以己命,换得陛下一世长安。”
  “朕会保护你。”
  “有您这句话,就足够了,此生遇见您,是臣妾的福气。”笑容再次出现在她绝美的面容上,倾国倾城,美艳之至。然而下一刻,她却迅速掏出藏在袖中的匕首刺入自己的心脏,随着鲜血流出,她看见那个她爱了半生的男人冲过来抱紧了她。
  “你这是做什么?”
  “臣妾说过,臣妾愿以己命,换陛下一世长安······”
  看着她的纤纤柔荑缓缓落在自己的膝边,眼泪漫过他苍老的面颊,止不住地落下·····
  ······
  【愿以己命,换君一世长安】
  (三)
  她自小熟读诗书,一向性情清高,直到入宫,直到遇见他。
  那日宫宴上,她一身大红罗衫跳惊鸿之舞,迷住了他的心。此后,她荣宠十年不衰,她跳舞,他用玉笛为她伴奏,他们一起吟诗作赋,一起讨论诗画,他还在她的宫里种了一宫的梅花,只因她极嗜梅花,又封她做“梅妃”。
  从那起,她原本高傲的心就为他落入凡尘,她以为这样的幸福可以持续永久。
  然而那个叫杨玉环的女人的到来,打破了她的所有美梦
  翩翩惊鸿,比不得她一曲《霓裳羽衣舞》;清秀婉约,比不得她的回眸一笑百媚生;诗词歌赋,比不得她与他琴瑟和谐······他赏她一斛珍珠,她做《一斛珠》试图挽回君心。果然,她成功了,他还是顾念旧情的。一夜承欢,她以为等待自己的是和从前一般的荣宠。然而当那个女人的脚步逼近时,他却匆匆忙忙地把自己藏起来。她躲在隔间里,听着他好言好语甚至有失帝王尊严地安慰那个女子。她这才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已经不再是她爱着的皇上了。
  当天回宫,她便将那一斛珠叫人还给了他,只道前缘已尽。他终是顾念旧情,未曾追责她,可她的上阳宫早就成了冷宫一般的地方。陪着她的,只有那一宫的梅花。
  安史之乱触发,忙乱中,他未曾带上她共同离去,而是将她丢在了冷僻的上阳宫。
  乱兵将近,她为保留自己最后的一点尊严,投井自尽。
  ······
  多年后,他才回到这座华美的宫宇,宫殿依旧,梅花依然,人不复。想起这里曾经的繁华,那个身着红衣的飘摇身影再次出现在他面前,由不得,泪两行······
  【本为梅花魂,愿为君下尘,终究只有梅花香伴,此生亦无憾】
  (四)
  下雨了······
  他还记得,她最喜欢在下小雨的时候跑出去淋雨并自以为乐,在下大雨的时候躲在宫里看雨打芭蕉,安静地听他的箫声。
  可在以前,他从来不知道她为什么那么喜欢雨,难道是因为她的封号里便有一个“雨”字吗?
  她,是蜀国大长公主,楚寒嫣,封号“雨卿”。
  他听宫人们说,她并非王室出身,是太祖皇帝在南巡给了她公主的位分。
  那时候,太祖皇帝年过花甲,她还是个刚刚及笄的妙龄少女。
  江南的小巷里,她一身素淡如云的裙裳,挽成家常盘髻的头发被雨水打湿,顺着她那张姣好的面容留下,是数不尽的娇俏。而这一幕,恰好被太祖皇帝看见了。
  从那日起,太祖皇帝为她赐名寒嫣,带着她游玩江南。
  然而,回宫时,人人都以为皇上为封这个女孩为妃子,然而谁也没想到,皇上竟是封她为公主,为她盖起了这座听雨楼。
  回宫后不到四年,皇上突然卧病,一直是她随侍身旁侍疾,直到皇上病逝。
  从此,她躲在听雨楼内,日日身着素缟吃斋念佛。十九岁花一样的年纪,却早早地凋落了。
  “小安子,你知道吗?当年······”
  她又开始讲她与太祖皇帝的故事了,太祖皇帝已经死了二十年,她也早已不再是少女。然而,作为她的管事太监,他还是聚精会神地听着,听她絮絮叨叨地讲诉她与太祖皇帝凄美的爱情故事。
  “他不肯要我,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不想耽搁了我。他封我为公主时,我恼怒了很久,最后是他带我来这听雨楼才哄好了我······他走的时候,我曾问他可还有什么愿望?他说,他这一生都很幸福,老天从不曾薄待了他,还让他在晚年遇到了自己的挚爱。只愿来生,还能遇见我,只是希望,有机会能与我白头偕老······我吃斋念佛,就是为了求佛祖,来生,请让我们一同投世,做一对寻常夫妇,住在江南青灰色的小巷里,生活里充满着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滋味······”
  他低下头,落了泪。
  她痴痴地看向窗外的倾盆大雨,忽地笑了······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
  (五)
  那年,她七岁,他十七岁,她的母亲在临死前把自己的女儿托付给了他。
  他教她弹琴,在那开满了桃花的院中,她弹着琴,他读着书。
  这样的场景,持续了八年······
  昔日的小女孩已经变成了窈窕的少女,而曾经的少年却仍是风华正茂。
  在她及笄礼上,他温柔地将自己亲手打造的玉簪簪在她的发间,她抓住他的手羞涩说道:“嫣儿想要嫁人了。”
  “好。”他转身离去,没等到她说出她想要嫁的人正是他,他是知道她对自己的爱慕的,曾经,他也想过要娶她。可是就在不久前,他被发现患了不治之症,他不能耽搁了她。
  很快,他为她订了亲,对方是一位温文尔雅的翩翩君子,书香世家,家境优越,父母亲都是极知书达礼的人。没有太大的家族,因而也没什么架子,她嫁过去,一定能过得幸福。然而,她却到他的书房闹了一场,他默默地看着她胡闹,一言不发,只在最后说:“当初我答应你娘照顾你到成年,可没说要照顾你一辈子。”
  “可是我爱你。”
  “我从未有过那般想法。”
  “所以,是我一厢情愿?”
  他没说话,点点头。她红了眼眶,跑了出去,就没再回来。
  出嫁前一天,他的身体已经差到了极点,却还是强打精神去看她。他看见她一身大红嫁妆的样子,甚美。她对着他嫣然一笑道:“苏哥哥要永远记得宁儿呵。”
  “好。”
  “宁儿走了,苏哥哥一定要一辈子都记得宁儿。”
  “一定记得。”
  “苏哥哥,可不可以,抱抱宁儿?”他愣了愣,还是给了她一个浅浅的拥抱,她轻嗅着他袖口的香气,落下两行清泪。
  他站在门前,看着花轿缓缓离去,心中不知是何滋味。
  当晚,夫家传来消息说,她在拜堂之前,自尽了。
  他端着药碗的手颤了一下,很快恢复平静。
  鲜血阴染在紫檀木的桌上……
  “大人!”
  “宁儿,苏哥哥这就去陪你了。”
  他笑了,缓缓闭上了双眼……
  【我以为,没有资格爱你,却未曾想,你爱我爱得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温婉晴天:文章来源于网络。
  (完)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2 条评论
温婉晴天2018-12-05 09:54回复
[//@橘子]谢谢!
橘子2018-12-05 08:54回复
👍好文,赞!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温婉晴天
文章总计:497
个性签名:温婉一笑,晴天自来。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